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小提琴家三浦文彰奏出貝多芬的王者氣概

2019/9/30 — 17:36

日期:2019年9月7日

地點:香港大會堂音樂廳

節目:香港小交響樂團《貝多芬小提琴協奏曲》

廣告

明年為貝多芬誕辰二百五十周年的記念。這一兩年,全球各大小樂團或音樂家,都會在節目中安排演奏貝多芬的作品。香港小交響樂團也不例外,早幾個月已陸續有演奏貝多芬的樂曲,而在這次「最愛小提琴」系列的音樂會裡,也演奏了貝多芬的《D大調小提琴協奏曲》。事隔八年,日籍小提琴家三浦文彰(Fumiaki Miura),再次踏上「小交」的舞台,與樂團的「第一屆香港國際指揮比賽」的季軍兼觀眾大獎得主倫茨(David Runtz)合作。兩位在國際比賽中均受專業評判及聽眾喜愛的年青音樂家,在依然炎熱的九月初,為「日本秋祭in香港」帶來幾首動聽的作品。

第一首演出的作品可謂非常陌生,而且這更是亞洲首演。波蘭作曲家帕努夫尼克(Andrzej Panufnik 1914-1991)寫給弦樂團與豎琴的《搖籃曲》,在特色上本身已是一首極漂亮的樂曲,每件弦樂器都差不多有機會短暫地突圍而出,後排樂師都有機會亮一手。當中交織的不協和四分一音色彩,與正音主旋律獨奏或重奏的對立,竟能夠變成一片極富美感的聲響與音樂。幾位首席都有發揮的段落,但小提琴首席格德霍特(James Cuddeford)清麗的音色與非常委婉的歌唱線條,更為整首樂曲帶出了靈魂。倫茨簡約的指揮動作,並沒有操控樂師的臨場自由,但出來的效果卻已經相當不俗。同樣地,倫次並沒有沾任何光彩,全曲完成後,只是指示團員起立接受掌聲,自己沒有回禮、就身也不轉地急急溜回後台。聽過一次後,十分期待樂團將來再重演這首細緻動人的《搖籃曲》。

廣告

三浦文彰上次與「小交」合作時只有十八歲,當時他挑戰自己的年齡層,選奏了苦味甚濃的蕭斯達高維契作品。當他十六歲時,曾以超乎一般同齡演奏家的極高理解力與豐富感情演繹,而震驚歐洲樂壇,但非常可惜地,以十八歲之齡來演繹帶著厚黑色彩的樂曲,卻確實太具負擔。如果當時換成少用腦筋只管向前衝的演繹,可能還能有更好的效果。可是,三浦文彰並不屬於這一類。今次,他演奏貝多芬的小提琴協奏曲,令人更期待,想看看他目前的音樂修養,到底已經成熟到哪個層次。

樂團在倫茨的帶領下,第一樂章的長長引子,速度與氣氛都是標準的貝多芬風格,四平八正的力量與溫婉樂句變化皆有。當三浦文彰一落弓,首先已發現他跟當年的音色非常不同。他豐厚飽滿而宏亮的琴音,不但跟他自己當年有所不同,更與現今大部份的年青小提琴家有所分別。第一樂章的難度在於,樂句都是建基於音階之上,所以對於掌握音階的色彩非常重要。三浦文彰的音準與調性的處理,順隨著樂句流動的歌唱性,音色非常光澤、悅耳而動聽,弓法亦自然而端正,把樂句中的「咬字」,順著音樂而有不經意的輕微變化。由一開始,三浦文彰已帶出一種溫暖而具有貴氣的王者氣派,這種演繹在一般的大路演繹上較少見,但在作曲家的鋼琴協奏曲的獨奏部份中卻俯拾即是。而他對於樂句的情緒變化、及整個樂章的佈局、對於宏觀的了解,亦非常成熟,技巧更是完美,絕不賣弄。

在第二樂章中,三浦文彰的演繹更是寬廣而漂亮。不刻意處理的抑揚頓挫,令樂句的起伏減至最低。這與一般最典型的演繹手法,以在樂句中盡找可以高歌的轉接位、尤以換把位攀升的時機來提高樂句的美感,有著極不同的見解與風格。三浦文彰專注於只以弓法的輕重、和以揉音的變化來表現樂句的原型。這種更見剛陽味的媚態,全靠以音色及靈氣來搭夠的演繹,確實非常具有自信。相較於較普及的經典演繹,三浦文彰毫無疑問是少卻了風姿綽約的柔情,但卻反而展現了貝多芬音樂裡正氣而溫暖的包容力。

而在活潑的第三樂章,三浦文彰對於要凌駕於樂團之上,展示出非常明顯的氣質。他在主題對比的演繹,亦以音色變化為大前提,再加上微細的速度改變,來令樂句更顯生動。在這個樂章中,他對指揮及團員的互動與帶領也較多,令整個樂章都洋溢著一片「眾樂樂」的氣氛,充滿趣味。樂團與指揮倫茨的扶持非常精采,大家的相向互動在整首協奏曲中都非常優秀。木管組在調和三浦文彰及其他團員的宏大氣場所作的平衡上,功不可沒;當中,單簧管首席方曉佳、及巴松管首席秦慶生的演繹,在對答三浦文彰典雅的造句上,更顯出眾。

三浦文彰在色彩的處理上,單是琴音已融合了早一輩歐美小提琴大師們的豐富洪亮音色,而他冷靜而大氣度的音樂個性,也始終是超越了他的實際的年齡層。當然,要比他的高技巧更機械化地準繩的小提琴家大有人在,但他一直以來為人所驚訝的音樂素養,才是最與別不同的矜貴之處。他加奏了巴格尼尼(Paganini)較冷門的《我心如止水》引子、主題與變奏曲(Introduction and Variations on "Nel cor più non mi sento")中的行板主題片段,當中以詠嘆調及巴格尼尼擅長的左手撥弦仿結他伴奏為主。三浦文彰輕巧的如歌旋律演奏,配以清晰的撥弦,效果不俗。只是,觀眾無緣欣賞到他演奏整首樂曲的全貌。

三浦文彰這次演繹貝多芬的協奏曲,確是非常成功,藝術與技術都在大師之列,而他表現的深度王者氣派,確也由頭帶到尾,是一個極成熟的藝術家。而他曾指奏這首協奏曲,對於獨奏與樂團之間的互動關係,這次充份展現出他對這首作品的整體理解。如果說在他出道十年來,在依然非常年輕的演奏路途上,演繹上還有甚麼是還未出現過的呢,那在他眾多的視頻中,大概會發現,或許,在可以更天馬行空、更放膽的點子上,三浦文彰應該能發揮出更跳脫的另一面。正如今次他只演奏《我心如止水》的主題,我們也會更期待,下次聽到他演奏曲中前後的那些變奏和青春的火花一樣。

倫茨與樂團在下半場的布拉姆斯《第二交響曲》中的表現,效果確比上半場更令人意想不到。首先,小提琴組果斷而齊整,整體水平極高,而且對於樂曲中的旋律與氣度變化、對於布拉姆斯音樂剛柔並重的不浮誇感情,掌握得確是很出色。這個優秀的線條處理,帶動出整個樂團不同聲部的氛圍。圓號首席包文慶的獨奏片段,音色平和而漂亮,冷靜而優美。

第二樂章中,樂團整體上奏出的和聲非常漂亮,旋律演奏亦令人感動,有著優秀大樂團的氣質。第三樂章中的二極變化,團員展現的音樂對比,非常成功,木管組的優雅演繹更是優秀。指揮與團員在終樂章的硬朗落點骨幹為主的素材演繹,無疑是輕而易舉。

倫茨明朗而直接的處理手法,雖然沒有特別獨到之處,但對於掌控樂團保持貫徹始終的熱情、與思緒起落的高度專注力方面,卻反成為了優點,令整首交響曲的演繹,都充滿溫暖的感情與寬廣心胸的骨氣,而且色彩豐富,音色漂亮。最令人感到可喜的是,銅管組在這大型樂曲中所表現的高度融和與氣勢,確已是不可同日而語!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