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專訪 TUX 、Fantastic Day、與搞手談一連四場的 The Void Noize 本地音樂節

2015/9/1 — 11:47

「The Void Noize」的宣傳圖片都很有行氣

「The Void Noize」的宣傳圖片都很有行氣

狂熱樂迷會把每年僅有的假期獻給國外音樂節,就算Line Up不算很合心水,都會如朝拜一般每年趕至。不過,如果不用請年假、以及在室內享受到音樂節的部份快樂,也應說是很吸引的一件事。

說的是「The Void Noize」的Young Screaming Indie Music Festival,這個由Yuman Ng與幾位友人催生的音樂節一連四月舉行,選擇在八至十一月的一個週末晚上舉行,並預早幾個月來宣揚,讓有興趣的樂迷可以提前預留時間。不過,要預早幾個月去湊合多支樂隊的表演,應該是一件不容易的事。「絕對有一定難道,畢竟他們大部分都有正職要工作,十分感謝各樂隊的配合,才能促成今次的音樂會。」

廣告

除了日期,The Void Noize還特定將表演地點劃一於藝穗會 The Fringe Club,樂迷也易於在心內提醒每月要到這個地點參加活動。「這次我們與Fringe Club合作,只想把一些好聽、有意思、有潛質、又國際化的新世代樂隊介紹給大家認識。如果樂迷真的期待之後的三場演出,這當然是一件開心的事,更重要是我們提供選擇。」一如 Yuman 所說,Young Screaming已經舉行了四份之一,未來還有三場。近日,我訪問了將會在9月5日場次表演的 Fantastic Day,與及在10月16日場次表演的 TUX。

 

廣告

Fantastic Day:樂隊於醫院重生

Fantastic Day 七月曾為經典流行樂隊 Happy Mondays 暖場。

Fantastic Day 七月曾為經典流行樂隊 Happy Mondays 暖場。

於2007年發表首張EP的Fantastic Day,曾經與美國紐約Indie Pop廠牌Cloudberry Records合作。後來樂隊曾經休團,繼而在2012年復出,再在2014年推出專輯《Innocent》。「在EP《Well Well Well》發佈後,隊員們在時間、創作以及band房運作,都出現很大分歧,所以,種種因素令我們休團了一段日子。」樂隊如此解釋當時的狀況。

但無論年前如何顛簸,也無損他們的港產C86、Jangle Pop風格與地位的重要性。

先說少少歷史,樂隊的主音及鍵盤手Dee與結他手Chi Wai在南丫島的家中「亂夾」了一些歌曲,入前鼓手Simon和Bass手Halo便開始認真寫歌。重組後,結他手Shermen和現任鼓手Winston也相繼在樂隊中出力,成就了現在的Fantastic Day。「我們各自都有出外學習樂器一段很短時間,因為沒有太多金錢我們之後開始自學,在互相影響之下就有現在樂隊的聲音了。」

不過,最令樂迷津津樂道的都是他們復團的故事。

2012年,低音結他手Halo因電單車意外受傷,隊員們到醫院探望。其中Dee和Chi Wai已經4年多沒有聯絡,但因這次的隊員意外,再在醫院中見面。「當時走到病房的後樓梯,Dee說我們等他康復後就重組Fantastic Day」

Fantastic Day 五子

Fantastic Day 五子

「當時Chi Wai即時答案是一定要重組,就是這樣Fantastic Day於2012年正式重組,2013年加入Imagine Imagine Imagine Records。」

戲劇性的重組,帶來故事性強烈,旋律豐富的七曲唱片《Innocent》,甜蜜美滿,歌詞卻訴說著患得患失的情感故事。當中主打歌之一的〈California Girls〉中段有一女生法語獨白,描述加州的美麗陽光及大地;〈Promises〉說的是對象的溫柔與愛意像陽光一般美,〈Are You Coming Back?〉則如歌名的問句希望戀人回來,也希望立即在地鐵中得到深愛的一吻。〈Awful〉是一首講述男同志自我矛盾心理狀態的歌。他們直言「歌詞範疇很大」。

我個人最喜歡他們的〈I’m not supposed to meet you〉,中、慢板一點,溫柔得來很甜很甜。他們就最喜歡 〈Awful〉。「因為這歌的尾段很長,還很baggy,出live的時候可讓我們在台上瘋狂呢!」

他們也樂於嘗試不同的創作,例如在下月的一場 The Void Noize 的表演,會主力表演新大碟內的歌曲,「鼓撃樂器上會再加多小許電子聲音,希望感覺更Indie Dance。」早前,美國品牌Thom Browne.及 Joyce的合作選用了Fantastic Day的歌曲,他們表示往後也十分樂意與不同品牌合作。有團員曾經試過連續錄音廿二小時,樂隊也有成員愛以生銹三缐結他和斷件爛樂器練習,這支可能性十分大的樂隊卻斬釘截鐵地說,不會以廣東話來寫歌,算是訪問中的一個Suprise位。

 

TUX:質疑「開FB Page」的必要性

TUX 受訪期間,我多次感受到的是對「尊重」、「欣賞」的重視。

TUX 受訪期間,我多次感受到的是對「尊重」、「欣賞」的重視。

與 Fantastic Day 相似的是,本地樂隊、將會在The Void Noize十月場次表演的 TUX ,一樣經歷過出發、暫停、再出發的過程。

網站簡介中,他們標明自己沒有固定音樂類型。但我在這支樂隊身上,聽到的是被一抹薄霧輕罩的流行搖滾。由首張EP一路走來,今天他們的曲風更結實,音域頗廣的女主音Dawn有能力帶動一種具Dream Pop氣息的走向。Dawn正在求學,但與現今的很多學生樂隊成員一樣非常成熟,,鼓手德跟導師學習鼓技,結他手Victor,低音結他手Kevin則是自學樂器。

「TUX 的創辦團員Victor 和 Dawn 是在大學社團認識,而Kevin 和德則是大學同學。Victor 和 Kevin 以前有一起玩過其他樂隊,我們都是在同一個朋友圈子裡,然後互相欣賞而組成現在的 TUX。」樂隊受訪期間,我多次感受到的是對「尊重」、「欣賞」的重視。「其實我們中間停過一年多,所以算起來其實是玩了大概兩年。之前的鼓手和貝斯手因個人理由離團了。」

「沒有試過有短期玩票的樂手加入,因為 TUX 是一隊很注重團隊合作的樂隊,我們不希望有團員只是玩玩,沒有和其他團員建立感情和為我們的音樂付出就離開。」無論是國際級的商業樂隊,或是最邊陲小城的玩玩樂隊,我們都聽過不少因感情好而開始得很爽,後來因為感情不好就要散Band或者經常鬧出鬧劇的樂隊新聞。對朋友、Bandmates、以至戀人,都要用情認真,或許,TUX 的成員都很懂。

又或者,因為她們的心思特別細膩,細膩到或許有點傷害性。主音Dawn一度患上情緒病,每天都要吃一種黃色的抗抑鬱藥丸。我最愛她們的一首〈Yellow Pills〉就與此有關。「記得寫Yellow Pills 時我的情緒很受困擾,所以決定以歌的方式抒發心情。」

「歌的Verse 是很輕快的,代表我的獨白(也就是以輕鬆的心情掩蓋苦痛),內容是說我很困擾,腦海裡一直有把聲音跟我說話,叫我去死。」

然後Chorus 的節奏比較慢和沉穩,Dawn說,代表醫生和其他人,跟她說的話,「他們說這只不過是一個階段,過了就會好。」而中間的段Solo就暗示腦袋跳線和接近瘋狂的狀態。最後的部分,則是「暗示我已經完全放棄自己,每天的感覺和幻聽重重複復已令我瘋狂,所以唱出了”There is nothing new”。」

在我訪問過的獨立樂隊之中,很罕見有樂手能如此坦誠和細密地去闡述自己的單一首作品。我聽後,知道Dawn以至 TUX 對這首輕快搖滾作品都很有感情與感覺,也特別推薦各位要開來聽一聽的。

「 TUX裡所有歌曲都是我把自己的心挖出來一樣的寫,每一個旋律,編排,和歌詞都和我的生活和人生觀很有關係,有興趣的話可以研究一下啊。」Dawn補充說。

她們特別選出沒有在EP 裡面、但有放到soundcloud發佈的〈Is That All There Is?〉作為我問及「最喜歡哪首歌」的答案。「只聽音樂是很輕鬆跳脫的,但內容卻是說生命的無意義。表面上我們的歌曲是比較輕快的,但歌詞卻全是寫關於生命裡悲傷負面的事情,這種反差表達了我對生活的看法,有很多不愉快的事情發生在我的生命裡,我無可奈何唯有裝作輕鬆快樂來表達我的無奈和無力感。」

音樂以外,值得一提的是,她們拒絕開設Facebook Page。

一直以來,樂隊、音樂人、藝術家開Page,已是一種基本。我們都很少去質疑到底要不要開。當然,很人都會討論FB霸權、覺得被社交媒體拉著走、群體又圍爐、多Like者又會恃Like撒野,總之,Face Book Page這東西,又必須,又充滿罪惡。我認識過一些年輕樂手,覺得不行了,就算樂隊的Facebook依然存在和運作,個人的Facebook戶口都要停一來。雖然這實驗最後都以失敗告終 (因為社交實在吸引嘛),但我都對此大表欣賞。

然而,TUX 卻是一直走這條路。

Dawn說很不喜歡以Facebook Page 的Like 數來定義自己的音樂受不受歡迎。「也覺得facebook page 的介面不好看,不想用。」所以,他們寫了一個樂團的網站(www.tuxbandhk.com ) 來發佈消息。

後來,誠實友善的Dawn跟我補充說,可能怕沒有人喜歡 TUX ,所以不敢開。又可能,因為她知道如果開了facebook page「我一定會不停的看有多少人like 自己的樂團,然後情緒受到影響 :P 」其實沒有啦,TUX與Fantastic Day與及很多你們這類的樂隊,也是很值得推薦的對像啦。

那麼,用甚麼的渠道來推廣自己的音樂,是最好的呢?「應該是IndieCast.fm 這個App 吧,IndieCast.fm 其實是我們的結他手Victor 創作,專門給獨立樂隊分享音樂的Music Streaming App,介面很好用,也可以同時發掘不同的香港樂隊。」他們把整隻EP和一些沒有收錄的demo 也放上了IndieCast.fm,反應很好。他們也會用中國大陸和台灣的用具,例如內地版的Streetvoice,「我們把歌曲上載了僅僅幾天,已經有過千的收聽率,讓我們十分驚喜。」

訪問結尾,問及他們的未來動向。樂隊以最新陣容寫了一系列新歌,「和以前的歌風格有點不同,其中最喜歡的要數完成了只有一個多月的〈SSRI〉,我們正在錄製新的專輯,希望能夠在未來一兩年發佈,在之前也會放幾首新歌上社交媒體。」Youtube上有有Live Session版本的〈SSRI〉,力度很大,不妨試「墳」。Void Noize的表演過後,十月,TUX 就會前往台灣表演,也意味著他們的樂隊事業有了新的里程碑了。

 

後記:

「我們在舉辦音樂派對 (指The Void Noize) 的同時,也是向社會提問,像首場YOUNG SCREAMING演出的slogan是”WHAT IF YOU CAN’T SCREAM ANYMORE”,讓觀眾有所共嗚或思考。」在整個訪問開始時,我跟Yuman便談這個談了很多有關The Void Noize的理念。Yuman與友人,也特別跟各樂隊做了一個近50條有關音樂、生活、文化、社會等內容的專訪,令整個推廣更立體。

除了這些圍著音樂以外的書寫與習作,Yuman亦正計劃一場「很有意義及很有趣」的音樂會,不過內容暫時先要保密。大家先享受The Void Noize吧!

 

 

[曬你冷!ALL IN!]曬冷,是讓你好好計劃請假來看這群具實力的本地樂隊,沒有藉口說沒時間!八月至十一月,一連四場,每個月聽三隊本地潛力樂隊的演出,喚醒你的叫喊力量。All in, is to let you plan your...

Posted by The VOID NOIZE on Friday, 24 July 2015


作者 facebook PageOne Band One Day facebook Page

一連四場的獨立雜錦表演。

一連四場的獨立雜錦表演。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