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尋找令你討厭的展覽

2015/8/25 — 15:31

有人同我講,一個令你討厭的展覽比一個令你喜歡的展覽令你獲益更多。

理解它很容易,真切擁抱它並付諸實行的人卻少之又少。You see what you want to see,是我們的偏見與盲點。是我們習以為常的熟悉事,阻礙我們發現新鮮事。熟悉一些事,形成一個人的專業,也形成他/她的品性與自信。因此我們更喜歡逛我們喜歡的展覽,沉浸其中,消磨更多的時間,它令我們的審美與感官獲得愉悅,滋潤在苦悶的生活中逐漸凋謝的思想。最重要的是,它肯定了觀看者的自我,(對某些人來說)還有地位與權力。

雖然 John Berger 好似說過,觀看者在凝視中擁有。但如果我們足夠富有,買自己喜歡的作品,帶回家掛在最吸睛的那面牆上,這樣的物質擁有與獨家擁有更符合現代社會的規則。

廣告

那人認為,當置身自己喜歡的展覽中,我們的感官感到舒適,思想進入靜眠的狀況。於是,身體就像在自家的暖床入睡,在四面牆壁的背後,在安全的夢中,重溫自己對一道風景熟悉的記憶與體驗。也就是說,逛一個我們感到舒適的展覽,只固化與回味了自身已存的經驗與觀念,而無法促進任何情感的或智性的長進與更新。

然而,誰會更喜歡一個討自己厭的展覽?換句話說,誰會選擇把自己置身在陌生的荒野,隨時準備面對思想的烈日暴曬;或漂浮在失向的大海,隨時迎戰情感突而其來的波濤駭浪?

廣告

思考是痛苦的,有個女人說。面對一個自己討厭的展覽,就意味著直面自己的痛苦。這是與人性相抗斥的。人性傾向於逃離痛苦的事物。置身一個討厭的展覽,停留的每一刻都必須付出很高強度的阻力,阻止自己意圖離開的本能。不止於此,你還得開放自我慣用的感受方式,釋出更寬闊的空間,以容納全然陌生的新鮮情感。你也要抑制先入為主的思考框架,使得腦海擁有足夠的活力與潛力,處理容易被原有的思維忽略或拒絕的嶄新思想與概念。最大的危險是,你在懷疑自己的觀看過程中,得隨時面對舊的自己被新的自己吞噬或顛覆的可能。最大的困難是,你要如何在否定舊我的觀看過程中重新肯定新我。最令人沮喪的是,你很大可能到頭來徒勞無功。

有人同我講,一個令你討厭的展覽比一個令你喜歡的展覽令你獲益更多。

我想,評論也如是。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