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導賞本來就是表演 — 藝穗會的百年古蹟時空導賞

2017/11/21 — 14:19

藝穗會
(圖片來源:藝穗會 facebook)

藝穗會
(圖片來源:藝穗會 facebook)

【文:安東尼】

在香港談保育,速度總不及城市發展迅速,即便建築物成功保留下來,彷彿也只是一場士紳化的過程,敗在空洞的活化名下。屹立中環雲咸街與下亞厘畢道交界的藝穗會,是少有以「放養」模式生存的古蹟,市民經過可以隨時進去看一個展覽、一場演出,又或隨導賞團走一圈,最近還有一場另類演出,讓公眾深入重地,在百年古蹟內穿梭冒險。

一邊活著 一邊老去

廣告

藝穗會本來是牛奶公司的中央倉庫,儲存和售賣牛奶與凍肉,並在1913年擴建成今天看到的兩層高紅磚水泥建築,到了上世紀70年代,牛奶公司以其與政府交換一幅新界的地盤而一直丟空。要遇見藝穗會這樣的保育例子,可能需要運氣,「起初只是為了籌辦第一屆Fringe Festival,向政府借了這個荒廢多年的空間。我還記得是1983年的聖誕節,活動只為期一個月。」藝穗會創辦人謝俊興(Benny)憶述,活動過後不少參加者反映這幢建築非常適合舉辦藝術活動,於是一借便是30多年。

「當時沒有一個完整的計劃,哪一個空間合用,我們便用哪一個空間,所以結構上沒有進行大規模的裝修改建。」現在用作café的冰窖依然是原初向內傾斜的白瓷磚牆身,奶庫地上陳舊的磁磚和裂縫被原封不動保存下來,倉庫的巨型木門成了詢問處的裝飾。30年來,都只有小修小補的工程,建築物會老,卻是活下來了。至2009年,大樓被評定為一級歷史建築,仍無改其親民作風,Benny今次還將整幢古蹟交到劇場編劇甄拔濤手上,用建築說一個地方的故事。

廣告

Benny已非第一次參與特定場域劇場(Site-specific Theatre),「17年前與無人地帶合作的《夜探王屋》,觀眾進入帶回舊時代,講代嫁女孩的苦和農村生活。」之後還參與過在海防博物館有關二戰的演出,還有連結中環大館(前中區警署)的《胡志明在香港》。這次回到他最熟悉的藝穗會,「是一個很好的機會去思考,這裡發生的一切,與原本的建築的關係。」

藝穗會創辦人謝俊興(Benny)

藝穗會創辦人謝俊興(Benny)

借來的空間 借來的記憶

這次由甄拔濤創作的《她和他的時間之流》採用了「體驗劇場」 (Immersive Theatre)的做法,觀眾與演出者之間沒有任何屏障,甚至同是演出的一部分。開場後,觀眾猶如參加一次博物館的 audio tour,各自戴上耳機,根據聲音指示行動,穿過奶庫、冰窖、地下劇場,甚至是平日不能參觀的地方,在圍繞藝穗會歷史、環環相扣的佈局中,在不同空間內經歷不同時代、題材的故事:戰爭、戀愛、家庭,再串連成一則關於未來的城市寓言。

這是藝穗會的第一個關於自身的演出,也是第一個「體驗劇場」,Benny又透露甄拔濤是在冰窖內寫成整個劇本,盡可能感受這裡的氛圍,更參考了不少Benny的親身經歷,「記得第一次打開樓上房間的木門,黑暗中有一堆閃閃發光的眼睛,一瞬間風一樣從身邊掠過、消失。之後才醒覺是三、四十隻野貓。」他說那些貓再沒有回來過,但就算大樓之後開設了餐廳,卻從未見過老鼠,「大概是牠們佔領了這裡一段日子,不多不少殘留了一些力量。」貓亦會像守護神一樣貫串整個演出。

不少關於牛奶公司的資料和故事早在二戰中散失,幸好藝穗會自去年起透過「賽馬會文化保育領袖計劃」籌辦活動和演出,又招募義工接受導賞員和藝術行政等訓練,部份人更加入了研究小組,從舊報章、文獻和口述歷史等途徑尋回散落的片段。劇本受益於這些發掘工作,從資料堆中借來故事和記憶,讓作品與古蹟和時代更加密切。這不就是一次另類導賞團?Benny說:「導賞本來就是表演。」

「借來的地方,借來的時間」本來就是這座城市的身世和故事,《她和他的時間之流》拾似藝穗會和我城的三世書。但故事總有太多要說,「今次是因為賽馬會捐助才能開展演出,至於未來會不會重演,或變成久不久的一次導演團,就得看經費了。」

--

《她和他的時間之流》

詳情:www.jcchlp.com/pa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