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弱水三千只掬一瓢

2015/8/7 — 10:32

早期進念劇團表演實驗性濃,近年呈現老態,有點像「歡樂今宵」式綜合娛樂節目

早期進念劇團表演實驗性濃,近年呈現老態,有點像「歡樂今宵」式綜合娛樂節目

年輕日子往往被璀璨誤導,直至明瞭煞車減速,主動操控,學習享受沿途景致,大抵已步暮年,日伍西山,方諳前事可戀;假使歷史願意翻案,漫長人生能選擇性重溫,這組 fatal 片段無疑叫人耿耿,沒法釋懷,乃 1980 年 12 月 20 日黃昏,地點屬灣仔 Art Center。

左方是畫家王銳顯於表演當天的 snap shot,右邊的 John Fung 總愛跟大型照相機「吊膀子」

左方是畫家王銳顯於表演當天的 snap shot,右邊的 John Fung 總愛跟大型照相機「吊膀子」

廣告

劇院後台,虬髯攝影家 John Fung 高大威武,往棉褲口袋掏出扁平小瓶 Johnny Walker,粗魯地把烈酒灌注壺蓋,一言不發,與麥顯揚半蹲對飲起來!今夜我們仨聚首,扛上偌大畫框於會館兜兜轉轉,只為負責簡短一幕,給進念劇團客串《中國旅程三》;由於為時尚早,好歹隱匿垂簾帳側,每逢司職劇務的王銳顯閃身,總覺忐忑不安,煩憂下一章回要毛着膽遊街示眾,然而小子聳肩蹙眉,顰笑淡薄,順道抓過「樽蓋」乾上一口,復又消失黑暗裏。

雕塑家為什麼刻意將人與身體無端分家?(原作及照片屬梁家泰藏品)

雕塑家為什麼刻意將人與身體無端分家?(原作及照片屬梁家泰藏品)

廣告

按理領導阿麥海量,孰料才酒過數巡,臉頰已然赤紅一片,語意含糊,舌尖發麻,雖說彼此對答支吾,未減他跟「裝瘋」吹牛扯淡,興高采烈;忽聞一聲號令,紛亂處各自攙扶木框架奔赴前台……由於時日久遠,原先計劃的溜弧圈,該就左至右,抑或自前而後,完全無法惦記利索!

現場一團混沌,尾隨的我安知就裏,壓根兒釐不清狀況,反正須臾間一切曳然,前端導航麥氏竟脫走舞台中央一屁股墩坐,昏昏崩塌,正開誠布公,自薦予觀眾活演魔術!事實上 magic 這辭絲毫不見陌生,「隊長」長期眷戀 alchemy,常常複述點石成金的藝術硬道理,然則這回合堅持示範法術,與別不同,赫赫取材經典《西遊記》,鐵定 sculptor 回流香港的文化徵集、研究報告;強烈鎂光燈照射下,麥顯揚一把捋捲褲管,慷慨激昂,運勁敲打小腿,遂令兩名糊塗玩伴束手無策,茫茫悵惘,深悔禍闖不淺,困頓處遭「提場」急召大後方。

麥顯揚雕塑就是一系列 formal fallacy(原作及照片屬朱德華藏品)

麥顯揚雕塑就是一系列 formal fallacy(原作及照片屬朱德華藏品)

酩酊之徒真箇舌燦蓮花,吹噓孫悟空本領遠不若他,大肆批評吳承恩想像有欠豐富,筆下花果山大王揉拔毛髮,猛吹一氣,僅能化身跟齊天大聖長相酷似的靈猴……誰說藝術家光講不練?說時遲,醉客迎小腿猛揮手,揠體毛,嘴邊送,更大咤一句:洒家可要幻變各式藝術珍品了!這邊廂,台榭末端冒泛一眾臨時演員,附和粗壯的 John Fung 馬首是瞻,偽裝劇目情節,手舞足蹈,環抱「陰陽師」鞠躬謝幕。

透過語言與視覺,藝術家不着痕跡地讓中西文化巧妙結合(原作及照片屬朱德華藏品)

透過語言與視覺,藝術家不着痕跡地讓中西文化巧妙結合(原作及照片屬朱德華藏品)

宿醉初醒,雕塑家凝望凌亂工作桌,栓積着蜜臘、雕刻工具、陳年石膏模、舊照片、草圖、筆記本和塵埃,然後是好些矮小塑像,這些奪目晶瑩的銅鑄人體,大多扭曲身軀或佇立馬背,人獸殊途,曾否心搖懸旌?部分則肢幹仳離,身首異處,邀人聯想 Modern-man 自我疏離,性格分裂…… 他撫摸手中肧胎,輕輕吟詠道:Tyger Tyger burning bright, in the forests of the night。

煉金/魔法這議題,無疑貫串麥顯揚短促一生(享年43歲),平日並不特別嗜酒之人偏愛挑撥不同 symbols,迸發火花,譬如安排人物兀立老虎股肱,戲謔中國成語「勢如騎虎」,讓文字/遊戲與 metaphysics 互相和應,遙呼 Magritte 繪畫,異曲同工,允許圖像踏足 lingo 這枚跳板,替西洋立體雕刻及本國華南虎接軌,成就了東西薈萃,煽動內涵一下子躍登哲理深層,實踐過藝術家夢寐以求的 visual alchemy。

1980 年的麥顯揚風華正茂,卻又漫身詭吊(照片攝影翟宗浩)

1980 年的麥顯揚風華正茂,卻又漫身詭吊(照片攝影翟宗浩)

甭管麥氏本領多厲害,窮其一生,始終變不了天,無奈留下憾事一樁…… 香港土地矜貴,憑誰理會artist精誠,平白一塊鉻鐵怎生轉化黃金? 身緣山中的麥顯揚,難敵現實/環境掣肘,半輩子嘗試打造巨型雕塑,身體力行,可恨畫室空間規限,回天乏術,膝下精品大多細作,遺世優質的大尺碼巨製彷彿鳳毛麟角,絕無僅有。

 

(原刊於 2015 年 8 月 5 日《信報》)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