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專訪】Spring Workshop 暫別在即 創辦人給香港的藝術情書

2017/3/3 — 11:48

「每次到南朗山道熟食市場吃飯,我都會想:只是 15 分鐘的距離,怎樣吸引他們來呢?」Spring Workshop 創辦人 Mimi Brown 說。

2011 年成立的 Spring Workshop,開入當年還未有地鐵的黃竹坑,成為南港島藝術群落的先鋒之一。上班族每天通勤進出,住宅居民罕見,展覽要怎樣吸引行人來訪?

Mimi 猶記得開幕展覽,年輕的女職員提議準備小食飲品,招呼附近的打工仔。那女生到街上,向遊人宣傳,說:「樓上有藝術展覽,還有免費的咖啡,不如上來看看?」行人以為是奇怪的推銷手段,一一拒絕邀請,最終無功而回。

廣告

機構轉而從學校入手,邀請學生來參觀,Mimi 說:「我相信要改變香港人對藝術的觀感,得從教育孩子開始。」

藝術非小眾 解放它!

廣告

開業時已明言是一場「五年計劃」的 Spring Workshop,一晃眼就踏入最後一年。Mimi 細訴過去的日子,也是這樣從跌跌撞撞中找出可行的路來,「第一年探索,第二年推廣。五年時間剛好」。

正如去年,Spring Workshop 邀請跨性別藝術家曾吳來港,公眾參與的活動也是隨興地摸索出來。不諳漢字的曾吳想以革命詩人秋謹的作品進行創作,職員幫忙聯絡翻譯公司,但藝術家等了兩天就說:「不如你們快手翻譯好了」。一個星期後,翻譯公司的版本來了,對比職員的非專業翻譯,曾吳更喜歡「土炮」版本。如是,藝術家構思一場「mis-translation」的詩歌翻譯工作坊,並將參加者翻譯的詩句應用於作品之中。

曾吳(Wu Tsang)的單頻道錄像作品《對聯/對練》。

曾吳(Wu Tsang)的單頻道錄像作品《對聯/對練》。

「展示藝術發生的過程是 Spring 一直想做的事,我們負責打開蓋掩,讓你親眼目擊藝術怎樣生成。公眾活動不但要吸引觀眾,更要讓他們明白藝術家創作的原由。」──Mimi Brown

來到計劃的倒數時刻,Mimi 笑言開始「剔緊格仔」,看看有甚麼想做未做。本身是小提琴手的她,有感於視藝與音樂觀眾的楚河漢界,決定將古典音樂表演帶到視藝空間,將兩者的界線模糊化。

「有人覺得藝術是小眾的事,勸我集中發展藝術愛好者市場,但我們想將藝術帶給每一個人,讓它更容易接觸。我們想解放藝術。」──Mimi Brown

Spring Workshop 即將推出名為「Hong Kong Solos」的計劃。計劃由音樂家 Ari Benjamin Meyers 策劃,他邀請六名香港作曲家譜製獨奏樂章,帶到本地六個藝術空間,由該機構的職員以業餘技巧演奏,讓本身不熟音樂的群體親身體驗形式各異的藝術。

Spring Workshop 的一角,正如放著「解放藝術家」的畫作。

Spring Workshop 的一角,正如放著「解放藝術家」的畫作。

暫別非退場 改變它!

回望 Spring Workshop 成立以來的日子,Mimi 認為剛巧香港藝壇發展迅速階段。千禧年前後,Para Site、1a space、亞洲藝術文獻庫等非牟利藝術空間成立,是為香港的「art space wave 1.0」。隨著這些早年成立的藝術組織發展成熟,漸漸變得專業和國際化,年輕藝術家需要其他空間發揮。最近五年,咩事藝術空間、百呎公園、Floating Projects 等相繼開幕,迎來「artspace wave 2.0」,並與 Spring Workshop 的成長期重疊。

「暫別雖然有點傷感,但即使 Spring 面貌不再一樣,我們仍然會用某種方式傳承下去。」──Mimi Brown

處理藝術駐留、舉行展覽、策劃出版書籍等等,讓 Mimi 往往忙著處理日常事務,無法好好停下來評估成效。她強調「暫別」是出於檢討的需要,並非退場的先兆。

「我不會離開,也不會出售這個空間,只是休息一下,想想下一步的計劃。」Mimi 未有明言下一步 Spring Workshop 的去向,但透露希望可以「更靈活運用空間」。非牟利藝術的定位以外,機構亦有意豐富實驗的對象,叫藝術空間化成為人流聚合的「meeting place」。

香港日記(Hongkong Diaries),Michael Elmgreen & Ingar Dragse, 2015, Ching 
Ho Yin攝,圖片由「Spring Workshop」提供。

香港日記(Hongkong Diaries),Michael Elmgreen & Ingar Dragse, 2015, Ching
Ho Yin攝,圖片由「Spring Workshop」提供。

近日,南港島線開通,Spring Workshop 與港鐵站只須 5 分鐘的步行距離。五個年過六十的街坊婦女來訪,Mimi 問她們怎樣知道這麼一個藝術空間,其中一個女人說:「雖然我們沒有人懂得當代藝術,但見到報紙介紹,順路便來看看」說著,Mimi 相當興奮,偶遇圈外觀眾總叫她最是驚喜。

「一個沒有觀眾的藝術空間沒有存在的需要,所以每一個曾經到訪的人都帶著一片 Spring 離開。如果你們曾經在這裡受到啟發,請繼續發展這些念頭。來年展覽和駐留計劃雖然暫停,但我們仍然會用某種方式支持香港藝術界,因為 Spring 是我對香港的一封情書。」──Mimi Brown

Spring Workshop 團隊

Spring Workshop 團隊

Spring Workshop 創辦人 Mimi Brown

Spring Workshop 創辦人 Mimi Brown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