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小偷家族》的矛盾

2018/7/13 — 15:18

《小偷家族》劇照

《小偷家族》劇照

一部好的電影好的戲劇在於帶出矛盾,矛盾之處卻反而合理,一如一個正常人有著許多矛盾而合理的思想和行為。就像三島由紀夫《假面的告白》,假面的背後很可能什麼都沒有,但沒有和面具兩者共存,而兩者都是人的本體。

電影的鋪排不論在角色或是整個電影的主線之上,都充斥著矛盾而合理,對立而統一的探討。

首先,於個人主線之上,我們雖然看到種種不合情理的地方,但不合情理之處卻又使人有共鳴感,看來又並不那麼矛盾。

廣告

例如婆婆一方面以前夫間接要脅前夫另一個家庭的子女,看似只是為了金錢,但家中卻又放著前夫的照片,又能說得出神社的水池都結了冰。讓前夫子女的女兒(孫女?)和自己同住,然而在生活的種種細節之中卻又流露出關懷。

孫女一方面出賣肉體賺取金錢,然而在和客人一對一在房間服務時卻又和對方交心聊天,程度遠超於只將服務視作工作的需要。

廣告

男主角是為了酒吧女郎殺前夫的幫兇,拐回來的孩子其實也沒有教導的必要。他卻老實的在地盤兼職和偷竊,沒有在小孩面前做出殺人放火的行為,又把自己看似是唯一手藝的偷竊技巧教給孩子。在下雪的晚上發覺了靜坐一旁的女孩,把自己手上的薯餅給了她,也沒有狠心把她放回在原生家庭之中。

女主角根本不用和男主角有夫妻之實,但卻又心甘情願和對方如常生活「行禮如儀」。做著日常洗衣的工作,關心孩子們的生活,和女孩燒了穿著的衣服,在獄中還能背出所有有關於孩子被拐時的資料。

男孩一邊偷竊,一邊吵鬧說妹妹幫不上忙,不過是不希望妹妹步自己後塵。

再者,在故事主線之上,我們也看見導演沒有刻意佈局去區分對錯。他先讓觀眾看見家庭的日常生活:雖然以偷竊為生所有人和對方都沒有血緣,然而相處之間比你和我有血緣的家庭,關係在種種微妙對話和日常生活細節之中更真實。到正當觀眾都開始沉醉在這一片平庸而無味的幸褔感之中,導演卻又以婆婆的死,開始將不合社會倫理的地方滲進電影進展的情節之中。到觀眾回過頭來,才猛然發覺電影開頭看似平凡不過的家庭原來荒謬得不可置信。當中如何讓觀眾自然而然的接受,再強力而又慢慢地無聲地推翻之前所有的一切,話雖重而輕說,迷者不知其重。其故事其手法,又和個人主線一樣對立而統一。

最後,在於其中心思想上,是故事的最矛盾之處:到底家庭和血緣是否等同?看見小女孩似是和親生父母團聚,其生活其幸福卻遠不如以欺騙和陌生人一同組織的幸福家庭之中。電影中社會看見小偷家庭如些奇怪荒謬的組成而覺嫌棄,卻對名正言順女孩能和親生父母結聚感到鼓舞。時間人物交錯之下產生最不光彩的地方,可以有著最溫暖的火光,而其他人卻看不見。

《Inception》好看是因為其邏輯和認知的矛盾,《The Dark Knight》好看是因為其正義和邪惡的矛盾;但這兩者的矛盾雖然引人入勝卻不免陳義過高。《小偷家族》的矛盾,不單是常人可觸可及對於家人和社會的矛盾,而不論其故事其主線其思想皆具有複雜而又容易理解的矛盾。人性在於種種矛盾,種種看似矛盾而又合理的矛盾。

寫到這裡,似乎這文章本身也很矛盾。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