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山川人」與大地對話 藝術入村不空降?

2018/3/21 — 11:58

「透過藝術遇見大地的對話,我們希望城市人重新發現良辰美景其實就在身邊。」藝術推廣辦事處總監劉鳳霞,在「邂逅!山川人」的小冊子如是寫道。

2017 年 7 月,藝術推廣辦事處(APO)公佈赴日舉行為期三年的「越後妻有大地藝術祭2018 — 香港部屋」計劃,邀請香港藝術家駐留創作,並舉辦展覽。2018 年 3 月,APO 在荃灣川龍舉行「邂逅!山川人」的公共藝術項目,副題為「當藝術遇見大地,會有怎樣的對白」。

日本的「大地藝術祭」,與香港這場「透過藝術遇見大地」的「邂逅」,有何關係?

廣告

「我們並非要大家聯想起日本的大地藝術祭,但的確他們擴闊何謂藝術的方針啟發了我們。」藝術推廣辦事處館長(公共藝術)羅欣欣指,越後妻有老屋活化的經驗,啟發團隊思考運用藝術活化本地空置場所,進入社區的方法亦呼應越後妻有藝術總監北川富朗「連結鄉村」的理念。她坦言,「山川人」規模無法與「越後妻有」比擬,兩者不宜直接比較。正如坪輋的「空城計劃」和大生圍的「魚塘源野藝術節」,香港民間效法日本藝術祭的例子不少,但她說:「很有趣的是,每個人都會轉換成香港語境,得出不同的演繹」,而她主理的「山川人」則採取結合藝術與歷史的演繹。

「邂逅!山川人」的據點--空置校舍「貫文學校」

「邂逅!山川人」的據點--空置校舍「貫文學校」

廣告

尋找歷史 展開對話的起點

結合歷史與藝術的取態,源自羅欣欣在文化博物館的經驗。她觀察到擺放歷史文物的徐展堂館,不時有小學生參觀,但他們臉上流露不感興趣的表情,好像「被迫去睇古董」。藝術史專業出身的她構思,以當代藝術介入歷史文物,嘗試提出理解歷史的趣味方法。2015 年,她轉職至藝術推廣辦事處,繼續探討藝術與歷史合作的可能性。她指出,APO 的理念是「藉著藝術,將人和生活連結」,旨在提供另類欣賞藝術的機會,開闊博物館外接觸藝術的機會,於是計劃將藝術展覽搬到「歷史空間」舉行。去年推出的「邂逅!老房子」邀請四名本地藝術家到四個百年老宅進行創作,正是羅欣欣團隊的其中一項嘗試,說:「舉辦藝術活動就是給你一個藉口,鼓勵市民發現本地忽略的地方」。

隨著政府鼓勵活化廢校,APO 亦嘗試尋找城內其他空置場地。團隊找出好些空置學校,經過實地考察後,荃灣川龍的「貫文學校」狀態良好,而且交通順利。加上,退休公務員的攝影師翟偉良居於川龍接近二十年,在他穿針引線之下約見村長,項目推進順利。其中一名村長,因著女兒就讀城市大學的創意媒體課程,認為項目與女兒的志業相關,更是欣然支持,召開村民大會徵集居民意見。前後大約一年時間,項目最終取得地政總署同意,羅欣欣今日回望,笑言:「如果沒有翟偉良,我們都沒有信心入村。」

去年起我們已和川龍的四位村代表會面數次,洽談是次公共藝術計劃的發展和安排。「邂逅!山 川 人」計劃得以成功舉行,有賴川龍的村民支持!
(圖片來源:Hi Hill 邂逅山川人 facebook)

去年起我們已和川龍的四位村代表會面數次,洽談是次公共藝術計劃的發展和安排。「邂逅!山 川 人」計劃得以成功舉行,有賴川龍的村民支持!
(圖片來源:Hi Hill 邂逅山川人 facebook)

羅欣欣坦言,熟人帶路容易進入陌生的社區,加上川龍居民對外來事物比較開放,讓項目得以順利展開。她相信,村民可能對藝術感到遙遠陌生,但每一個地方都有其歷史。她透過村校昔日的老師聯絡舊生,邀請藝術家一起共話當年,道:「與其說做甚麼藝術創作,不如說我好想認識這個地方」。以村民個人經歷和川龍歷史作為起點,她認為尋找回憶的過程,不但反映團隊重視村落的歷史,亦使大家的對話找到共通點。

取得認同 長時間建立關係

「我們不想空降藝術品。就算村長說了批準,但如果村民沒有機會參與和理解,藝術品放到你家門前也只會阻路。在地,是我們希望同到村民溝通,在他們認同的情況下去做藝術品,再放回他們生活的空間。」羅欣欣說。

川龍村的一角,端記茶樓深受行山客喜歡

川龍村的一角,端記茶樓深受行山客喜歡

為了藝術「入村」,而非「空降」藝術,羅欣欣表示曾擔心藝術進入居民的公共(甚至私人)空間,影響他們的日常生活,但「始終村長覺得好OK,但村民都可能有其他想法。」團隊特別邀請創不同協作(MaD)合作,展覽開幕之前用了五個月的時間,鼓勵參展藝術家一起接觸村民。APO 主要負責村校部分,而 MaD 則主理與村民互動的「在地藝術」。MaD 總策劃人張慧婷(Stephanie),坦言未嘗處理如此大型的社區藝術項目。初次視察環境,她發現村民「願意打開一些窗」。或者是行山熱點的緣故,川龍村民大多容易與外來人打開話匣,她於是構想「如果有十個月時間,與這個生活空間一起做創作,可以怎樣做?」

參展藝術家去年獲邀參與川龍秋祭
(圖片來源:Hi Hill 邂逅山川人 facebook)

參展藝術家去年獲邀參與川龍秋祭
(圖片來源:Hi Hill 邂逅山川人 facebook)

Stephanie 團隊一開頭,逐家逐戶敲門自我介紹,主動結識村民。他們邀請的九組本地藝術家,又大多都有社群藝術經驗,楊秀卓也是其中一員。他收集村民的故事寫在村公所的外牆;又邀請村內小朋友,以拼貼方法裝飾村屋。陶藝家陳思光(Ray)則採用川龍的泥土,製成陶杯,放回村內果汁店和茶樓供人使用。

楊秀卓與年輕村民製作的外牆拼貼

楊秀卓與年輕村民製作的外牆拼貼

陶藝家陳思光(Ray)採用川龍的泥土,製成陶杯,放回村內茶樓供人使用。

陶藝家陳思光(Ray)採用川龍的泥土,製成陶杯,放回村內茶樓供人使用。

藝術家葉啟俊曾特地到川龍紮營過夜體驗,剛好那幾天天氣寒冷,村民不時去視察阿俊的狀況,免得他冷病無人知道。去年川龍秋祭,村長主動邀請藝術家來吃盆菜。不少藝術家玩得興起,更與村長一起上台唱歌。本身是設計師出身的李淑雅(Agnes),結合小時候與父親到川龍行山飲茶的記憶,製作青苔小狗雕塑放在落山的路上作為標記。Agnes 曾設置雕塑到日落還未完成,有村民擔心她的安危,主動開車去接她離開。展覽開幕至今一周餘,「青苔小狗」漸漸融入居民生活,更有村民主動幫青苔雕塑澆水。

行山徑沿路放著李淑雅(Agnes)的「青苔小狗」

行山徑沿路放著李淑雅(Agnes)的「青苔小狗」

作為試點 藝術與鄉村的磨合

「川龍是好特別的地方。如果在另一條村,我們根本沒可能做到這些事。」Stephanie 說。然而,再開放再寬容的村落,總會聽到不同反響。川龍周末雖然人流旺,但藝術展覽闖進生活,多少改變了村民的日常,難免收到投訴,羅欣欣也認同既然在人家的地方做活動,必先做到彼此尊重。

開幕前,主辦團隊取得村民同意之後,在村內設置路標,但亦有居民指路標阻礙出入。團隊得悉後,即時拆除。又如開幕當日沿路插滿活動旗幟,有村民反映認為掛旗之後,行人路太窄。團隊收到投訴,也立即收下阻路旗幟。開幕之後,有學校提出帶團來參觀,參觀人數多達百人。羅欣欣亦建議分批參觀,避免人多構成滋擾。展期舉辦工作坊的日子,他們又安排穿梭巴士接送,紓緩小巴載客壓力,說:「我們雖然好想做藝術,但盡量也不想擾亂村民原來的生活」。

開幕派對請來舞麒麟助興
(圖片來源:Hi Hill 邂逅山川人 facebook)

開幕派對請來舞麒麟助興
(圖片來源:Hi Hill 邂逅山川人 facebook)

3 月 11 日,「邂逅!山川人」開幕,由舞麒麟揭開序幕。藝術界朋友前來支持之餘,不少村民一家大小參與其中,300 本小冊子一日派光。羅欣欣笑言,村民想再多拿一些,派給附近村落的朋友,也想寄給外國親戚,甚至有村民已經問會否考慮延長展期。她說:

「我們不會拒絕,但也不想太快承諾。這裡是試點,始終要視乎五個月之後,展覽完結,村民、藝術界,乃至一般市民的迴響。要看這幾個月的發展,再考慮展覽可以怎樣成長。」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