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藝博對話】展覽空間大爆炸

2015/3/31 — 16:17

展覽藝術品有甚麼意義?從字面上看,就是搞展的人想展示作品,看展的人想看作品。小時候,小朋友在家裡搞展覽,看展的就是父母家人;長大一點,學生在學校裡搞展覽,看展的多是同輩朋友;成人了,展覽無處不在。我在三月裡看了很多不同類型的展覽,先去了伙炭開放工作室,然後數間畫廊搞的主題展,油街兩個展,Art Central、Art Basel 超級展覽。原來展覽可以是很複雜的東西,於是寫寫我對展覽和空間的一些思索。

這個討論始於與 Eddie 逛 Art Basel 時,走到累了,談起展覽。我問他,怎樣的展覽才是好展覽?他說,空間運用與作品傳意都是他所看的。我聽了也不太明白,不斷對展覽空間提出更多問題,於是對各展覽空間使用作出一些比較,試圖了解更多。

譬如伙炭。它本來是比較私人的工作室,方便創作之用,故展示空間不是很大。有點像小時候在家裡擺展,其目的不在於怎樣展示,而是分享創作者的成果。有趣是,大部分工作室會稍作清潔一番,擺好作品讓你看-工作室確實成為了展覽場地。沒有藝術家會在創作,大家都忙於與來賓交流、傾談,工作室成了一個個熱鬧的社區。

廣告

至於畫廊主題展,因為這些展覽都有一個明確大方向,看來比較正式,沒有伙炭那種家的感覺。與工作室相比,因為畫廊展覽目的是展示作品,場地較大之時空間運用亦較為注重。當然這與畫廊賣作品的本質有關,它要讓觀者得到最佳視覺經驗,從而動心選購作品。不過這也只是其中一部分,因為我們往往得到最佳視覺經驗的地方都是在博物館裡。這也可能與本地文創空間皆地方淺窄有關,空間只夠容納作品的實體。

廣告

油街實現是康文署博物館之一,地方相比於藝術館當然也小,但比起以上談及的大。油街很主張藝術走進社區,讓此空間作為街坊聚腳地,共同體驗生活。這與伙炭所創造的「社區」有所類同,但它又比較正式,沒有藝術家隨時為你介紹作品,因此我只會說它是「空間較大的主題式展覽」。不過,油街定期舉辦工作坊、講座,確比以上所提及的多。可能因為它是公營空間,服務大眾始終是最大目的。嗯,所以我也很喜歡油街。

最後,來討論 Art Central、Art Basel 這類超級展覽。它是超級展覽,一來因為它很大型,二來它像超級市場,甚麼類型的作品都有。從名字看起來,兩者有地域的區別,但性質、模式皆同,由策劃人邀請畫廊來擺展,然後讓有門票的人看展──Art Central 其實就是 Art Basel 的本地再造版。比較場地大小來說,Art Central 無疑是輸蝕的,每格畫廊佔的空間很小,連行走通道都相對窄狹(也許星期天太多人流);Art Basel 整個展場大,畫廊多之餘,還有空間擺放大型裝置作品(應該進不了 Art Central 門口)。不過,我發現 Art Central 的參展畫廊,較會將空間「主題化」,例如,只專題展出一位藝術家的作品,或只放一件作品。於我而言,「主題化」令展覽更集中、更能帶給我深刻印象。我也欣賞它們善用一格小小的空間去探索作品可能性。假如每間畫廊都這樣做,逛 Art Fair 也許更加吸引。

本地展覽大大小小,數之不盡,但展覽的內涵你又可曾思考過?展覽有甚麼用?展覽可不可以無用?為什麼要看展覽?你想要怎麼樣的展覽?

展覽是一種對話,介乎我、作品與作者,三者交流,包圍這段對話的就是空間。這空間其實在哪裡都可以,只要舒適寬敞。傾談、討論、酒水,皆能容納,只要有心去探討一件事情。欣賞作品,如同聆聽別人的小故事:用心聽者,如上一課;無心聽者,言者幾有心都無用。那麼又回歸到「為什麼要看展覽?」我答:因為只有認識世界、認識社會、認識周遭所有,我才能夠認識自己。

編按:2015 年 3 月,藝術大爆炸。大型藝博會和一串連周邊展覽、活動,日程豐富的三十日快將過去,關於藝術的討論就如此冷卻下來,甚至中止了嗎?如果我們相信,藝術文化源自生活,生活未尚中斷,藝文討論又怎會隨著藝博會落幕而結束?《立場新聞》文化藝術版特邀八名「臥底」,潛入各大藝術大爆炸活動,發掘有趣的討論,整合成【藝博對話】系列文章,引發各種後續思考。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