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對話的風景中再認識醫院 當大家都是病人時

2018/7/17 — 10:00

有病至去醫院,而且是有重病又或要施手術,才會去醫院,因為普通傷風感冒的話,去看先西醫或中醫後,回家食藥休息就可以的啦,所以我們對醫院,其實心中是有著一定程度的抗拒感,至少是你有問題才有需要去醫院,沒有問題或需要,根本不會無故去醫院。

早前到了在牛棚藝術村的1a 空間看正在舉行的群展「對話的風景——駐院札記」(Scenery of Dialogue – Artist In Hospital)(展期至7月29日),由「藝術在醫院」(Art in Hospital)主辨,找了五位本地藝術家,包括了阿三、鄭淑宜、朱卓慧、白雙全及黃淑琪在過去一年,到不同醫院或部門駐場,並進行工作坊等活動,藝術家去認識醫院中不同的環境及群體,從醫護人員、病人、家人等等,之後在次展覽中看到藝術家用各自的作品呈現出他們駐院時的見聞也好、反思也好。

廣告

或者藝術家們從來沒去過醫院,又或只去過醫院探病,也有可能曾因為病而需要留院一段日子,又或甚至因病而是「常客」—— 醫院的外觀、醫院的環境、醫院的人,以至醫院中的生死、情感等等,不知在藝術家經過一段時間的駐院後,再用各自的作品,如何呈現出來,再令其他人看到後,再有另一番沒有駐院的醫院反思呢?

廣告

展場中可看到:到九龍醫院精神科晴天復元中心的阿三,展示了十幅《九龍醫院》及一幅《那我曾停留之地(九龍醫院)》水墨畫,加上兩組醫院的即場即有相片,當你看到精神科這名稱,和水墨工筆下的一系列水墨醫院畫,是令你意料之外,抑或耳目一新,對於不認識的地方,不了解的情況,有預設雖然正常,但往往是誤會或矛盾的開端。

又或是到基督教聯合醫務協會幼兒學校聯合醫院婦產科的黃淑琪展示了一組《出世》作品,是收集了幾十位母親在醫院生下孩子後與初生寶寶的第一張合照,處理後再印在水彩紙上,一幅母子照實在像是聖母抱著剛出生的聖子合照般。

到青山醫院屯門精神健康日間服務中心的白雙全,展示了三張彷彿是更表的《時間、時間表、治療》,以個人的時間分配呈現的生活紀律,和病人的治療及需要相比。

到九龍醫院老人精神科日間醫院的鄭淑宜展示的《時光戲院》,如果醫院是戲院,如果病人記得的是過往的時間。

到北區醫院老人精神科長者復康中心的朱卓慧展示了《有你在旁:不倒的不倒翁》,當需要靠其他人照顧的病人和擔任照顧者,而不是家人或醫護人員,他們之間的關係究竟是如何的呢?互相是否明白對方呢?

如果醫院是被懼怕或誤會的地方,但生老病死又其實都會在那裡發生,而很多時候你都沒能選擇要不要去醫院 —— 如果你撞車,如果你要生孩子,又或如果你患了情緒病、精神病等,可能是被人送去醫院,甚至是「被迫」留院,或者有得揀的是去公立或私人醫院,住四人房或單人房。

不過,就算醫院是如此跟大家有關,但筆者覺得醫院和警局,甚至墓地一樣,大家心底中都是抱著生不入「XX」,「無啦啦」無理由會去醫院/警局/墓地的,去就一定有問題,去就會引致問題......

無知令人誤會,誤會引致歧視。

筆者並非要說甚麼大道理,只是有時候看得多,有所感受而已。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