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專訪】長者屋裡搞藝術 梁皓然:老人服務不止送暖行動

2016/10/12 — 15:21

中大學生梁皓然(左四)與一眾參與計劃的長者
(相片由梁皓然提供)

中大學生梁皓然(左四)與一眾參與計劃的長者
(相片由梁皓然提供)

數月前,中大畢業展上,展覽廳樓梯旁,放著一道綠色的門。是作品,但不僅僅如此,還有一本薄薄的書,封面寫著「我住晒」。

這三個字埋於記者的腦海裡,直至數周之前,facebook 一則活動邀請,關於徵集藝術家到大埔的長者屋創作。細看之下,發起人也是「我住晒」。

兩件事連在一起,記者便邀約這名中大藝術系的學生,了解更多長者屋藝術背後的理念種種。頂著一頭金髮的梁皓然急步走來,眼鏡圓圓,裇衫短褲,猶如一般文青。

廣告

居於大埔的梁皓然,日常出入不時見到長者的身影,不同團體也間中舉行探訪活動。表明「最憎做義工」的他,質疑與長者鄰居的接觸是否只有這些「送暖行動」,試圖脫離傳統老人服務的想像,開展「我住晒」的社區藝術計劃,以藝術築起溝通的橋樑。

中大學生梁皓然分享「我住晒」的長者藝術計劃

中大學生梁皓然分享「我住晒」的長者藝術計劃

廣告

* * *

自 1987 年起,房委會推出長者住屋計劃,預留部分公屋單位,以便宜價格租予低收入長者。梁皓然居住的大埔運頭塘邨正是其中之一。他每天生活都碰見不少公公婆婆,社福機構久不久都會到長者屋舉行活動。從未做過義工的他,認為這些探訪屬於「空降」行為,又形容送暖行動「老套」,說:「大時大節就去探吓長者,say 個 hi 笑吓就算,之後完全零 contact,我想脫離這種對於老人服務的想像」。

修讀中大藝術系的梁皓然,試著結合自己的學術背景,將藝術帶入長者屋,三年級的時候通過校內社會服務基金,實踐老人服務的其他可能。當時,朱咪咪正舉行演唱會《我做晒》,他心想六十歲的朱咪咪都可以這麼有霸氣地喊出這一句,「長者屋的婆婆用朱咪咪的霸氣,去 claim 自己「我住晒」,又會點呢?」

「我做晒」計劃下的藝術工作坊
(圖片來源:我做晒 facebook)

「我做晒」計劃下的藝術工作坊
(圖片來源:我做晒 facebook)

梁皓然邀請藝術系與社工系的同學參與,共同設計 23 場藝術工作坊。由鼓勵長者執起畫筆開始,到將作品掛回他們屋企的牆上,梁皓然認為藝術打破人與人之間的隔膜,彼此認識,建立感情。為期一年的計劃,橫跨畢業作品籌備的時間,他順理成章地將「我住晒」拿到畢業作品展上陳示分享。

「畢業嗰時,老師問我嘅作品,藝術係哪裡?我覺得,創作不受學院限制,有意義就去做,係唔係藝術,根本唔重要。」

梁皓然指,大眾對長者誤解處處,總以為年老就要人照顧,或者老人家都是身懷絕技。經過一年相處,他發現長者屋的住客都是好平凡的人,「試想像今日的 OL 老咗,佢一世都只係在 office 打 keyboard 而已,你會期待佢識咩好特別嘅絕技呢?」

長者屋展示住客的作品
(圖片來源:我做晒 facebook)

長者屋展示住客的作品
(圖片來源:我做晒 facebook)

參與「我住晒」社區藝術計劃的長者,大部分都是長年在工廠工作,甚至目不識丁。一群大學生將藝術引入長者屋,不是要讓教育長者成為藝術家,創作驚為天人的作品,而是跟他們「一起玩」,互相陪伴,陶冶性情,「長者屋的職員也說,婆婆個個都開心咗,氣場唔同咗」。

* * *

畢業之後,梁皓然一心繼續「我住晒」,故報讀研究生課程,讓自己得以專注發展,「如果考不成研究院,我都不知道可以怎樣繼續下去。始終有感情丫嘛,點會想放棄㗎?」

與長者建立鄰里關係之後,梁皓然承認即使沒有資助,也會繼續跟他們畫畫,但他的目標不止於此,更希望透過「我住晒」的平台,凝聚其他人對於長者住屋的關注。近日,他公開邀請年輕創作人加入長者屋藝術項目,收到來自世界各地的迴響,並希望持續徵集不同意見,「可能一人一個月,大家可以輪住試唔同嘅嘢」。

「這個 project 發展到今日,已經不單是作品,更是一個平台。」

「我住晒」進入第二年,梁皓然的構思由最初的工作坊,推展出更多社區參與的活動,更計劃與院校合作,舉行安老政策相關的討論。另一方面,長者創作的圖像,亦將製作成各種產品出售,收益放回支持長者日常生活,建立一個自給自足的社會服務系統,「這種方法切入社會議題的方式,香港暫時未有的吧?」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