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幸福魔天倫》:愛你變成害你

2015/8/31 — 12:35

《幸福魔天倫》劇照

《幸福魔天倫》劇照

「我沒有恨/我只有愛/為什麼偏會把你害/我愛你/變了害你/早知道害你/我不愛」

愛這種情感本來很正面,然而落在行動層面,很容易因技巧不足以及知識貧乏等不同問題,成了好心做壞事,帶來的禍害比刻意為惡更大。意大利導演沙維里奧高斯坦祖的《幸福魔天倫》,正是這番話的最好演繹。

《幸福魔天倫》講男主角 Jude 與女主角 Mina 因一場廁所奇遇相識相戀,繼而有了寶寶。看似一切順水順風,Jude 卻發覺妻子過份執迷於純素飲食﹑身體淨化。保護孩子的手段來得太誇張,反而令孩子無法正常發育。Jude 希望扭正育兒方針,但妻子的反抗遠勝預期,她的執著先是令丈夫感到為難,接下來是意想不到的寒意與恐懼。

廣告

觀眾會驚訝,《幸福魔天倫》沒有惡鬼作祟,壓迫感卻遠勝一般驚慄片。由文本內容解釋這種壓迫感的由來:Jude 害怕的對象是 Mina,他的妻子。這與鬼鬼怪怪不一樣,後者樣子再猙獰﹑聲線再淒厲,Jude 也可以拔腿逃跑,再不然也能夠反抗它﹑敵視它。可妻子不同,關係上她本來就是 Jude 最親近的人,也沒有明確證據顯示,她有傷害自己與孩子的惡意。Jude 隱約理解自己恐懼髮妻,可要逃嗎?逃到哪裡?這裡就是他的家,道理上他沒有出走﹑以至對抗老婆的原因。到最後他每晚還是得跟太太,亦即他的恐懼同衾共枕。如此日復日,月復月,那種恐怖當然令人窒息。

故事內容以外,沙維里奧高斯坦祖的導演技巧亦有效渲染和強化這種窒息。Jude 在教堂偷餵孩子吃肉後回家一場,導演利用誇張的仰角鏡頭,突顯站在梯階上的妻子帶給 Jude 的壓力。緊接下來窄長的空間,偏綠的色調,巧妙把本來溫暖的家轉化成陰森恐怖的籠牢。當 Mina 拿著菜刀料理,Jude 的目光卻不自覺落在寒光閃爍的刀尖,觀眾又怎能夠不隨 Jude 顫抖呢?

廣告

沙維里奧高斯坦祖自言:「我們用了約 24 個鏡頭,其中不少是 zoom 鏡和 70 年代的鏡頭,帶來粗粒感;並摒棄現在常見的全景畫面,而運用罕見、接近正方形的 1.66 比例。我們早知道會經常以廣角拍攝,因為公寓很小,而我們需要用以上元素來保持這間屋也在變化的感覺。」見得出他用心把公寓打造得變幻不定﹑詭異莫測。亦正是這些拍攝上的心思,才令觀眾的神經如此繃緊。

Jude 困在這名為家的籠牢,眼看孩子日漸消瘦,妻子卻始終不聽他的忠告,從這個角度看,我們以為《幸福魔天倫》是 Jude 單向受迫壓。不過此戲出色的地方,在於導演末段忽然轉換觀看的角度。

由 Mina 的視點出發,於丈夫用計把發育嚴重滯後的孩子帶到他母親家後,我們從 Mina 的眼中找到驚慌。特別當她來到家婆家,盯梢那可怕的鹿頭,不禁叫人聯想起希治閣名作《驚魂記》裡頭,女角 Marion 看那些嚇人標本時的不安。之後她抱著孩子逃走,丈夫與家婆追趕。Mina 東跑西逃,可每一道門都有二人阻擋!鏡頭搖晃不定,此時我們會問,為什麼本應是給予丈夫恐懼的她,此刻卻因丈夫而恐懼?會不會你以為對方在傷害你的同時,你也在傷害對方呢?

分開那刻,Mina 隔著玻璃觸碰 Jude 手心的鏡頭,讓觀眾回想起他們是相愛的。彼此害怕,不是因為有誰帶著惡意,不是因為有誰想要傷害誰,剛好相反,正正因為他們都堅持把最好的給予親人,夫妻間的衝突才無法調解。Jude 明知 Mina 的育兒方法會對孩子造成傷害,但他一直無法對 Mina 採取強硬手段,像對付敵人一樣,歸根究底,不是因為害怕,而是因為他明白 Mina 愛他們父子,他們也愛 Mina。

人生有時就是這麼吊詭,害我們最深的不是帶著恨意的敵人,反是愛我們最真的親人。面對 Mina 帶有濃濃善意的惡,Jude 只能盲目接受它,抑或乾脆躲開它,卻始終沒法子說服 Mina 放下她的執著。近乎宿命的悲劇,最終由家婆自以為善的惡終結,讓人嘆息,但這也是命吧。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