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小調大氣 小曲更大氣

2015/7/2 — 18:30

今年十二月,林一峰將與香港中樂團合作演出。為此,香港中樂團的新樂季宣傳冊上,刊載有林一峰寫的一篇文章,標題甚得我心,喚作「小調大氣」,但算來只得我心的六七分,未得全個心。

一峰文中,有這樣說的:

走得越遠,越知道根的重要。我想,也是時候徹底做一次,最能夠讓全世界都認同那是屬於中國人流行音樂獨有的──小調了。

廣告

既然知道根之重要,實在也應該弄清楚,粵語歌真正的根是在何處?全世界都認同那是屬於粵語人流行音樂獨有的,應是?

須知,小調尚未是粵語歌的根,粵曲小曲才是!我覺得,對於粵語人來說,「小調固大氣」,「小曲更大氣」!粵曲小曲,是粵語人獨有的小調。粵語人誰不會情不自禁唱幾句《紅燭淚》 (1951) 或《胡地蠻歌》 (1962) 的?因為那確然是自己的根,也早已於血液中流淌。

廣告

可惜近幾十年的粵語流行曲發展,先是寧要中式小調也不要粵曲小曲,到後來連中式小調也被嫌棄,如此境況,實在沒有誰覺得「小調大氣」,亦使許多後生一輩數典忘祖,不識粵曲小曲。

如今香港社會甚麼都說本土,但說到香港流行音樂的本土問題,那個「本」在甚麼地方?答案當然會人言人殊。筆者的答案,那個「本」絕對是粵曲小曲!從 1930 年代至 1960 年代,香港一直盛產粵曲小曲,而且大多是以先詞後曲的方式炮製出來的(這是小曲與小調最大分別之處)。比如說我們現在只知叫《賭仔自嘆》的那首小曲,原作其實是特為粵語片《蝴蝶夫人》(首映於 1948 年 9 月)而創作的歌曲,名《載歌載舞》,它的創作方式就是先詞後曲的,而在當時來說,《載歌載舞》的音調是作曲人對夜總會音樂的最時髦想像。

粵曲小曲是一字多音的世界,「苦相思,能買不能賣~~~~」那種拖音,英美的天皇巨星縱拖唱得到也不可能唱得出其韻致。這時候,粵曲小曲絕對有大氣!它是粵語人才能勝唱的!

粵曲小曲是柔中帶剛的世界,君不見「戰戰戰,前前前,不搗黃龍莫生還!」(《凱旋歌》 (1937) 後來變成純音樂《春風得意》)竟是以頗柔情的音調來唱,卻又很有說服力是可以這麼唱的。記起三十年代有部叫《大俠甘鳳池》的粵語武俠片,片中把岳飛的《滿江紅》譜成小曲,風格也是柔中帶剛的,絕不同八十年代羅文唱的《滿江紅》的那種剛烈,更不同於《萬水千山縱橫》的那種至剛。

粵曲小曲還別有洞天,粵曲人一般稱作「乙反調」──這個真希望年青的新一代能主動去深入了解一下。簡單說來,乙反調是一種特別的五聲音階。一般的中國五聲音階,以 do 、 re 、 mi 、 so 、 la 為正音,fa音與ti音屬偏音。乙反調音階則不然,其正音是低音 so 、低音 ti 、 do 、 re 、 fa 這五個音,mi和la反而變成偏音。更特別的是,乙反調中的 ti 音,其音高是介乎西方樂器的降ti音和ti音之間;乙反調的 fa 音,其音高介乎西方樂器 fa 音與升 fa 音之間。故此,乙反調歌曲要是想唱奏得具傳統風味些,使用十二平均律樂器是很難辦得到的。乙反調的最大特色,是唱來奏來往往都有極濃的愁苦味,可藉以盡抒人生在世的百般哀愁。想領略正宗的乙反調風味,何妨聽聽新馬師曾《光緒皇夜祭珍妃》開始的一段《乙反戀彈》小曲或是紅線女《昭君出塞》開始的一段《子規啼》小曲。

但願有一天,林一峰會發現,對粵語人來說,根中原來還有根,而那個根曾是我們非常嫌棄的,簡直是把家傳之珍寶視如爛草。許多傳統老舖都沒有了,粵曲小曲在流行音樂世界的前景又如何?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