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對香港城市大學展覽館《裝飾藝術》及《達文西》展覽的後顧前瞻

2019/11/4 — 9:08

《裝飾藝術-當法國與中國交匯》

《裝飾藝術-當法國與中國交匯》

【文﹕珊圳臨】

藝術創作總有一種怪癖:經常棄掉甚至燒燬自己認為不夠好的作品。從莫迪里安尼 (Amedeo Modigliani, 1884 – 1920)、法蘭西斯‧培根 (Francis Bacon, 1909 – 1992) 到草間彌生 (1929 – 現今),例子俯拾皆是不勝枚舉。同理,本文早於半年前完成,但筆者左思右想自問難登大雅之堂,故只能棄置於「資源回收筒」中。唯近日筆者再次參觀香港城市大學展覽館主辦的展覽,認為主辦單位對藝術發展的承擔、內容的選材、藝術與科技的融合,極具勇氣、野心及創新之力。因此,筆者特意在「資源回收筒」找回前作,並撰文向主辦單位作出致敬。

香港城市大學展覽館於二〇一九年三月六日至七月二十一日舉行名為《裝飾藝術-當法國與中國交匯》的展覽。筆者認為在香港修讀或從事藝術設計建築的人在整體比例上已經不多;即使修讀或從事藝術設計建築的人,亦可能未必聽過裝飾藝術「Art Deco」一詞;縱然聽過「Art Deco」一詞,對「Art Deco」具有一定的認識及興趣的人,應是鳳毛麟角屈指可數。在香港如此「小小小眾」的市場下,主辦單位竟以「裝飾藝術-當法國與中國交匯(Art Deco. The France-China Connection)」為題製作展覽,使筆者甚為驚訝,唯有付款購買展覽場刊向主辦單位作出鼓勵。

廣告

裝飾藝術的背景

廣告

裝飾藝術風格誕生於法國,流行約於 1920 年至 1940 年兩次世界大戰之間,足跡遠至歐洲、美國、印度、中國及甚至香港,涉及建築、室內及工業設計、家具、電器、珠寶裝飾、工藝、紡織品、海報、繪畫等不同範疇。在西方藝術史中,裝飾藝術在表現形式上和其他思潮如德國的包浩斯 (Bauhaus) 和英國的美術工藝運動 (Arts & Crafts Movement) 具有一定程度的相似:強調藝術與其他範疇的結合(如建築、手工藝、實用及功能性等)。此外,裝飾藝術風格的來源不是單一性,而是揉合不同藝術風格的產物,包括東方藝術、古埃及藝術、未來主義、立體主義、抽象主義等。

裝飾藝術的特質

如此紛陳駁雜的起源及背景下,筆者參觀展覽後能歸納數個裝飾藝術的特質:包括對稱性 (Symmetry)、幾何性 (Geometry)、簡單性 (Simplicity) 及流線性 (Streamline)。是次展覽的展覽品無論是小如門柄、圍欄、餐碟、組合化妝盒,大如女神外牆的原版模型、青銅雕像、少女高溫陶瓷、三位舞者的花瓶及遠洋郵輪諾曼底號內的裝飾,亦根據這四種特質設計出來。如讀者憑藉這些設計特質再有機會鑑賞及詮釋裝飾藝術作品,定必事半功倍心融神會。另外,如了解西方藝術史,Art Deco 的畫作是受立體主義 (Cubism) 的影響,在藝術史的洪流中亦佔有一撮微小的位置。如讀者在這方面有興趣,可先看看筆者之前的文章,及自行搜尋裝飾藝術風格的畫家如 Tamara de Lempicka (1898-1980) 及 Jean Dupas (1882-1964) 的資料,前者以油畫為主,而後者則是以海報及室內設計為主。

《達文西︰藝術與科學.過去與現在》

《達文西︰藝術與科學.過去與現在》

展覽館於二〇一九年九月二十日至十二月十九日舉行名為《達文西︰藝術與科學.過去與現在》的展覽。筆者相信讀者對達文西這個名字是耳熟能詳,故是次文章著墨於展覽呈現形式的可取之處,而非達文西的時代背景。展覽的開場引述了達文西的生平及資料,相伴友人對藝術及歷史不甚興趣結果呵欠四溢。面對如此人生處境,筆者需要積極回應,故向友人提出一個心理學著名的換位思考 (Perspective-taking) 問題:如你是展覽策展人,在一個家喻戶曉的題目下,如何加入具競爭性的元素或特質吸引訪客參加展覽?

《大西洋古抄本》對頁709之正面
〈透視研究圖〉
鋼筆、墨水、水彩潤飾,約1513至1516年(?)
©Veneranda Biblioteca Ambrosiana/Mondadori Portfolio

《大西洋古抄本》對頁709之正面
〈透視研究圖〉
鋼筆、墨水、水彩潤飾,約1513至1516年(?)
©Veneranda Biblioteca Ambrosiana/Mondadori Portfolio

《岩洞中的聖母》
安迪亞.比安奇(又名維斯皮諾),《達文西〈岩洞中的聖母〉的摹本》, 油彩木本,1611至1618年
©Veneranda Biblioteca Ambrosiana/Mondadori Portfolio

《岩洞中的聖母》
安迪亞.比安奇(又名維斯皮諾),《達文西〈岩洞中的聖母〉的摹本》, 油彩木本,1611至1618年
©Veneranda Biblioteca Ambrosiana/Mondadori Portfolio

展覽的呈現形式

筆者提出這個問題正是是次展覽值得參觀的優勝之處。除了展覽用心營造的設計及氛圍外,主辦單位向米蘭昂布羅修圖書館借出首次在港展示的 12 幅達文西手繪真跡,更重要的是利用科技與藝術融合重現《岩洞中的聖母》的岩洞、達文西設計的戰爭機械、新媒體與當代藝術作品等。但最讓筆者印象深刻的是一個名為「維特魯威人」版本的《reconFiguring Da Vinci》互動虛擬實境裝置,以 3D 投影於地板及相鄰的牆上,讓觀眾在動態虛擬實境下了解達文西的作品。筆者在實境裝置下駐足良久樂此不疲地細心研究虛擬實境裝置,確實是一個非常有趣的展覽呈現形式。

舊酒和新瓶

再將視野看闊一點,現今博物館及展覽策劃的營運面對其中一個挑戰是,如何將藝術品注入新的呈現形式及加添外在刺激因素,從而維持競爭力及增長參訪人數。是次展覽的優點就是利用藝術與科技融合的呈現,展示給觀眾全新的展覽體驗,即在「舊酒」的框架下注入「新瓶」的形式。筆者引用世界知名的巴黎羅浮宮博物館為例子再作補充。根據數據所得,2018 年參訪羅浮宮博物館人數超過 1,000 萬人次,較 2017 年大增 25%,創下新高。其中一個原因相信是音樂天后 Beyonce 及饒舌歌手 Jay-Z 在羅浮宮內拍攝了一段音樂短片,出現的藏品包括《蒙娜麗莎》、勝利女神雕像等藝術作品,並上載於社交媒體 Youtube,至今吸引逾 1.88 億人次點擊觀賞。這正正是博物館如何將「舊酒」(指的是藝術作品)注入「新瓶」(指的是呈現形式如科技及創新手法、專題畫展、外在刺激因素如明星效應、門票減價甚至是特色餐廳設計及限量版紀念品發售等等)的成功營運例子。

最後,筆者在此利益申報:本文不是南園鱔稿,筆者亦和展覽並無利益關係。筆者只是單純地覺得香港城市大學展覽館的展覽非常值得藝術愛好者參觀,故花掉半天的時間撰寫此文和讀者分享。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