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尋找快樂的盲點》別出心裁

2018/4/4 — 9:39

《尋找快樂的盲點 (My Blind Date with Life) 》劇照

《尋找快樂的盲點 (My Blind Date with Life) 》劇照

盲人冒充普通人求學、工作和追女仔,這種橋段是否「做戲咁做」?炮製錯摸搞笑的閙劇,或者拚命煽情催淚呢?但真實世界,的確會發生「離奇過小說」的事情。
這部德國片正是取材真人真事,不但感人,而且拍得生動有趣,細節豐富,成為相當好看的勵志喜劇。難怪此片在德國受歡迎,在台灣爆冷,香港特別場放映也反應熱烈,明天開始在百老滙電影中心正場上映。

《尋找快樂的盲點 (My Blind Date with Life) 》的青年男主角,英俊又純品,忽然看東西矇查查,原來遺傳性失明,剩下百分之五視力。他拒絕轉入特殊學校,堅持照常上課,成功畢業後還追求理想,要入五星級酒店做學徒。酒店當然不會錄用,他就隱瞞視障,扮成明眼人接受嚴苛的訓練和考核。

此片改編沙利亞 Saliya Kahawatte 的暢銷自傳,這位奇人是德國媽媽與斯里蘭卡爸爸的混血兒子。搬上銀幕難免美化和通俗娛樂化,扮演沙利亞的德國當紅男星 Kostja Ullmann 顯然比真實的沙利亞靚仔,但也是混血兒:德國爸爸,母親有英、葡和印度血統。片中他好樣好戲又多情,惹人好感,尤其會吸引到女觀眾。

廣告

矇查查,怎樣像常人出街、見工、上班、應考,還找到夢中情人呢?劇情發展未必完全屬實,必然加油添醬落足香料,勝在充滿戲劇性。編導亦盡量安排得合情合理,不會太兒戲搏懵。主角每天都面對重重難關,隨時撞板出事,被人發覺穿煲,甚至在職場和情場都受到重大挫折,幸而不斷化悲為喜,顯出人間有情。主角獲得不少明眼人仗義扶助,才創出奇跡。

導演 Marc Rothemund 手法靈活流暢,友情、愛情、兄妹情、師徒恩怨齊備。配角中最妙是同為受訓學徒的一個風流富二代,初看很不正經,其實義氣又鬼馬,成為主角的死黨好拍檔。一個非常苛刻的導師也好戲。女主角亦不錯,然而她與男主角拍拖,又常帶小兒子一起到處遊玩,竟然看不出男主角嚴重視障,郤難以置信。

廣告

情節本身無疑很「做戲」,我覺得此片特別值得欣賞之處,是細緻拍出德國人對服務業的嚴格要求。那間歷史悠久很有聲譽的酒店,訓練學徒由清理客房、廚房洗菜切肉,而至在餐廳舖枱布,放餐具,送餐菜,一律執到正。最考功夫是酒吧調酒,連清潔酒杯也要一次一次洗來洗去,必須一塵不染。

眼明手快的人亦不易做到,何況幾乎全盲的人?無論真實沙利亞的經歷是否和此片一樣(我很懷疑),肯定的是德國人作風一絲不苟,跟日本人同樣舉世皆知。片中刻劃的德國式服務態度,值得敬佩。

相比之下,今屆「香港國際電影節」開幕的《盛情款待》,由台灣導演拍攝日本傳統待客之道,描述一間被台灣人收購的日本老牌名勝區旅館,就拍得不好,並非真材實料的日本式服務態度,跟這部德國片相差甚遠。我想,無論東方西方,服務業待客不一定要「盛情」,最緊要是認真的專業水準,以及尊重客人。

數十年來看過不少盲眼片,由勝新太郎《盲俠》、蕭芳芳《窗》、柯德莉夏萍演盲女的《奇謀妙計女福星》、阿爾帕仙奴演盲公的《女人香》,而至賓艾弗力扮演盲眼的《夜魔俠》等。劉德華幾年前也演過《盲探》,廿年前許志安在《想見妳》飾演盲音樂師。現在《尋找快樂的盲點》別出心裁,與上述那些影片都大有不同。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