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專訪】臨街創意地舖 合舍開入深水埗 王天仁:做藝術不必匿匿埋埋

2017/5/25 — 18:18

去大南街買布買皮革,是不少手作人的周末活動;而深水埗本身住著不少低收入長者,每日撿紙皮、拾鋁罐。同一條街道走過的兩種人,總是只差一點點不會遇見,各自活在彼此的生活圈子嗎?

不一定,會有改變的。

為人外婆的她,如常走在深水埗收集紙皮,兩旁老店突然多了一間木色地舖,似是仍在裝修。她還是試著一問:「有無紙皮呀?」接著幾個星期,她來到這裡回收廢紙,小店也迎來首個開幕活動。門口擺著一把把電鑽和鎅木機,內裡放著一些鋁鐵裝置。那夜不少青年出入,眾人拿著好些酒水。她再來到新店,面前的藝術家和藝術品都不懂,但桌上叉燒的香味她知道。

廣告

「呀,這個叉燒你們自己做的嗎?」她又試著一問。

青年七嘴八舌回應,說在附近甚麼燒味舖買的。然後,沒有芥蒂地,話題就打開了。她與女兒和外孫,就這樣參加了王天仁創辦的「合舍」開幕聚會。

廣告

合舍外觀
(圖片來源:合舍 Form Society facebook)

合舍外觀
(圖片來源:合舍 Form Society facebook)

人合:連結街坊與藝術界

合舍,是位於深水埗大南街的臨街小舖,是卡板雕塑藝術家王天仁 2017 年給自己的新挑戰。中大藝術系畢業以來,他一邊做創作,一邊在學校裡帶工作坊,其中取材廢棄卡板的作品,最廣為人知。十數年下來,他開始問自己,除了卡板之外,還有甚麼可以做?王天仁,又到底是甚麼人?

「我其實是一個幾邊緣的人,我做的東西比較大眾化,比較草根,自然少不免有商業合作。這些經驗讓我覺得,自己好像一個認識藝術的『入口』。想做藝術,但又不想太高雅,易入口一些,便會想到我。」

盧樂謙的作品正在展出

盧樂謙的作品正在展出

遊走於藝術與設計、創作與商業之間,王天仁身邊不少有趣的朋友,讓他思考:是否可以做一個空間,串連這些有意思的人和事。與其大家各自各在自己圈子裡做事,一個聚合不同人、促進跨界合作的空間,是否有存在的價值?

「《號外》好紅的時代,黃霑可能同金庸相熟,劉天蘭又不知怎樣會一起聚會。音樂界、文學界、時裝界等,交織出一張文化網,支撐了香港八十年代文化圈鼎盛的內涵。這種交匯雖然老套,但我嚮往。」

帶著這些願望,王天仁來到手作人與老街坊相遇的深水埗,發現區內吉舖甚多。他估計,部分家族經營的小店,老人退下來,後人不繼續,最終倒閉;亦有部分紡織製衣業材料店,可能敵不過淘寶的競爭而關門。空置地舖抓住了他的注意,並與好友設計師林欣傑(Keith Lam)討論,夾租做藝文創意空間的可能。

合舍一角
(圖片來源:合舍 Form Society facebook)

合舍一角
(圖片來源:合舍 Form Society facebook)

早年已於火炭租用工廈單位做工作室的王天仁感嘆,香港藝文空間經常予人「匿匿埋埋」的感覺,不會與街上的人有接觸。沒有開放日,沒有熟人帶路,根本不會有人主動走進去。中上環藝廊雖然不少設在樓下,但白盒子(white cube)的格局,把街坊都嚇得不敢推門而入。王天仁特意選擇了木色的門面,打開小窗口臨街做木工,方便街坊走過時可以聊天互動,說:

「曾經有個叔叔行過說:『睇落你哋咁斯文,原來都識用呢啲工具』。我發現他們都會先站在外面望望,然後開始同你傾偈,希望後來他們會進來看看啦。」

藝合:手作與飲食回應社會

街坊,固然是王天仁希望接觸到的對象,但他並不期望合舍成為下一個藍屋或活化廳。要做一個藝術空間,他明白藝術空間不能單靠藝術生存,所以要「合舍」。地舖連閣樓約1300平方呎的空間,合舍分成五大部分,包括:合作、合場、合想、合煮、合閣。每年設定一個主題,再邀請相應的創作單位合作,舉行工作坊、展覽、分享會等。

合舍的工具甚多,日後更會作租借用途

合舍的工具甚多,日後更會作租借用途

藝術雖然是合舍的主要媒介,但仍然鼓勵透過飲食手作等不同渠道,試圖回應議題、切入社會。以首年為例,合舍的主題是「修」。下月起,維修師傅每日駐場開工,首位師傅則是維修相機的專家,歡迎街坊朋友來請教。王天仁亦會為每位駐場師傳舉辦工作坊,分享各人的一技之長、職人的苦樂等。他邀請推廣本土產品的組織「港嘢」稍後加入駐場,為參觀人士提供本地農產品的簡餐輕食。他透露,現正與朋友研發租借工具的 app,用類似 airbnb 的方式,以合舍為交易點,實踐共享經濟。

「合舍如雜誌。不同人不同想法都會在這裡發生,藉著舖頭呈現的各自價值觀。」

王天仁認為,近年社會鬱悶,好像每個人都有各種各樣的不滿,沒有出路又不平衡。他歸納出「資訊太多、消費太多、浪費太多」的三大問題,期望合舍能夠像其英文名字 Form Society 那樣,既是由不同的團體組成(form),更可積極地實驗不同想法,連成為一個網絡,甚至組織(society)。

合舍櫃枱與招牌

合舍櫃枱與招牌

地舖的租約一口氣簽了三年,意味著合舍將會是一場為期最少三年的實驗。王天仁笑道,卡板雕塑繼續做,學校工作坊仍然會教,目標是不致「蝕到入肉」。他坦言,除非突然發大達,否則合舍將會在三年後結束,但他一點也不感可惜,反道:「為甚麼搏命堅持落去?何不一開始就告訴大家一個限期?」。他以台灣雜誌《練習》為例,刊物只是做了三期,但期期緊扣連成完整的故事合集。對應於合舍的年度主題,他也希望做到起承轉合,推廣共享合作的價值。

合舍尚在試業期間,盧樂謙的「星期四詩集」及其展覽已經開放。王天仁亦會不定期駐場,歡迎大家去「會合」他,笑道:「唔怕你精,唔怕你呆,最怕唔來!」

王天仁在合舍

王天仁在合舍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