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希克先生的中國冒險生活

2018/4/10 — 14:33

烏利.希克收藏中國當代藝術品近二十年,藏品超過二千件。

烏利.希克收藏中國當代藝術品近二十年,藏品超過二千件。

【文:峻念】

烏利.希克(Uli Sigg)是瑞士人,但半輩子和中國結下不解緣。多年來,他持續收藏中國當代藝術品,其藏品印證了中國改革開放至今的變化,被公認為是規模最大和最重要的收藏。希克共一千五百件藏品成為香港M+的重要收藏,待明年M+大樓落成,我們或可從中窺見中國的一路走來。

1979年, 烏利希克首次來到中國,洽談首份中外合資企劃案。「中國需要一個示範,告訴全世界: 投入金錢和技術,在中國是可行的!」合資過程困難重重,文化上的差異,更令希克無奈。「有一次,我和同事在房間談事情,剛好兩位女翻譯來找我們,我們打開門討論文件,談笑了幾聲,那兩位翻譯員便被辭退!」

廣告

「每次到中國,我們大約逗留二至三個星期,每次離開,我都害怕會忽然被叫回去,直至飛機門關上,才如釋重負!」1979年烏利希克首次到中國,成立合資企業。

「每次到中國,我們大約逗留二至三個星期,每次離開,我都害怕會忽然被叫回去,直至飛機門關上,才如釋重負!」1979年烏利希克首次到中國,成立合資企業。

廣告

八九民運,京城沸騰。「學生成功動員群眾,討論貪腐和通貨膨脹問題。我們公司也有人組隊參加遊行示威。」希克保持冷靜看法。「學生的出發點是好的,但這樣令中國發展倒退十年。」

中國遽變,希克對這東方巨龍卻更關注。「我想透過當藝術認識真實的中國。但那些藝術家都是在地下發展,我沒有途徑認識他們,而且這樣可能會影響到自己的工作和企業,甚至令對方陷入險境。」

直至一九九五年,瑞士委任希克為駐京領事。希克第一時間移走領事館內所有藝術品,並買入中國當代藝術品。「我每天工作後,出席完晚宴,晚上十時便會去拜訪當地的藝術家。」

「那時候,我們都學習毛主席的口號。生活很困難。在乾燥沙漠中, 突然見到綠色大西瓜,是大自然最好的禮物。」- 艾未未

「那時候,我們都學習毛主席的口號。生活很困難。在乾燥沙漠中, 突然見到綠色大西瓜,是大自然最好的禮物。」- 艾未未

「那時候還沒有畫廊,沒有博物館,也沒有任何談論藝術的報章。」艾未未和其他北京的藝術家一樣,整天在工作室創作,他在一只古董上畫上可口可樂圖案。「覺得這只花瓶經過了二千多年,花紋都沒了,好像少了些東西,純粹是好玩。」希克來參觀工作室,並取去了那件可口可樂花樽。「我忘了他有沒有給錢,但我很開心作品有人喜歡,何況還是瑞士領事!」

「我常跟希克說,是他令我成名的!」-艾未未

「我常跟希克說,是他令我成名的!」-艾未未

在希克的張羅下,領事館的中國藏品,媲美當代博物館。「我覺得要系統化整理這批藏品,完整呈現由1979年至今的中國藝術發展。」希克籌辦中國當代藝術獎,計劃將中國藝術家推上國際舞台 。「讓策展人到中國做評判,他們便可以多認識中國藝術,並邀請藝術家參加國際的展覽。」

「希克在1998年介紹我認識西方策展人,我也在翌年入選威尼斯雙年展。」艾未未說。「我常跟希克說,是他令我成名的!」

希克在1998年返回瑞士,每年有幾個月會到中國,繼續從事各種投資。「剛開始時,那些作品不過幾百或一千多元。 但到九十年代末,價格開始到一萬或幾萬元。二千年後,突然之間,許多國際級大收藏家都加入。」

「我們要跟許多有很強意識形態的人合作,當大家合作一段時間,建立互信之後,中方很快又會換人。」烏利.希克說剛開放的中國,仍然很保守。

「我們要跟許多有很強意識形態的人合作,當大家合作一段時間,建立互信之後,中方很快又會換人。」烏利.希克說剛開放的中國,仍然很保守。

希克期望將藏品運回中國,最終選擇了香港M+。他以一億八千萬港元,把五十件作品賣給M+,另外捐出一千四百五十件作品,估值近十三億港元。「當藏品展出時,大家會對中國會有更多的理解,當內地人到香港旅遊,也可以在這裡看到在內地被禁的作品。」

香港M+大樓將在明年落成,重要藏品包括烏利.希克的一千五百件中國當代藝術品。

香港M+大樓將在明年落成,重要藏品包括烏利.希克的一千五百件中國當代藝術品。

--

香港電台外購電視節目《中國紀錄片系列》(本集4月12日播放),節目逢星期四晚上9時30分港台電視31、31A播映,港台網站  tv.rthk.hk 及流動程式 RTHK Screen 將同步直播及提供網上重溫。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