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少年滋味:香港掠影

2016/6/6 — 20:28

《少年滋味》劇照

《少年滋味》劇照

【文:楊阿倫】

多年尋索後,香港仍然是那本難讀的書,但是越來越多的人嘗試為這本難讀的書提供註解。《少年滋味》正是導演張經緯對當下香港觀照的一份答卷。

廣告

電影一首一尾,以一場《歡樂頌》萬人大合唱串連起命途各異的九個少年:他們離「歡樂」多遠呢?全片主要由這九位受訪者及其家人面對鏡頭,他們或坦白自己的煩惱、或展現自己的日常生活、或談論自己如何看世界。九人的背景及面對的成長困境都各有不同。

不足八十分鐘的片長,的確只能夠很浮光掠影式的去「縱覽」一下這些少年的煩惱。不過筆者倒希望,對於與新一代有距離、或者已經對香港年輕人有既定(負面)印象的人而言,這種「縱覽」會令他們看見青少年的不同處境。《少年滋味》不像《音樂人生》使用特例,而是展現「香港年輕人」的群像,使我們可以不集中在特別的孤例,更廣泛地觀照香港青少年處境。與此同時,這些年輕人們或多或少的差異都在影片中呈現,觀影者不至於對「青少年」生出鐵板一塊的觀感,這也是最令筆者欣賞的一點。

廣告

這也是筆者眼中,紀錄片電影與電視紀錄片的根本分別。(事實上,筆者比較喜歡稱此類型影片為「專題片」,以與紀錄片電影分別過來)這無關影像工作者盡力與否,而是體裁以至生產思維上的分別造成的:電視專題片的抽離、「客觀」,平行地舖陳各種不同意見的觀點,但往往流於「各打五十大板」,似乎必須令不同立場在影像中「平均」呈現才是「公平」。其實,這也是忽視了不同人、團體不平等的傳播權力,反而鞏固了既有的不公平。

看《少年滋味》,片中少年同樣與我有距離(甚至故意在一些太過私人的部分「以自己的方式」靜音),但是宣傳片中「讓少年發聲」的口號,筆者認為是確實做到了:他們不止「對鏡頭說話」而已,與他人、與世界的互動都在大銀幕展示。除了受訪片段,剪接也令好些具象徵性的畫面進入觀眾視線。不論是家人一同受訪時家長與少年的不同反應、不合群年輕人的孤單、以至主人公們在友儕之間的活動和印象等等,聲畫的同步卻令我產生超出影片本身、對當下的聯想。比之一般專題片,無疑令每一個在鏡頭前出現過的人物都更立體地呈現。

當然,倘若與一些以人物作為主軸的紀錄片相較,《少年滋味》的人物刻劃深度是有所不足的。不過,張經緯導演這部作品作為對「2015年香港」的素描而言,確實比較有效帶出:每一個青年,其實各自處境正正扣連著今日香港人的各種焦慮。有最為直接的「少年滋味」:學業功課考試、以至校園的不快經歷(及其背後香港的不友善氛圍);家庭裡不足為外人道的複雜情節;以至於更大的命題,例如中港矛盾、青年上流、及至對人生意義的省思,都不一而足。要形容其中況味,大概以「2015年香港社會橫切面」會比較貼切吧:所以一個時間定點之中,香港一地的不同狀況。

這次張經緯最大膽的一步,筆者之見是(與電影內容無關的)將影片全力搶攻主流商業院線的一步。張導在近日專訪中指香港觀眾會期待有更具啟發性的香港電影,並且對票房有信心。就讓我們拭目以待在大片環伺之下,張導的這一步走得是否順遂了。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