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影像不就是影像 明與不明的Lingering Liminality

2018/4/4 — 14:34

Andy Li的《The Clock》

Andy Li的《The Clock》

早前到了在黃竹坑的藝術工作室、活動及實驗空間「據點。句點」(Floating Projects),看了「Lingering Liminality: the Realm of Process, Experimentation and the In-between」(展期至4月9日),也是在這個藝術月期間舉行,看的時候已跟策展人Elaine Wong表示,真擔心有過多活動舉行,只怕很多都會被埋沒起來。

這次展覽展示了一系列錄像裝置作品,包括:Elaine Wong的《Out of Xanax》,原來Xanax是種鎮靜藥物,用來治療失眠、抗焦慮等,由磚及顯示器堆成,如掛在牆上的一幅幅小畫;Andy Li的《The Clock》,錄像中的鐘無聲,但裝置卻用其他部分發出鐘聲;Liao Jiaming的《Do You Know Where the Birds Are?》,一堆舊或電視機,播放著不同的錄像片段,有真的鳥,也有其他的「鳥」;還有Zheng Yuanzhi的《Stuck in the Middle》、Elaine Wong的《On the Water》、Zheng Yuanzhi的《Pandora's Box》等,而這裝置部分的名稱原來是Day 7300: Gelatinization,而Gelatinization也就是糊化,一般指澱粉的糊化,將澱粉和水混合及加熱,到一定温度後,澱粉會轉化為透明的糊溶液。你覺得這些裝置作品是可呈現到這種糊狀的狀態呢。

Elaine Wong的《Out of Xanax》

Elaine Wong的《Out of Xanax》

廣告

另外,展覽同時有一些日子及時候,會播放一些單窗錄像(single channel videography)作品,並以分成Let the Carema Work, Let the Artist Play及Images are not Images are Images兩個主題。

廣告

看錄像作品不同於看電影、電視、紀錄片等,沒有故事、情節、人物等,呈現的就是影像,但那些影像又是甚麼,表達的又是甚麼意義、感情等呢,是不是有一個論述,豈或一齊的解讀都是觀者的體驗過程,創作者說不說出來,觀看者明白不明白,是兩件事,豈或是一件事呢,或者這就是錄像作品的矛盾與有趣。筆者記得自己曾說過,既然一切希望回歸影像本身,那麼甚麼說不說出,明不明白,再以文字方式解說出來,豈非有很大矛盾。

最後,如果你有時間,還可以自己認識一下Lingering Liminality的意思,lingering是纏綿的、拖延的、躊躇的等,Liminality在人類學上的閾界,一切是件令人去認識,去明白的展覽活動呀。

不過,對於藝術,筆者寧願不明白,不了解,總比以為明白及了解,因為曾有「資深」的畫廊老闆表示,她說一張畫的售價是以尺寸大小來計算,也有「資深」藝術家指,新的電子媒體藝術不可以和傳統的繪畫、雕塑等形式相比......是不是愈明白,對於藝術反而是一種負擔呢。

最後,你在這個藝術月,其實錯過了多少個同期舉行展覽活動呢。

筆者並非要說甚麼大道理,只是有時候看得多,有所感受而已。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