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幼童 X 當代藝術 = ?

2015/3/19 — 16:30

在 Art Basel 的小孩對眼前的藝品作品感到興趣,三人自行上前討論一番。

在 Art Basel 的小孩對眼前的藝品作品感到興趣,三人自行上前討論一番。

最近Art Basel 一張相片引起全城討論,那是拍攝自一個學童導賞團,導賞員及學生之間有繩索連繫著來導賞展品,驟眼看誤以為一個個犯人被繩索鎖住手走路。後來經傳媒報導,Art Basel的公關公司解釋,因為學童仍是幼稚園生,擔心地方大會走失,故用上此方法。

 

 

我一直覺得很多藝術館都沒有考慮過「幼童」觀眾,故此早前當我知道Art Basel 特意為兒童安排導賞團而滿有期望,但萬萬想不到導賞員的手法「如此有趣」。但在同一天,我在Art Basel見到有班媽媽帶住幾個四五歲的孩子參觀 Art Basel,那些孩子突然好奇眼前一幅很大的作品,自己上前細看作品,並且圍繞著作品討論起來。相比學童導賞團的做法,那班媽媽更顯出對幼童的信任。

廣告

如何帶幼童導賞藝術館呢?又或換另一個方法問:幼童如何參觀藝術館?更進一步問:幼童如何與當代藝術的世界溝通呢?──我不是視覺藝術專家,我沒有專業知識。不過,我想從另一個角度,分享我在芬蘭首都赫爾辛基Kiasma當代藝術館的所見所聞。

當年我兒子只是三歲多的時候,他的芬蘭幼兒園已帶他們到訪Kiasma。那時家長不在場,兩個老師帶住幾個幼童,坐火車到巿中心到 Kiasma 藝術館參觀。

廣告

Kiasma與一般藝術館不同的是,當一般藝術館很擔心幼童在展館裡不守秩序、破壞展品,Kiasma反而設有給幼童的導賞團,鼓勵幼童已進入藝術館,體驗藝術。Kiasma還製作了一個猶如吉祥物的公仔──Kiasma Monster,貼在館內不同位置,兒童會按Kiasma Monster的路線來遊覽藝術館。有趣的是,Kiasma Monster被貼的高度是我們成人的小腿位置左右(或更低),一般成人是不會太理會它的存在;但對小孩來說,那高度正是他們的視線範圍,很容易便看到。若非我兒子對我說這個公仔,我過去的確沒有為意!但Kiasma Monster卻是他們的「導賞員」之一,這不只是吸引幼童,也用另一種語言與幼童溝通。

Kiasma Monster: 在成人眼裡不為意的地方,卻在小孩的視線範圍之內。

Kiasma Monster: 在成人眼裡不為意的地方,卻在小孩的視線範圍之內。

當然,館方還會安排專業的導賞員協助幼童導賞。導賞員只挑選好幾個適合幼童觀賞及討論的藝術作品,貴精不貴多。那次我兒子跟幼兒園參觀Kiasma的經驗裡,其中有一個作品是可以觸摸的,館方更體貼地安排了椅子,讓幼童一個一個站到椅子上,夠高可親手觸摸掛在牆上的作品。其實親手觸摸是對幼童很重要的藝術體驗,後來我和兒子再次到訪Kiasma時,兒子很深刻記得那個作品,更「導賞」我可以摸那個展品!

除了基本的導賞活動,Kiasma還有一些給幼童的藝術教育活動。例如讓一兩歲的嬰孩接觸以天然材料製成的顏料,以手掌以腳掌來畫。藝術館裡的藝術教育,不一定是要你「學會」那一件作品的知識,也可以在藝術館裡接觸藝術。

但到底,幼童如何與當代藝術的世界溝通呢?其實我覺得並不容易,正如我們一般成人也未必個個也懂欣賞當代藝術。

不過,我最印象深刻的是,Kiasma曾舉辦一個名為「Children’s Choice」的展覽,乃是由一班Vironniemi daycare centre幼兒園的幼童做展覽的策展人。當香港的Art Basel擔心5歲小孩在藝術館走失的時候,地球的另一邊芬蘭的Kaisma已邀請3-6歲的小孩做策展人!

這是館方以大半年時間來籌備的一項藝術教育計劃。首先,幼兒園安排幼童分小組參觀藝術館的展覽,讓他們先對Kiasma有初步了解。其後,館方選了一批館方存藏的藝術作品,把幼童按年紀分為幾個小組,各小組到館內的Studio,與館方安排的藝術家對談、討論藝術作品。年紀這麼小的幼童,如何「談」藝術呢?其實,藝術館沒有「灌輸」藝術品的「知識」,反而藉著提問問題,刺邀幼童自由表達對藝術作品的意見。三歲的幼童的回答或會較簡單,但五六歲的幼童已能分享他們對作品的想像及感覺。最後,藝術館邀請幼童選出他們喜歡的作品,並給予一個展室,讓幼童自行商討如何在展室裡擺放藝術展品。

Children’s Choice — 由 3-6 歲小孩策展的展覽

Children’s Choice — 由 3-6 歲小孩策展的展覽

這是我當時三歲兒子最喜歡的展品。幼童策展人果然明白小孩,把展品放到較低的位置,更突出「小狗的鼻」這展品。

這是我當時三歲兒子最喜歡的展品。幼童策展人果然明白小孩,把展品放到較低的位置,更突出「小狗的鼻」這展品。

作品名稱:Explosion (1982);藝術家:Leena Nio (Finland);幼童策展人的意見:“There’s flower in the back and under.”“Her hair’s been exploded.”

作品名稱:Explosion (1982);藝術家:Leena Nio (Finland);幼童策展人的意見:“There’s flower in the back and under.”“Her hair’s been exploded.”

展館裡播放幼童策展人討論藝術作品的過程。展室裡放滿地墊,這是小孩喜歡觀看藝術作品的方式嗎?

展館裡播放幼童策展人討論藝術作品的過程,我的兒子也在看。 同時,展室裡放滿地墊。除了畫作,藝術作品的位置都是較低的,這也反映這是小孩喜歡觀看藝術作品的方式/他們的需要嗎?

展館裡播放幼童策展人討論藝術作品的過程,我的兒子也在看。 同時,展室裡放滿地墊。除了畫作,藝術作品的位置都是較低的,這也反映這是小孩喜歡觀看藝術作品的方式/他們的需要嗎?

這是幼童策展人商討如何擺放藝術展品的方法:以紙箱做展室的 Demo

這是幼童策展人商討如何擺放藝術展品的方法:以紙箱做展室的 Demo

我欣賞的是,「Children’s Choice」不再只是視幼童為「藝術教育」(教授藝術知識)的「接收者」,更重視他們討論藝術、建構藝術品意義的過程,最後更讓幼童參與「藝術館」的創造過程。而在這個過程裡,必不能缺少對幼童的信任及尊重──這也是我們看到Art Basel那張兒童以繩索連繫著來參觀展覽時最驚訝的原因,因那缺少了對兒童的信任及尊重。

當然,兩地教育氛圍不同,也很難照字搬字,把外地的經驗完全套用在香港上。但是,值得我們反思的是: 我們在藝術教育裡,如何看「藝術」與「參與者」(如幼童)兩者的關係。藝術教育裡除了藝術作品的質素,更重要的還有我們如何看待參與藝術教育的人。當你視參加者是鴨仔,他只會接受填鴨式的藝術教育。當你重視參加者也有創造力,他才會參與創造。

 

伸延閱讀

Kiasma 紀錄了整個計劃裡與幼童策展人討論藝術作品的過程:

Lasten vuoro, 1.3.-1.6.2014, ESKARIT (6 years old)

Lasten vuoro, 1.3.-1.6.2014, VISKARIT (5 years old)

Lasten vuoro, 1.3.-1.6.2014, NESTORIT (4 years old)


Lasten vuoro, 1.3.-1.6.2014, KONKARIT (3 years old)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