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廢墟中的建設:《市場,去死吧》再版發佈會

2017/6/26 — 19:41

發佈會的高潮是陳智德以結他演奏伴讀自己的詩〈酒徒的算術〉,孤獨的奏鳴曲,響起世代的回音,讓我們在廢墟中以「詩」建設……

發佈會的高潮是陳智德以結他演奏伴讀自己的詩〈酒徒的算術〉,孤獨的奏鳴曲,響起世代的回音,讓我們在廢墟中以「詩」建設……

昨天到香港文學生活館出席陳滅(陳智德)詩集《市場,去死吧》再版發佈會,明亮而富於「五四遺風」的設計,內頁詩行寬廣的版面易於閱讀,儘管我仍很喜歡初版詩集的硬朗與沉鬱風貌!發佈會由池懸荒(西草)以電子音樂伴讀陳滅的〈垃圾的煙花〉揭開序幕,強勁的氣勢非常配合詩人原有那份抗世的豪情:「但煙花有甚麼好/ 為著那綻放,原是一種反抗」。

接著是陳智德分享《市場,去死吧》的創作來由與歷程,中間經歷的變化,以及個人回頭再看的感受;然後是我的詩學論述,先從跟詩人認識的淵源說起,那是人才輩出的千禧世紀之前、城市在「主權移交」的邊緣歲月,一起走過許多生活與工作的彷徨、城市分叉的路、人事的變幻與高深莫測,經歷艱難的人不再輕言艱難,而是以「詩」記錄自我和世界的模樣!收錄於再版詩集中的論文〈詩說香港:論「後九七」景觀與陳滅的「抗世詩學」〉寫於2009年2月,從香港的解殖歷史與社會運動切入討論陳滅的社區文學與本土意識,以及詩歌的文化語境和聲音美學。

過去八年,這篇長達一萬七千字的論文一直無法發表,祗在一些學者學術著作的引用中出現,感謝陳智德和石馨出版社不介意增加了負擔而願意收容,須知道這本再版詩集沒有任何資助,每增加一頁、就是增加成本,34頁的額外附錄並不簡單!當然,我的長文祗是其中一個解讀方式,期望更多不同的討論開展多元的論述,讓詩可以及遠和流播……發佈會的高潮是陳智德以結他演奏伴讀自己的詩〈酒徒的算術〉,這裏節錄詩的第二篇章——孤獨的奏鳴曲,響起世代的回音,讓我們在廢墟中以「詩」建設:

廣告

「如果喝酒是痛苦的……」
改寫的方法是:
如果喝酒是虛構的
那就自己變作超現實

或如果世界是荒謬的
那就幻想它是一瓶假酒
喝下去,這是什麼?
紅酒混和嬉笑,我只想嘔

廣告

酒精教我們年輕又世故
什麼是不可思議的?喝夠了
卻總未夠,連自己都已荒謬

還有什麼是不可思議的?
世界顛倒好像酒徒的算術
喝盡了,又似總有

從跟詩人認識的淵源說起,那是人才輩出的千禧世紀之前、城市在「主權移交」的邊緣歲月,一起走過許多生活與工作的彷徨、城市分叉的路、人事的變幻與高深莫測,經歷艱難的人不再輕言艱難,而是以「詩」記錄自我和世界的模樣!

從跟詩人認識的淵源說起,那是人才輩出的千禧世紀之前、城市在「主權移交」的邊緣歲月,一起走過許多生活與工作的彷徨、城市分叉的路、人事的變幻與高深莫測,經歷艱難的人不再輕言艱難,而是以「詩」記錄自我和世界的模樣!

昨天到香港文學生活館出席陳滅(陳智德)詩集《市場,去死吧》再版發佈會,明亮而富於「五四遺風」的設計,內頁詩行寬廣的版面易於閱讀,儘管我仍很喜歡初版詩集的硬朗與沉鬱風貌!

昨天到香港文學生活館出席陳滅(陳智德)詩集《市場,去死吧》再版發佈會,明亮而富於「五四遺風」的設計,內頁詩行寬廣的版面易於閱讀,儘管我仍很喜歡初版詩集的硬朗與沉鬱風貌!

原刊於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