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崑劇《紫釵記》格調典雅.劇情平淡

2016/6/21 — 8:19

唐滌生《紫釵記》是粵劇戲寶,亦是歷來最有經典價值的「港產」文學作品之一。唐滌生在現代香港把明代湯顯祖長篇戲曲《紫釵記》改編為粵劇, 1956 年由「仙鳳鳴」劇團首演,六十年來不斷上演,很受歡迎。

今年是湯顯祖逝世四百周年(很巧合,英國劇作家莎士比亞,西班牙《唐吉訶德》小說家塞萬提斯亦同在 1616 年逝世),最近香港「中國戲曲節 2016」的開幕節目,就是崑劇《紫釵記》,而崑劇最接近湯顯祖的戲曲。

湯顯祖《紫釵記》原作長達五十三齣,可能從未全本演出,僅得其中〈折柳〉〈陽關〉兩齣在崑劇界有傳承,往往作為折子戲表演。

廣告

其實湯顯祖劇作幾乎都宜讀不宜演,他最著名的《牡丹亭》更長,共五十五齣,劇本傳誦閱讀,深受文人雅士和閨秀喜愛,但似乎也從未完整演出,通常只演〈遊園〉〈驚夢〉折子。五十年代唐滌生改編為粵劇《牡丹亭驚夢》,只取材原作前半部情節。

直至十多年前,才由美國林肯中心藝術節贊助,居美華人陳士爭導演二十小時足本《牡丹亭》,要演幾天。本來足本由「上海崑劇團」赴美演出,可是大陸官方不滿陳士爭的處理手法,臨時取消。陳士爭就另組班底在美國和歐洲巡迴演出,由來自「上崑」的錢熠、「北崑」的溫宇航飾演杜麗娘和柳夢梅。至於內地多次來港演出崑劇《牡丹亭》,包括白先勇領隊的「青春版」,都非足本。

廣告

今次崑劇《紫釵記》由香港古兆申改編成三個多小時版本,濃縮為十場,由「浙江崑劇團」來到香港文化中心大劇院首演,吸引到相當多捧場客,亦有些洋人觀眾。我看第一晚,由現居香港的邢金沙演霍小玉,現居台灣的溫宇航演李益。第二晚由「浙崑」新秀胡娉和曾杰主演。

我的觀感是格調典雅,注重崑曲韻味,導演沈斌排除花巧,佈景簡潔優美,演員們都有水準有狀態。當然,真正熟悉崑曲的人士限於小眾,對多數觀眾來說難免「曲高和寡」,而能專心誠意觀賞,顯然因為崑劇《紫釵記》公演非常難得。至於唱做及配樂方面的具體成績,就要由崑曲專家評論,我沒有資格。

說到劇情編排,比起香港戲迷熟知的唐滌生粵劇,無疑較為平淡。唐滌生是「搞戲」高手,現在崑劇版側重生旦載歌載舞,刻劃感情恩怨,多過曲折傳奇。例如最具崑曲典範的〈折柳陽關〉一場,正如簡介所述,李益和霍小玉「新婚乍別,二人有訴不盡的離情和愁緒」,言情細緻,但戲劇性不強。

下半部故事較多奇情,李益被奸臣盧太尉陷害兼逼婚,霍小玉三年不知愛郎音訊,貧病交迫,真是可恨又可憐。可惜篇幅所限,濃縮簡化了。

崑劇版的改編,最有爭議性是把路見不平,拔刀相助的豪俠黃衫客,改為很賞識李益的邊塞大臣劉公濟。古兆申這樣改動可算合理,「花臉」胡立楠飾演劉公濟亦佳。不過,無名黃衫客在原作及粵劇都非常重要,掀起大快人心的高潮,現在一改就有點反高潮了。

崑劇版最後「釵圓宣恩」,把「劍合釵圓」與「鎮節宣恩」合為一場,忠於原作的大團圓結局。粵劇版還有霍小玉闖入太尉府「論理爭夫」的壓軸高潮,這是唐滌生增添的精采場面,崑劇版沒有採用。

事實上,唐滌生粵劇版是重新創作,一氣呵成,高潮迭起,比湯顯祖原作劇力更強。崑劇版勝在古色古香,但比較簡單平淡。

也要提提《紫釵記》的真正原著,是唐代蔣防短篇小說《霍小玉傳》,把詩人李益「醜化」為對霍小玉始亂終棄的薄倖郎,要另娶富家表妹盧氏。霍小玉最後悲憤而死,李益則疑神疑鬼,喪心病狂,殺死盧氏。後來李益娶到其他妻妾都被他殺害,十分恐怖。戲曲化悲為喜,把他形容為有情有義。真實的才子李益,應該和小說、戲曲的描寫都不同,但據說性格多疑善妒,對妻妾管制嚴苛。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