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展覽介紹】林其蔚的轔轔兩儀:退步原來是向前

2016/10/11 — 12:43

中環畢打行四樓電梯門打開,「轔轔兩儀:林其蔚繪畫和聲音藝術」字樣便入眼廉。隨即感到展廳氛圍與平日十分不一樣。卻是為何?原來是主要照明全滅,獨剩射燈。步入漆黑空間,首先入目均是繪畫,卻不知哪裡傳來頌經般的人聲。繞行展廳半圈,回望,方才了然:就在寫有展覽標題的樑柱背後,一件錄像作品正在播放,人聲正是由此傳來。

佈展是作品的整理。若作品是意象、記憶、感受,那佈展就是意象與記憶與感受的整理。是以「轔轔兩儀」的精密佈局,最少對我來說,其實是展覽本身意義的一部分:在整理的過程中,尋找生與死、傳送與接收、破壞與創造等「兩儀」間互為表裡的關係。

確實,展覽蘊含了一定的「場地特定性 (site-specificity)」。林其蔚告訴我,他因應展場個性,對作品的選擇做出調整。至於展廳牆壁顔色與別出心裁的燈光,亦是林其蔚的設定。畫作陰沉色調配合射燈佈置,目的在營造「畫作仿彿從黑暗的背景中顯現出來」之感。此外這種處理亦成功將幽暗的展廳自明亮的外界區別開來,給觀眾尋思的空間。

廣告

展覽緣起已是四年前的事。當時漢雅軒舉辦了一名為「巫士與異見」的展覽,林其蔚是參展者之一。張頌仁就是在那時候邀請林其蔚辦個展的。翌年,林其蔚從北京返回台北生活,開始在生命中的諸種「兩儀」中,盤旋。

景物:他的老家進入都更計劃的拆除階段。林在創作自述中這樣寫:「一切過去彷彿永恆不變的事物,維繫童年記憶的台北風景,都在眼下劇烈地扭轉崩毀。」然而他並未停留在純粹的「崩毀」之中。搬家過程裡面,他重新發現到許多富紀念價值的瑣細舊物。將舊物重組、整理,便成今次展覽的一系列立體拼貼。透過藝術,「崩毀」與「重生」得到結合。

廣告

人面:林其蔚的父親其時正與病魔做最後搏鬥,終於病逝。他對於父親的部份記憶留在種種生活雜物中,某些雜物後來變成了作品的材料。藝術家這樣理解生活物品變成材料的過程:「它們進入了新的秩序,也像是經歷某種粹取與提煉,從個人私物回返到集體時代記憶。」其中一件名為《九富貴》(2015) 的拼貼,以螃蟹殼作材料。原來林的父親生病時曾嗜吃水果與海鮮,並要求家人將種子與蟹殼晒乾裝瓶保存。爾後,林其蔚不知如何處理這些「收藏」,便將之改造為老照片的相框。透過藝術,「生」與「死」在此統一。

在展出的二十四件作品中,你都可以找到「兩儀」的主題。主展品「Musarc 版磁帶音樂」是兩個相反方向旋轉的紅木轉軸,置放於展廳中央;主題的兩張畫「雙吉祥」、「勝利日」則是兩個反向旋轉的卍/卐字;一幅名為「窈窕翳宵輝」的畫作與另一幅叫「玉鑰失雙扉」的成對......

觀展間想起布袋和尚〈插秧偈〉云:「手把青秧插滿田,低頭便見水中天。心地清淨方為道,退步原來是向前。」和尚觀農夫種田,以退一步種一根的形式插秧,故有此啟發。透過思考死去理解生、透過回溯記憶去尋覓前進的道路,原是東方傳統精神。林其蔚的展覽提醒我們的,是在西方主導、巨輪前進的現代社會中,向後望的價值。

(原文刊於台灣《今藝術》)

--

《轔轔兩儀》 林其蔚繪畫和聲音藝術

展期:2016 年 9 月 2 日至 10 月 15 日

漢雅軒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