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建築革命:記「柯比意 二十世紀建築巨人」展覽

2015/6/20 — 6:08

Le Corbusier的掛毯作品

Le Corbusier的掛毯作品

【Written by Sylvia Chan Photography by Leo Chan   Additional photographs courtesy of Fondation Le Corbusier 】

1923年,Le Corbusier出版現代建築史上最重要的宣言之一《Toward An Architecture》,宣佈機器時代的誕生,訴說新世代建築應當如何借鏡汽車、輪船與飛機,讓建築變成配合生活的機器,從實際功能當中提煉出美。這部建築宣言這樣作結:「Architecture or Revolution。」Le Corbusier敬告世人,古典建築華美的藩籬在機器時代已經不合時宜,如果不透過建築改變世界,革命就會發生。透過(建築)革命防止(社會)革命,這種雄心勃勃但充滿矛盾的宣言,正好反映Le Corbusier燦爛多彩卻捉摸不定的創作人生。

Le Corbusier, 1887-1965

Le Corbusier, 1887-1965

廣告

Le Corbusier於1887年在瑞士La Chaux-de-Fonds出生,本名是Charles-Édouard Jeanneret,他於1965年在法國去世。儘管他總被形容為建築大師,但在近50年的創作生涯當中,他除了創作建築作品,開啟現代建築創作之門以外,也是一名建築理論家、畫家以及雕塑家。剛過去的「柯比意:二十世紀建築巨人」展覽在香港大會堂舉行,是香港首個Le Corbusier大型回顧展,剖析Le Corbusier如何成為建築巨人。在2015年的香港,舉辦逝世50周年的Le Corbusier的回顧展,多麼合時。「Architecture or Revolution」,這不正是在「門常開」的政府總部之下經歷一場雨傘革命的香港,正好要叩問的議題。

廣告

「柯比意:二十世紀建築巨人」展覽分成五個部分,展示Le Corbusier創作生涯的不同階段。讀建築史課本,你往往讀到《Toward An Architecture》,看到像Villa Savoye、Pessac Housing、Plan Voisin 等等呼應機器時代的建築作品,然後你(我)開始以為Le Corbusier就只建造機器般的建築。但我們知道歷史不一定反映事實全部或全部事實,而史學家都有自由選擇將甚麼寫進歷史。像建築史學家Sigfried Giedion的《Space, Time and Architecture》,就選擇了將Le Corbusier包裝成機器美學的推手。Sigfried Giedion與Le Corbusier同是CIAM(The Congrès internationaux d'architecture modern或 International Congresses of Modern Architecture)的創立成員,CIAM在1928年成立,至1959年解體,由當時最重要的建築師組成,將建築視為改變社會的工具,希望透過推動現代建築發展,創立具功能性的城市,令世界變得更為美好。所以不難想像,Giedion會在他編寫的歷史裏強調Le Corbusier最體現功能主義的作品。翻閱Le Corbusier的作品全集,就會發現建築師其他探索地域文化的作品。「柯比意:二十世紀建築巨人」恰恰展示了Le Corbusier探索的不同主題。這次展覽展出超過200件作品,近80%來自Fondation Le Corbusier,而其餘的都來自私人收藏,當中包括建築作品、畫作、雕塑以及少為人知的掛毯作品,都暗示Le Corbusier的創作生涯,變幻原是永恆。

展覽策展人Pascal Mory

展覽策展人Pascal Mory

展覽的首部分介紹Le Corbusier在La Chaux-de-Fonds的早期創作。Le Corbusier本要子承父業,早年於瑞士學習鐘錶雕刻,但其後他在藝術學院遇上建築的啟蒙老師L'Eplattenier,接觸到繪畫及建築,埋下他日後成為畫家及建築師的種子。

1907年,也就是Le Corbusier二十歲的時候,他進行了一次中歐大旅行,與不同建築師短暫工作,鎖定了成為建築師的志向,而他也在1912年成立了自己的建築事務所。「柯比意:二十世紀建築巨人」展覽首部分,呈現了Le Corbusier大旅行前後建築創作的變化。展覽策展人Pascal Mory解釋,Le Corbusier初期受美國建築大師Frank Lloyd Wright 的影響,像他在1905年建成的首個作品Villet Fallet,其窗戶便特別參考了Frank Lloyd Wright 的作品設計。另外他在1917年設計的Villa Schwob,形態令人聯想起Hagia Sophia,表現了土耳其之旅對他的影響。這部分展覽的另一重點作品,是1914年至1915年第一次世界大戰期間創作的Dom-ino House。Dom-ino是創新房屋的意思,以平面屋頂、一層樓板及地面樓板組成兩層高的房子,房子以周邊六條柱子支撐,而兩個樓層由置放在一邊的樓梯連接。這個簡單建築的原形特別為戰後大量房屋生產而設計,而Dom-ino House也提供了自由的平面樓層,讓建築師任意創造空間。Dom-ino House的特性在Le Corbusier以後的作品也不斷出現。這部分展覽展現了Le Corbusier對建築形態、材料、社會以至文化的觀察,而這些也是展覽以後部分的作品不斷回應的主題。

展覽第二部分名為「巴黎與純粹主義年代(1917 – 1929)」,展示Le Corbusier移居巴黎初期的創作生涯。這部分由一系列《L'Esprit Nouveau》(The New Spirit)雜誌展開,提示參觀者Le Corbusier不只是建築師,也是深懂宣傳藝術的理論家。Le Corbusier在1917年從瑞士移居法國,在1918年聯同立體派畫家兼作家Amédée Ozenfant發表《Après le cubisme》(《After Cubism》),批判當時盛行的立體主義非理性,而且過於浪漫;兩個作者推崇純粹主義(Purism),認為繪畫應該忠於機器時代的基本元素。這部分展出也展出了Le Corbusier的Purism畫作,這些畫作都以機器製作的日常用品為主題,展現機器美學。為了宣傳Purism,Le Corbusier與Amédée Ozenfant在1920年開始發表《L'Esprit Nouveau》雜誌。Le Corbusier這個建築史裏不可缺少的名字,其實是在《L'Esprit Nouveau》首次出現的。Le Corbusier是他為雜誌撰稿時使用的其中一個筆名,而他最後也決定將Le Corbusier作為代表他建築師身分的名字。至於他的真身Charles-Édouard Jeanneret,則安於當Purism畫家。繪畫一直是Le Corbusier創作生涯的重要部分,自1934年直至他1965年去世為止,Le Corbusier在位於巴黎的Immeuble Molitor創作,早上以Charles-Édouard Jeanneret的身分繪畫,至下午才開始Le Corbusier的建築師生活。

Le Corbusier的雕塑作品

Le Corbusier的雕塑作品

除了畫作及《L'Esprit Nouveau》,展覽第二部分也展出了Le Corbusier的一系列房屋設計,以及他在1923年發表的《Toward An Architecture》,都呼應「A house is a machine for living in」這個宣言,可見機器美學也是Le Corbusier這一時期建築作品的重要主題。這部分其中兩件主要作品,自然是巴黎近郊的Villa Savoye(1929)以及位於波爾多的Pessac Housing(1924)。Villa Savoye是為一個富裕的中產家庭而建的渡假別墅,最能體現《Toward An Architecture》裏面提到的「Five Points of Architecture」,包括以柱子抬升整個結構、不受結構約束的自由平面、自由的立面設計、貫穿立面的橫向窗戶,以及可以被視為第五個立面的空中花園。建築五點意在將建築從古典主義解放出來,為社會不同階層建造符合時代需求的空間。如果將為工人階級設計的Pessac Housing與Villa Savoye對照,你大概會認為Le Corbusier深信機器美學是唯一的時代精神,不過當參觀者進入展覽之後的部分,就會發現建築師在崇尚建築的普世理性主義以外,也探索建築的地域主義。在「風土主義的詩意及主要作品」部分展出的Le Sextant house(1935)及Maison Errazuriz(1930)都是很好的例子。

Le Sextant house位於法國La Palmyre-Les Mathes,主要以當地材料建造,好像以木材建造的屋頂及石牆,而房屋也自然通風;另外位於智利的Maison Errazuriz建於懸崖旁邊,也是以石材及木材建成。兩件作品都表現出地域主義的特點,包括與所在地的聯繫,以及透過材料為建築帶來觸感。Le Corbusier一面建造機器般的理性建築,又一面設計糅合環境詩意的作品。於是我問Pascal Mory:他的作品南轅北轍,他是否精神分裂? Pascal回答,其實不然。Le Corbusier的作品其實都與環境相關,像Pessac Housing棕色的立面,就受了波爾多紅酒的啟發。

Maison Errazuriz 是Le Corbusier 探索地域主義的作品之一。

Maison Errazuriz 是Le Corbusier 探索地域主義的作品之一。

展覽的最後兩個部分「藝術綜合(1945 – 1957)」和「最後作品的回顧與創新(1957 – 1965)」展出Le Corbusier最具影響力的作品,包括 Plan Voisin(1925)、馬賽公寓(Unité d'habitation)(1947)、以及廊香教堂(Chapelle Notre-Dame-du-Haut de Ronchamp)(1953),而這部分也展出了Le Corbusier同期的畫作。我最喜歡的,卻是「objects of poetic reaction 1-19」,是一系列賦予Le Corbusier創作靈感的小物件。

先談這部分的建築作品。1920年代,巴黎環境惡劣,肺結核病橫行,人人渴望空氣清新,Le Corbusier於是提出Plan Voisin都市計劃,建議剷平舊巴黎市中心,換上整齊排列的十字型高棲,為巴黎居民帶來陽光與清潔的空氣。我慶幸巴黎最終沒有變成天水圍。Pascal說:「Le Corbusier也不曾相信Plan Voisin會建成。提出這個方案只為吸引傳媒。」我相信大師只是為了製造有關建築保育的討論,才口出狂言要消滅晚巴黎,一切出於善意。然後我希望我可以相信,新界東北發展計劃議案出於同一番善意。

Villa Savoye最能體現《Toward An Architecture》裏面提到的「Five Points of Architecture」。

Villa Savoye最能體現《Toward An Architecture》裏面提到的「Five Points of Architecture」。

馬賽公寓(Unité d'habitation)是為安置受二戰影響的居民而建,以粗獷的混凝土建造,樓高12層,是最早採納預製件概念的房屋之一,整個結構被混凝土柱子抬升,可見Le Corbusier早年提出的建築五點一直影響他的創作生涯。Le Corbusier希望馬賽公寓成為自給自足的社區,所以公寓除了包含超過300個住宅單位外,也設立商店、醫療設施、空中花園、幼稚園、健身室、游泳池,甚至酒店,而公寓內部由街道貫穿,是一所垂直城市。馬賽公寓是住宅建築的重要作品,是啟發公共房屋發展的重要典範。走在馬賽公寓裏面,看到陽光穿透立面,滲進內部空間,你會驚訝公共房屋竟然可以這樣充滿詩意。馬賽公寓目前是區內深受歡迎的的住宅,Pascal 笑言其租金要比同區其他住宅高百分之20。不過可惜世界各地(可能包括香港)發展的公共房屋都帶點東施效顰,複製了廉價的混凝土與預製件,卻沒有考慮到營造社區與創造理想空間的匠心,以致公共房屋變成死氣沈沈的建築類型。假如Le Corbusier今天來到香港天水圍,不知道他會慶幸Plan Voisin的成真,還是為毫無情感的香港公屋頓足。

至於在Ronchamp的廊香教堂,Le Corbusier透過作品玩味流動的建築形態,彷彿利用光影撰寫詩篇,令廊香教堂成為建築朝聖終極目的地之一。儘管Le Corbusier的創作生涯紛繁多變,一直探索不同的方向,但從Plan Voisin到馬賽公寓再到廊香教堂,可見Le Corbusier後期的作品,似乎已經漸漸遠離純粹理性,而更多考慮人、詩意與自然,而這次展出的「objects of poetic reaction 1-19」彷彿也透露這個傾向。「Objects of poetic reaction 1-19」是Le Corbusier在1930年代收集的一堆小物件,有石子、骨頭、貝殼、蟹蓋等,都是來自大自然的小事物,而這些小事物卻啟發了大靈感。Pascal說,Le Corbusier這個時期的畫作,不再單單以機器製作的日常用品作為主題,反而滲透了這些來自大自然的小事物,而這些畫作也影響了他的建築作品。Pascal指着廊香教堂,又看看蟹蓋,笑問它們相似嗎。

大師早已無言,就任憑像你我的觀者肆意解讀他的建築人生,我只好笑而不答。蟹蓋是廊香教堂的靈感泉源大概只是美麗的謊言,但在談了50年偉大的建築理論之後,輕鬆一下,又有何不可。經歷百年思索,終於感悟建築原來只是身邊的一個蟹蓋,我喜歡建築人生這種禪意。

馬賽公寓(Unité d'habitation)是為安置受二戰影響的居民而建,是最早採納預製件概念的房屋之一。

馬賽公寓(Unité d'habitation)是為安置受二戰影響的居民而建,是最早採納預製件概念的房屋之一。

廊香教堂是 Le Corbusier 的後期作品。

廊香教堂是 Le Corbusier 的後期作品。

 

原刊於 Magazine P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