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幸運是我》中港情仇不簡單

2016/9/10 — 16:19

一個無家可歸的青年男子,一個無親無故的獨居痴婦,同為香港城市邊緣人,萍水相逢結上親如母子之緣。顯出世態炎涼,似是無情亦有情。

《幸運是我》是很有誠意亦拍得不錯的港片。當然,這類題材比較冷門,只會偶爾爆冷叫座,例如四年前許鞍華導演,劉德華與葉德嫻合演的《桃姐》,台前幕後有名牌,還得威尼斯影后獎,成為新聞話題,才票房豐收。

現在這新片少了天時地利人和,難以由冷變熱,但可觀可談之處不少。除了關注社會孤零人,老弱痴呆者,還觸及敏感的中港「愛恨情仇」,而異於流行的純「本土派」角度,亦跟慘劇化的《踏血尋梅》大有分別。

廣告

陳家樂飾演從廣州來港尋父的運滯青年,頭頭碰着黑。他偶遇半痴半醒的包租婆「芬姨」惠英紅,同屋共住,發生激氣又可笑的密切關係。

新進導演羅耀輝很注重細節和環境,拍出香港舊樓、茶餐廳、街市的風貌。有兩場街道日景和夜景特別感人,就是惠英紅日間在滿佈地盤的市區迷失,陳家樂急忙追尋;然後他忽然搬走,她在黑夜街上痴痴找他。

廣告

扶老濟貧的社工機構在片中也很重要。男主角幸獲聘用,在慈善廚房工作,經常跟同事們到街市收集捐助的食料,與鬼馬廚師張繼聰、清秀義工劉雅瑟建立情誼。並且帶芬姨到機構畫畫和求診。

劇情一大關鍵,在於青年男主角並非純香港「本土人」,而是香港與內地破碎婚姻留下的骨肉,母親病逝後他才從廣州回來。可是香港父親(錢小豪)已有新妻新兒,不願見他。這段父子成仇也引發複雜劇情,成為高潮。

此外,義工劉雅瑟來自內地,跟香港律師男友(周俊偉)關係曲折,又與男主角有微妙的前緣。總之《幸運是我》與本土派港片頗有分別,更能反映這個東西南北「混血」城市的多面體,以及糾纏難解的恩怨。結局沒有炮製大悲劇或大團圓,而是一片好意,寛容地讓各人選擇自己的生活,沒有加劇矛盾。

全片最突出是惠英紅,扮成「阿婆」,把開始老人痴呆的芬姨演得真切動人。其實惠英紅生於 1960 年,中年吧了,有一場重現芬姨年輕時做歌星的夢幻回憶,依然艷麗。陳家樂也演得很投入,不過他的角色有時狂燥過火,有時十分純良,性格不大統一。燥與狂之間的轉變,尚未刻劃妥貼。

劉雅瑟不俗,其他合演者也使劇情增添了變化。出場不多的街頭「花膠女」(林兆霞)亦有戲,她是真正瘋痴的悲劇女子。反而芬姨病情沒有惡化,如果觀眾期望催淚彈式煽情壓軸戲的話,或會失望。

以新導演作品來說,此片無疑有不足之處,但好過大受吹捧的《點五步》,觸及港片通常少拍的一些層面,是很不簡單的香港浮世繪。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