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屍殺片場》一鏡不停:抵死

2018/10/30 — 9:48

電影《屍殺片場》劇照

電影《屍殺片場》劇照

主流電影的製作成本越來越高,但一向偶有很低成本的獨立影片爆冷,名利雙收。特別是歐美搞鬼搞怪或炮製恐怖狂魔的小本片,「刀仔鋸大樹」事例歷來不少。 1968 年美國佐治羅美路用十一萬四千美元,拍出黑白片《活死人之夜》,最初放映的戲院少,又受劣評,但越罵越旺,成為經典「溝」片,而且掀起「喪屍」電影狂潮──雖然並非第一部喪屍片,然而公認這是國際影響最大的喪屍片「宗師」。

日本新片《屍殺片場》(カメラを止めるな!)也玩喪屍,成本更低,等於廿二萬港元,編導上田慎一郎及台前幕後都是無名小卒。去年拍成後,逐漸由冷變熱,創出爆冷奇蹟。

其實由《活死人之夜》至今五十年,喪屍片在西方拍到殘了,反而在東亞異軍突起,南韓大製作《屍殺列車》賣座後又拍《屍殺帝國》,日本也有這部令人驚喜的小本奇片。

廣告

《屍殺片場》妙在別出心裁,並非一味靠嚇。其實搞笑,諷刺喪屍狂潮,而且拿拍片情況大開玩笑,構成兩段體戲中戲。

第一段〈One Cut of the Dead〉,小型拍片組在廢棄濾水廠拍攝喪屍片,那知遇上真喪屍。全段三十七分鐘一個鏡頭直落,攝影機跟着那組人跑來跑去,直至全軍盡墨,死剩青春女主角。真是一鏡一cut拍到死。

廣告

第二段〈攝影機不要停〉才是正本戲,描述怎樣籌備和拍攝〈One Cut of the Dead〉。

具體情節不必多說,總之編劇導演兼剪接的上田慎一郎拍出妙趣。演員們都出色,包括主演戲中戲的靚妹仔(秋山柚稀),變喪屍的男友(長屋和彰),發狂導演(濱津隆之)及妻子(主濱晴美)和很想做導演的女兒(真魚)。還有其他男女飾演攝製人員,各有真實感與漫畫感。

特別好是兩位女主角,秋山柚稀在前段一鏡直落由頭至尾傾情傾力,東奔西跑,還由弱變強,很精采。主濱晴美扮演導演之妻,前後兩段都妙趣橫生,是全片最好戲的一位。片中男人們就儍儍狂狂、蠢蠢喪喪,不及女士們英明,連攝影女助手也臨急應變很生動,樣貌古怪的女主管則最似卡通人物。

在數碼化攝錄時代,一鏡直落可以很長很多變化。幾年前兩部美國奧斯卡得獎片《引力邊緣》和《飛鳥俠》都大玩此招,前者導演阿方素夸倫、後者導演伊拿力圖,都是墨西哥奇才。德國的《一鏡柏林》全片一個鏡頭。中國貴州新導演畢贛的《路邊野餐》,其中四十多分鐘漫長移動鏡頭,也出類拔萃。

《屍殺片場》前段三十七分鐘喪屍戲一鏡直落,不算難得,但處理得靈活巧妙。最妙是後段「解畫」,描述怎樣拍攝的過程,不但好笑,亦顯出一鏡直落需要很仔細的設計和配合,還要臨危執生、即興救急。當然,片中那些符碌情況其實都預先編排,可見編導很有心思,又能準確控制,雖屬遊戲之作,郤不馬虎胡鬧。

此片沒有大驚大喜,只是小驚小喜。但又一次證明,貴有貴拍,窮有窮拍,窮片有時還勝過貴片。這一部擺明小本簡陋,全無特技,就拍成可喜之作,還嘲笑搞鬼搞血腥狂暴的黑色潮流,做到「抵死」而不死,帶來活生生的人氣。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