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強化戲劇效果 展現多姿動律意象──評荷蘭國家芭蕾舞團《仙履奇緣》

2015/4/3 — 12:40

(圖:香港藝術節)

(圖:香港藝術節)

【文︰劉玉華】

克里斯多夫‧惠爾頓(Christopher Wheeldon)2012年編排的新版本《仙履奇緣》,除了花大量心思修改潤飾故事情節及重塑人物個性外,他更聯同多位創作團隊成員,分工發揮專長,給舞劇增添出人意表,虛幻文替的佈景裝置、華美魔幻的服裝與燈光設計。此外,惠爾頓構思的動律姿態,推陳出新,巧妙地糅合古典芭蕾跟當代舞蹈語彙,成功呈現劇中人物的身分性格,凸顯不同場景的氣氛效果。

幕啟,觀眾即先後看到仙杜麗娜(灰姑娘)和格羅米王子童年生活的情節,顯然是要為男女主角鋪墊性格發展的基礎,以便營造他們長大成人的舉止情操。

廣告

加插自小跟王子一起成長的班傑明、四位時刻守護看顧仙杜麗娜的命運使者;把原故事中春、夏、秋、冬四季仙女改編作輕盈精靈、慷慨精靈、神秘精靈及流動精靈;還有眾多長相奇特、體態古怪的妖獸、大頭人偶等等,因應場景的變換,陸續出場。結局時,班傑明更與繼姊妹克萊曼蒂兩情相悅,成為愛侶。

現場所見,劇情愈趨複雜化的同時,卻沒有拖慢整體情節開展的進度。舞台上自始至終總是戲劇性橋段與多樣舞蹈場面緊接出現,動感畫面比比皆是。譬如說,第一幕繼母、繼姊妹們三人誤以為身穿華服的班傑明是王子,熱情殷勤地簇擁著他坐下,兩位繼姊妹隨即施展渾身解數起舞,博取他的歡心。與此同時,仙杜麗娜悄悄地帶領裝扮成窮光蛋流浪漢的王子進入屋內,讓他坐近火爐旁邊;又給他添加食物,免他挨餓。

廣告

擔任樹和馬車場景指導及設計的巴素‧特威斯特(Basil Twist)於第一幕終結時利用多位手持滾動車輪、馬頭道具的演員,配合高高托舉起仙杜麗娜的舞蹈員們,再加上仙杜麗娜身後大幅闊長且迎風飄揚的布幕和台前紗幕上蔚藍雲彩翻飛的投影畫面;色彩相應變幻的燈光、配樂愈顯激昂的節奏,呈現灰姑娘登上南瓜車前赴皇宮舞會的魔幻景象,委實教人頓感耳目一新。

負責佈景、服裝及面具設計的朱利安‧格露奇(Julian Crouch)和燈光設計師娜塔莎‧卡茨(Natasha Katz)創意無限:仙杜麗娜家裡的整張可任意旋轉移動的長餐桌和椅子、樹蔭婆娑覆蓋整個舞台的魔法大樹、皇宮內十數盞垂掛的吊燈、爭相前來試穿鞋子的群眾坐過的椅子,竟能一整排凌空升起,變成懸掛台上的晃動佈景裝置,培增疑幻似真,詭秘魔法的色彩。丹尼爾‧布迪(Daniel Brodie)設計的錄像投影效果,簡潔貼題,視覺上給全劇平添了電影感。

舞蹈編排方面,惠爾頓在第二幕裡給前來相親的西班牙公主、俄羅斯公主及泰國公主編排了卡通化的諧趣舞姿動作,他們誇張惹笑的動律極富娛樂性。稍後,繼母喝得酩酊大醉的舞段,同樣令觀眾捧腹。第三幕開始時,一眾淑女、三位公主、繼姊妹們、精靈、妖獸、大頭人偶……各類人物並排橫坐台前輪候試穿鞋子,隨節拍互相擊掌、點頭、擺動軀體的姿態,讓人聯想起孩童玩耍的情景,進一步誘發大家的投入感。

仙杜麗娜在母親墓前及舞會後返家的兩段獨舞均能體現她思緒起伏的變化,藉著四位命運使者連番的托舉,仙杜麗娜的舞姿造型愈顯流暢兼營造出飛翔升降的效果,賦予她與眾不同的藝術形象。

格羅米王子舞會上的獨舞變奏,以大幅度的騰跳和連續空轉為主;他接連地側身把右腳交叉左腳前;一手向胸前伸,另一手伸高頭上,再往後彎腰的動作,很帥且帶現代感。然而,他跟班傑明每回出場,總是蹦蹦跳跳,你追我逐,盡顯胡鬧嬉戲的本色。由是,王子的獨舞沒有較深層地抒述其個人的情思轉變,更談不上透露他內心的感受。

最令人難忘的當然是第二幕和第三幕兩段浪漫抒情的雙人舞。先是仙杜麗娜與王子傾訴衷情。只見他倆大量依偎擁抱的托舉動作,變化多姿。王子不僅用雙手把她高舉起來;更多次運用不同角度,以肩膊、腰背承托仙杜麗娜的身軀,又讓她勾坐在他半蹲的大腿上,兩人四目交投地展示舞姿。仙杜麗娜戴上閃金色面罩,身穿一襲金色雪紡葉紋圖案無袖及膝紗裙,腳踏金色腳尖鞋,夥拍身穿綴上金線圖案長袖鮮紅色上衣,腰繫金色寬腰帶,潔白緊身褲和黑色長靴的王子,他們的扮相造型煞是雍容華貴。壓軸的雙人舞,兩人相認重聚,在大樹下再度共舞,托舉舞步更顯順溜舒展,隨心所欲,姿態動作別出心栽,優雅新穎,充分流露出他倆交心訂定婚盟的欣喜心情。

三月十三日晚飾演男女主角的荷蘭國家芭蕾舞團首席舞蹈員 Artur Shesterikov 和 Maia Makhateli 外型合襯,技術全面,默契十足,表演具說服力。舞團台前幕後的團員均展示出很高的專業水平,可惜今回演出沒有安排現場樂隊伴奏。

原刊於 IATC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