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專訪】莫奈展被斥混亂 文化博物館平反 稱展覽是「法國贈港禮物」

2016/6/7 — 18:48

法國五月,文化博物館舉行「他鄉情韻──克勞德‧莫奈作品展」(展期至七月十一日止),十七張真跡到港展出,吸引無數市民入場參觀。展覽開幕才一個月,網上評論甚多,反應有褒有貶。互動裝置的應用,有人覺得吸引,亦有人覺得騷擾。場館暗黑的環境,有人覺得方便看視象資訊,亦有人覺得破壞莫奈明亮的春色。展覽人流之多,手機拍照的熱潮,一方面形成社交平台大量「打卡帖」的氣氛,另一方面導致展廳擠擁,人機爭位。有網民更自稱「網上文化博物館」發起「網上情韻」 facebook 專頁,以畫作相片挑戰真跡的價值。

各種各樣的評論來來去去,主辦單位的策展意念及場地安排,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見到同事咁俾心機做,我想幫佢地平反。」──文化博物館的總館長盧秀麗

廣告

《立場新聞》邀約文化博物館的總館長盧秀麗 (Fione),與負責今次展覽的館長鄭煥棠,了解「他鄉情韻」背後的策展理念。鄭煥棠指,莫奈畫作散落不同博物館,今次難得聚首一堂,而且容許觀眾拍照留念,形容是「法國方面給香港觀眾的禮物」。

(左起)文化博物館館長鄭煥棠,總館長盧秀麗 (Fione)

(左起)文化博物館館長鄭煥棠,總館長盧秀麗 (Fione)

廣告

源起:為甚麼要做莫奈?

文化博物館近年主辦多個著名藝術家展覽,例如 2012 年的畢加索展覽、2014 年的吉卜力手稿展等;同時亦有舉行「時間遊人」、「潛行夢空間」等香港當代藝術的項目。總館長 Fione 表示,希望博物館成為一個「讓年輕藝術家發揮之餘,也有大師展覽」的平台。

自 2012 年與巴黎國立畢加索藝術館合作之後,港法雙方一直保持聯絡。今年法國五月,文化博物館的策展團隊希望介紹「耳熟能詳」的藝術家,鄭煥棠稱:「做過畢加索之後,我們觀察到普羅大眾對一些大師比較有興趣,跟法國方面溝通後,覺得大家可以再合作,便達成協議做莫奈展。」

館方在場外展板引用莫奈的名言:「如果普羅大眾沒有機會看到我們的畫,這些畫又有何意義?」

館方在場外展板引用莫奈的名言:「如果普羅大眾沒有機會看到我們的畫,這些畫又有何意義?」

莫奈所屬的印象派,是近代藝術的重要流派,正如鄭煥棠指 1874 年莫奈參與的「無名畫家、雕刻家、版畫家協會展」,不但是印象派舉辦的第一場展覽,更可說是「法國首場獨立畫家展覽」。他形容當年的做法「對整個藝術發展尤其重要,能夠反映藝術家在法國文化的獨特性」,故以莫奈作主角,成為今次展覽不二之選。

分工:文化博物館只是場地製作?

今次「他鄉情韻──克勞德‧莫奈作品展」由康樂及文化事務署及法國五月聯合主辦,香港文化博物館及「法國國家博物館聯會──大皇宮」聯合策劃。展出的十七張莫奈真跡,分別來自十一間博物館,全由法國國家博物館聯會統籌借展,而策展人也是法國方面選定,並由法國文化遺產總監里爾美術宮及伯爵夫人濟貧院博物館館長 Bruno Girveau 擔任。

「大家都是對等的,正如他們也不能選擇我們由哪個館長負責。」總館長 Fione 說。

是次莫奈展覽使用文化博物館的其中三個展廳,十七張真跡集中於 3、4 號館,而 5 號館主要作教育活動用途。展覽場地設計由海外公司負責,文化博物館列於「場地製作」一欄。鄭煥棠解釋,「簡單來說,3、4 號館由法國方面策劃,香港方面來建構;而 5 號館的設計和建構則全由我們負責。」

3、4 號館內,真跡與視象資訊並置

3、4 號館內,真跡與視象資訊並置

定位:博物館面向公眾

策展雖然由法國主導,但展出場地由香港提供,文化博物館亦有參與佈展討論。鄭煥棠認為,策展人的佈局能夠表現莫奈的多樣技巧,「由第一張去到最後一張,你會見到不同風格,反映莫奈不同人生階段。」展覽利用平板電腦及投影等裝置,播放與作品相關的圖片及動畫,他解釋是「方便觀眾對比今昔」,形容做法「將作品和補充資料串連在一起,與一般展示方式不同,是法國團隊嘗試做的一個特色。」

大學讀藝術系的鄭煥棠表示,單看一張平面作品印象模糊,猶如當年讀美術史,「只見到圖片,水過鴨背,怎會記得?」今日身為館長,他希望觀眾離開的時候,可以帶點東西回去。他認為今次的嘗試,正正是想透過多樣媒介,豐富欣賞作品的角度,加強觀眾印象。

文化博物館「莫奈展」的投映裝置

文化博物館「莫奈展」的投映裝置

「博物館不同畫廊。畫廊可能好靜,因為他們想你集中焦點在一張畫上,然後最好之後買下它。我們做展覽則面向普羅大眾。有些人來博物館,不純粹對那些畫作有興趣,而是對於環境或者過程有興趣。觀眾背景分散,我們需要開闊展覽面向。」──文化博物館館長鄭煥棠

總館長 Fione 同意博物館的觀眾,既有業界的專家,也有普羅大眾。後者心態傾向「感受、朝聖、學習」,故特別策劃 5 號館的互動裝置,好讓參觀者置身莫奈的處境,更立體認識這個藝術家,「焦點不只是繪畫,還包括了解印象派,所以展覽是有參與的,不只是觀看。我們希望盡量將展覽製作成適合香港人口味,並且用文化層面去了解,不純粹是畫展那麼簡單。」

安排:為香港市民爭取拍照權

展覽或者滲入策劃人的種種巧思,但不少觀眾反映展廳光線暗黑、展板色調偏冷。鄭煥棠表示自己也是印象派繪畫 fans。他感嘆道:「我都好希望可以在十九世紀的陽光下見到他們,但沒有辦法,歷史的距離就是如此。」畫作獲得博物館購藏,已是公共財產,文物保護是為首要考慮。現時展覽室內燈光,乃根據借出藏品的博物館建議而定;至於佈景展板的顏色,則為設計師的建議,但強調不是配合視象資料而作出調整,「可能是設計師本身的品味吧?那當然團隊都覺得適合,才會採用接受。」

事情總有兩面。鄭煥棠相信,策展是一個光譜,從一個極端到另一個極端,尚有好多可能性。就像今次的展覽,他表示法國團隊也是「第一次這樣去展示和詮釋印象派畫作」。各方的評論和反應,都是館方日後參考的對象,「暫時入場人數、觀眾的留言,大家對於這個新嘗試,反應都算是正面。」

「莫奈展」吸引不少市民拍照留念

「莫奈展」吸引不少市民拍照留念

是次展覽另一個為人詬病之處,在於遊人太多,而且觀眾喜歡拿起手機拍照留念,造成人潮擠擁,破壞觀展環境氣氛。向來博物館可以拍照,不是常有安排。問到館方會否考慮禁止觀眾拍照,鄭煥棠不禁喊出一句:「哎也,好失望呀」。

鄭煥棠說,今次「他鄉情韻」容許參觀者留影,是展覽一種特色,也是「法國方面送給香港市民的特權」。總館長 Fione 更補充指,真跡拍照權是館方「爭取」回來的成果,「每間博物館自有不同考慮,所以要逐家問。如果一張可以影,另一張又不行,對觀眾來說就會變得好複雜。」

觀眾拍照熱潮,鄭煥棠直言情況超出想像,他解讀成市民對展覽的喜愛,「我們不想剝削市民這個機會,但希望觀眾能夠互相尊重包容。」至於人流,館方亦延長星期三、六、日的開放時間至晚上八點,有需要時會考慮實施潮水式人流管制,但「盡量不這樣做,無法自由地看展覽是一種損失。」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