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少女的祈禱 — 陳輝陽 x 女聲合唱 作品音樂會

2016/8/16 — 12:18

自從四年前黃偉文的紅館作品展引起全城話題後,作曲人紛紛模仿其概念,一浪又一浪的回顧展有雷頌德、伍樂城與Eric Kwok等,於是樂迷就樂於走進一次又一次的時光隧道,也順勢重溫自身過去的情感回憶。然而黃偉文是填詞人,於是每首歌的歌詞都逐字在大熒幕下大字標示,好讓樂迷欣賞其創作也是自然不過,但作曲人也照辦煮碗,就讓歌詞喧賓奪主,進一步突出其歷來作品正是口水K歌模式,讓台下台上一同大合唱。而且黃偉文的作品不止於歌詞,還有其時裝配搭,所以舞台效果更理想,也更適合紅館模式,讓後來者全都比下去。

曾經創作過多少首膾炙人口的金曲,曾經打動過多少樂迷的心,都彷彿在一夜間閃現眼前。只是這種集體回憶,不一定只有一種呈現形式吧,陳輝陽就有他自己的方式,讓焦點回歸音樂本身。首先他主理的不是演唱會,而是音樂會。選用曲目與列序事先張揚,都在展示音樂會的規格; 歌曲之間不設拍掌位,更是再一次提醒入場聽眾,這並非流行演唱會,亦非一般的作品回顧展。場地不是坐擁過萬人的紅館,而是小小的大會堂,聽演唱會慣常遲到者,就註定錯過開場,於是在《日與夜》演唱時,驚見群眾才蜂擁而至。

表演者沒有天王天后,只有未曾聽過的女聲合唱; 沒有熱鬧的舞台,牆上只有歌唱者的影子; 沒有華麗的衣服,只有黑色與白色; 沒有豐富的編曲,只有琴聲與人聲; 沒有鋪天蓋地的宣傳,沒有加場再加場,只有一個寧靜晚上的演出。這完全不像流行歌曲的表演,但滿載香港流行樂壇的記憶,而這樣看似單調的編排,才更突顯其創作的旋律; 沒有花巧的視覺刺激與市場宣傳,就更見作者對自己音樂的信心。一首首流行曲是以上下半場的組曲形式,上半場以「快樂的輕盈」為題,下半場以「靈魂的黑暗」作對照,歌曲與歌曲之間的過渡,是以音樂作第一考量,亦在訴說一個故事,一種心情跌宕,一個人的成長階段。

廣告

陳輝陽是次表演概念,如他所言是來自其父親。父親對合唱音樂的熱愛,讓他決定要有二十八位女聲一同和唱其作品; 但更重要的啟發,是父親給他留下的磁帶,為他帶來了昔日創作靈感,這亦是為何「古典演繹」於陳輝陽是合身的,因為他的流行曲本就融合古典在內,如陳奕迅《2001太空漫遊》的開首一如同名電影的開頭,是《查拉圖斯拉特如是說序曲》; 楊千嬅《新世紀福音戰士》開首與副歌照搬巴哈的《Air》; 鄭希怡的《舞吧舞吧》開場小提琴彈奏與副歌設計出自聖桑的《The Swan》。要找的例子還有很多,是次選唱的《少女的祈禱》與《火鳥》歌名已表明其參照經典之源。陳輝陽絕對是香港樂壇之中引用古典音樂的表表者,不知這些旋律是否都在他口中所說,他父親收藏的磁帶當中?

儘管這是拋棄流行性的嘗試,陳輝陽始終仍是娛樂圈中人,開場無聊的玩笑設計與場內認真嚴肅的氣氛格格不入; 在昇華的古典合唱演繹下,《怯》的格調還是沒有提高,K房唱歌的感覺還是揮之不去; 最大問題是音響,合唱團通常不會使用無線咪去演出,不過這次既有意讓古典高雅與流行通俗共冶一爐,就有了這嘗試,然而咪高峰太貼近人聲造成滋擾,破壞了音樂會從《天使的禮物》開始,想介紹28位女聲仿似天使獻唱的聲音,《交換溫柔》的清唱本想達到神聖的境界,就因為雜聲而墮回凡間。而眾多金曲的原唱者都是陳奕迅,而翻唱他的歌曲,情感演繹上無法可與其相比,致使開場歌曲失卻原來的感染力。

廣告

不過歌曲的編排與鋼琴的彈奏可以將作品昇華,《人來人往》原版並未有過份絕望的悲愴,但是次放在《三千年前》的永別場景之後,就份外痛心,之後再來澎湃激烈的《孤獨探戈》,表現曲中優雅地搏鬥的境界。場刊所說《人來人往》的淚崩預備,與《孤獨探戈》的介紹承諾,只以鋼琴與合唱就能達致原版管弦樂合奏的震撼,在現場是達致有餘,尤其《孤獨探戈》那琴聲跟原來版本可算是百分百的重現。完場前選唱的《失戀太少》不在組曲之列,亦在合唱下有了新的意境,陳輝陽親自指揮,並去一一道謝路上相伴的人,使最後一句的感激更溫暖,就算留下遺憾也是值得的感覺,正就是這次音樂會的總結。

是晚鋼琴部分由黃家正與林希晴負責,黃家正就是2009年張經緯導演《音樂人生》紀錄片的男主角,他的音樂才華在影片中得到充分肯定,但在演奏圈子外的樂迷應要等到這個機會,才會在現場接觸到他琴音的美妙。他與林希晴輪流更替位置,最精彩的除了《孤獨探戈》,就數到《日與夜》,這首歌本來就有一種高貴氣派,流暢而華麗。

還有一趟四手聯彈表演,是為電影《華麗上班族》的其中一節配樂 (陳輝陽與羅大佑憑本片奪得第三十五屆金像獎最佳原創音樂),這是一首華爾茲舞曲,可見陳輝陽最精彩的音樂作品,多是圍繞著舞蹈 - 《孤獨探戈》的探戈,《日與夜》其實也像雙人圓舞曲,還有《明日有明天》的法式三拍舞曲。在女孩們合唱和音下的 “Tomorrow is another day” 不再有強烈女性自主的氣勢,卻更有跳脫活力,延續著《飲酒思源》“I will follow” 的溫柔感恩。

至於陳輝陽最愛自己創作的歌曲,是余力機構的《哀悼乳房》,應是全晚最任性最冷門的一個選擇,但這也喚起了某段回憶,就是商業電台那時播放歌曲還不如此「商業」之時,DJ還有優良的自家音樂品味之時,獨立作品也可得到熱播重視之時。現場有多少人聽過《哀悼乳房》或余力機構呢? 又有多少人知道陳輝陽正是余力機構的一員呢? 是情意結使然,余力機構所唱的《哀悼乳房》已成傳奇,他人的演繹無法超越代替。

另一個陳輝陽不為大眾熟悉的企劃是2007年的《十二金釵眾生花》,亦是其創作生涯到目前最後一個高峰,《三千年前》是這張合輯中算最廣為人知的一首,亦是最刺痛人心的一首,李香琴的獨白相當具電影感,跟余力機構的粗糙感相反,《三千年前》不屬於現代,只有歷盡滄桑,在音樂襯托下份外淒美。巧合地今年關淑怡演唱會也選唱了,但黃耀明的旁白就較難投入。今次女聲也太年輕,沒有三千年的負擔重量,只是音樂本身的過渡,及編排在《垃圾》與《暗湧》之後,已積累了墮落深淵的力量,就只為之後《人來人往》的心情低谷所預備。十二金釵亦是十二把不同女聲組成,這次迎來二十八個女孩的合唱組合,也見陳輝陽對音樂表現的個人喜好。

歌曲來講,陳輝陽最愛《哀悼乳房》; 那歌手演繹上,陳輝陽大抵最愛楊千嬅。《少女的祈禱》既作為音樂會的主題,亦是下半段開始心路黑暗歷程的第一首。在場刊中他介紹《少女的祈禱》說道: 「沒有覺得她演繹的任何一個字不夠好。」大概是對一個歌手最好的讚美了。音樂會的高潮最後三首歌都是楊千嬅主唱作品,與上半部開頭連續三首陳奕迅歌曲巧成對應,亦是《孤獨探戈》過後振作的三部曲。

接續《孤獨探戈》的肯定要是《火鳥》,探戈獨舞後跳著浴火重生的芭蕾,那段《Firebird》古典旋律的起伏,完美地演繹靈魂起跌不斷後,站起來看新風景的意味。於是下一首是《抬起我的頭來》,「抬起我低過的頭來」。最後一首是《最後的歌》,「最後想講毋忘我」。毋忘陳輝陽帶來的金曲,毋忘自己過去的成長,以琴聲靜下喻意故事休止,但人生還是要繼續。

 

Rundown:

上半場 快樂的輕盈 (happy lightness)

天使的禮物

黑夜不再來

Shall We Talk

日與夜

交換溫柔

飲酒思源

明日有明天

哀悼乳房

終身美麗

 

中場 - 最後的華爾茲 (華麗上班族) 

 

下半場 靈魂的黑暗 (profound darkness)

少女的祈禱

垃圾

暗湧

三千年前

人來人往

孤獨探戈

火鳥

抬起我的頭來

最後的歌
 

完場曲 - 失戀太少

 

本文刊於作者博客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