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展覽 ── 《亞莉雅德妮的線球》

2016/12/5 — 10:07

讀者對月老牽紅線這個故事應該略知一二。大概就是每個人的尾趾都一條看不見的紅線,注定有緣有份的兩個人,無論天涯海角月老會繫上兩人的紅線。新海誠的電影《你的名字》中也用了結繩這個意象,是關於糾纏的時間,及人與人之間的關係。結繩乃「宮水神社」的重要技能,過程中繩子會合會分,既進亦退,會扭曲折斷,但最終都會走在一起。是非線性流動的時間,也關於歷史的相互重疊。在時間的進退中,都是繩子牽著的人的故事,當中交織成像迷宮般的命運。在希臘神話中亞莉雅德妮(Ariadne)是米諾斯與帕西淮之女,她被父皇派往管理用作懲罪囚牢的迷宮。後來亞莉雅德妮愛上了被困在迷宮中的鐵修斯,於是在一條線得幫助下,把負責守衛迷宮的半人半牛妖怪諾陶洛斯殺掉,並引領鐵修斯走出迷宮。都是一條線,就像月老那紅線看不見,但注定連繫著的,無論如何也走不掉。但在紅線牽引的過程中少不免會生枝節,就如被引了無數次的莎士比亞金句「真愛不會無風無浪」。

在「亞莉雅德妮的線球」的展覽中,九位女性藝術家在「線」這個概念上,利用錄像說了九個關於人與人糾結故事。誰沒有想過不靠月老,自行把意中人的紅線牽到自己手中。從傳說中的保存對方頭髮;坊間的笑話:「呵~你飲左錯我杯水,飲過我口水尾,你一定要聽我話!」;到交友網可以設定自己的喜好,電腦程式便會為你配對出合拍的人。這統統都是以不同的手段介入月老的角色,在這世代,誰個還要順其自然地等候那老頭發落。藝術家人工衛星子!將這個想法科學化,並拍成約五分鐘的錄像作品 - 《RED SILK OF FATE – TAMAKI’S CRUSH》 。Tamaki 是一名基因工程師,為了要贏得心儀的Sachihiko的愛意,她研發出「命運紅線」並用以編織成披肩穿在身上。但「命運紅線」的神奇魔法比預奇中強勁,為 Tamaki 帶來了一大堆的狂蜂浪蝶。

廣告

假如我們都被無形的線牽引著,老調地說:每個人的相遇都是命中注定。那跟陌生人擦身而過的一刻呢?曹斐「入侵」了交友平台,利用不同的身份跟隨機的陌生人連繫。在六組的錄像裝置中,她有時是布偶,有時是床單一堆。電腦顯示說:「你們都說同一種語言」。當人類越來越沉迷虛擬的國度,偷窺與被偷窺的慾望在那裡一次過被滿足,懶理現實世界中的一切,在虛擬中一切都是新奇刺激,共通的語言都成了不必要,這世上還有谷歌翻譯之神。能夠引起刺激彷彿都是新奇的事物,就如跟素未謀面的陌生人在交友平台上被隨機相遇。但澳洲藝術家Tina Havelock Stevens 關注的卻是衰落凋零的人與事,《I Don’t Want to Set the World on Fire》,Tina 透過手機應用程式,賦予年屆八十七歲的母親超能力,三分鐘的錄像中,母親能發出超能力死光,改變周遭環境的狀態,幽默超現實地為年老從新注入新想像,在 Tina 的作品中為舊事物注入新奇刺激,引發觀眾想像。這錄像作品也是牽引著母親與Tina 的線球。

廣告

在上環文娛中心展出的「亞莉雅德妮的線球」展覽是出乎意料之外的好,九組錄像的作品在「線球」及「連繫」兩個基礎上,詮釋不同層面人與人之間的觸碰點與糾纏。它們既是獨立的作品能單獨成篇,但卻又在同一場展覽中相互纏結在一起,就如展覽中唯一的香港藝術家曲倩雯的作品 《Parallel》,在「平行宇宙」及「多重宇宙」的千絲萬縷,縱使是強調獨立而行的個體,都不能避免地與其他個體在平行的時空下連繫一起,縱使碰上的不是別人,也可能是在平行時空中跟於另一維度的自己在剎那間碰上,「線球」總是不存而在。

作者臉書:www.facebook.com/adorableyuppie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