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少女惡魔御宅族 — Mr.的色彩與灰調

2018/10/25 — 19:12

【文:譚兆康(香港大學中文學院四年級) 】

日本當代藝術家 Mr. 由今日起至十月二十日 假香港貝浩登畫廊展出一系列作品,秉承其師村上隆風格及自身一貫取栽,是次出展作品均含日系動漫元素,不入在少女們大圓眼睛背後,Mr. 卻以日常都市風光為背景,稍別於村上隆的超扁平藝術,更以兩個層次的畫風,渲染出平面與平面之間的距離,披露御宅族如何「精神地」逃避現實。

展廳分大小兩室共八面白牆,一律掛上藝術家的大作,角落還設置一座雕塑,同時接待處後方亦不忘展示長長的解構標題:「人們誤解了我和我作品的內容,他們僅僅覺得我的作品懷舊、可愛、像日本動漫,雖然不無道理,但我每天創作其實是為了逃離內心的惡魔,這惡魔存在於我的血液裡,我再逃匿也是徒然,唯有作畫。」作者開宗明義點出繪畫是為逃避內心魔障而不停創作,觀眾自然好奇,究竟惡魔到底何方神聖? 作者既然並未另作解釋,便只好往畫裡尋找答案。

廣告

Mr. 絕非只知拼貼重現動漫文化,以Xiang Xiang為例,日系少女澄黃紫紅固然亮麗可愛,但背後灰黯的混凝土牆,上面塗鴉似的文字與圖案,這種強烈的對比自然叫人無法忽視。透過色彩與灰調、整齊對抗混亂、集中vs. 分散,作品內明顯平分為兩個層面的世界…… 觀眾看畫,就如同Mr. 心中的現實-- 底層只見黑白灰,是混沌的塗鴉草圖,表層色彩豐富鮮艷,更自然懂得討好外人,通過表面蓋着底層的刻意安排,藝術家故意凝造一種平面與平面之間的距離感,實際上表層好比遮醜布,擋住後頭亂象,隱喻過人生於世的無奈何。

廣告

同樣的分層技法亦散見於From the New World和Street-corner Oasis, 這兩幅作品尺寸明顯較大,觀眾往近處走,彷彿步進了背景的街道裏,實際上這街景只是Mr. 以御宅的眼光,把現實重組後鋪陳出種種虛幻,肉身 (觀眾) 被藝術家牽引進入視覺/ 繪畫的宇宙,其中堆積着形形式式的動漫人物,我們剎那間從現實中給抽離,被投入視覺感官的宇宙,慢慢地畫的底層顯現了真身,自前述的灰調土牆漸變成略具色彩,而表層那些動漫人物和圖案則變得更加密集,好像在盡全力要掩埋現實一般;至於At the End of Daily Life and Its Records和Being and Nothingness兩幅作品均為拼貼圖,以文書原稿充當畫紙,文房四寶所代表的現實給動漫角色奪去了華采,再度説明藝術家不斷利用想像嘗試逃跑,不願意面對現實。

 

究竟Mr. 內心的惡魔是甚麼?是富於色彩的表面,還是被遮掩又無色的底層?觀乎其作,該是表層所代表,源自膚淺虛幻的誤導,然而對御宅族的Mr. 來說大概又是另一回事,了無生趣的底層可能才是他最感難堪的惡魔,仿似One Hundred Years of Solitude和Nameless Flower on the Road中展示的灰調世界,黯淡失神…… 無論如何無色世界觀終究是御宅族的妄想,現實總是七彩繽紛,故此Mr. 在其他畫作多取材自色彩豐富的現世,一力直斥御宅族的心魔往往令當局者滿腦子幻想,使人沒法看清楚真實,Mr. 以街景入畫其實在吶喊,拚勁拒絕懸虛的誘惑,渴望從視覺藝術裏重新尋找回歸地球的路,倘若觀眾只見外在漂亮的動漫,無視和忽略了作品的含意,則恰好又被Mr. 所言的惡魔誘拐了。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