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影壇裡的難兄難弟 (上) - QUENTIN TARANTINO 和 ROBERT RODRIGUEZ

2015/8/31 — 7:37

我想起遙在美國的另外兩位鬼才導演兄弟——Quentin Tarantino和Robert Rodriguez。

我想起遙在美國的另外兩位鬼才導演兄弟——Quentin Tarantino和Robert Rodriguez。

王晶與王家衛,至少有一個共通點:喜歡其作品的人會死心塌地,討厭的也輕易說出大堆理由。王家衛的作品曾被視為cult,我不太清楚cult的定義是甚麼,也暫時不打算深究,但如果他的作品是cult的話,王晶的又算不算?說起cult片,我倒第一時間想起香港另一位近代cult片大導劉鎮偉。

劉鎮偉這個名字,也許對大眾來說會比較陌生,但如果說到《92黑玫瑰對黑玫瑰》、《東成西就》、周星馳版《西遊記》,大家一定耳熟能詳,劉鎮偉就是這幾部經典的導演,而王家衛跟他,原是多年好友,以往不時為劉的電影擔任監製,而劉的電影裡亦時時出現與王的作品呼應的橋段。這對影壇難兄難弟,又總令我聯想到遙在美國的另外兩位鬼才導演兄弟 — Quentin Tarantino和Robert Rodriguez。

Quentin Tarantino相信不用多介紹了,喜歡《Reservoir Dogs》、《Pulp Fiction》和《Kill Bill》等奇片的影迷,不可能不奉Tarantino為偶像。Robert Rodriguez是墨西哥裔導演,24歲那年,他以超低成本拍出其導演生涯的首部西班牙語長片《El mariachi》,一舉成名,闖進荷里活,及後陸續完成其「墨西哥三部曲」(其餘兩部作品是捧紅Antonio Banderas的《Desperado》及群星拱照的《Once Upon A Time In Mexico》)。Rodriguez的電影有其獨特的狂野味道,劇本和人物設定常常不依章法,卻又俐落有型,大抵這就是他在荷里活吃得開的原因,而又正因為他自有一套剛烈卻絕美的暴力美學,2005年他拍了另一部教影迷驚艷的漫畫改編作品,也讓他更為「主流」觀眾認識,那部作品,就是《Sin City》。

廣告

Robert Rodriguez的「墨西哥三部曲」

Robert Rodriguez的「墨西哥三部曲」

廣告

Rodriguez以《El mariachi》出道的同年,剛巧亦是Tarantino憑《Reservoir Dogs》一鳴驚人之時。兩位影癡大導對美女和血漿都特別有興趣,常常相約在對方家中看舊片,天南地北大談電影經,又喜歡互相在對方的電影中擔任編劇、監製甚至客串一角。我很喜歡的經典殭屍電影《From Dusk Till Dawn》,便由Tarantino編劇,Rodriguez導演,Tarantino還出演男主角George Clooney的變態弟弟,被惹火尤物Salma Hayek一口咬死。看過此片的朋友,除了必定對Salma Hayek的火辣蛇舞印象難忘,大概就會對Tarantino和Rodriguez的電影世界有點概念,一切都是瘋狂、粗野、離經叛道的,但又出奇地痛快悅目,黑色幽默處處可見。

Tarantino在《From Dusk Till Dawn》裡飾演男主角George Clooney的變態弟弟,令人難忘

Tarantino在《From Dusk Till Dawn》裡飾演男主角George Clooney的變態弟弟,令人難忘

Salma Hayek飾演的Satanico Pandemonium,取材自一部1975年的同名墨西哥電影,是名副其實的蛇蠍美人

Salma Hayek飾演的Satanico Pandemonium,取材自一部1975年的同名墨西哥電影,是名副其實的蛇蠍美人

2007年,Tarantino和Rodriguez一人拍了一部向B級片「致敬」的惡搞電影,跟足低成本製作的B級片模式,劇情故意誇張荒謬,畫面處理故意粗糙,血漿美女無限供應,犯駁低俗不在此限,抵死過癮才是王道。Tarantino那部叫《Death Proof》,Rodriguez的是《Planet Terror》,兩部電影合起來就是《Grindhouse》,在北美上映時是一票兩睇的,就如我們的油麻地戲院「一張票,睇到笑」,以往美國一些放映B級片的小型戲院也有雷同做法,於是Tarantino和Rodriguez連這個放映方式也仿效了,可惜電影來到香港時被分拆獨立上映,觀眾亦未必知道兩部電影的淵源。

「一張票,睇到笑」的《Grindhouse》

「一張票,睇到笑」的《Grindhouse》

(左) Dr. Dakota@Planet Terror (右) Elle Driver@Kill Bill

(左) Dr. [email protected] Terror (右) Elle [email protected] Bill

當年入場看《Death Proof》,完場時幾乎全場觀眾拍手歡呼,亢奮非常,簡直前所未見,這就是Tarantino的功力與魅力。然而,《Death Proof》絕對不是Tarantino最出色的作品。同一部電影,《Death Proof》在家裡看就沒有這個亢奮效果了,除非你的家庭影院可媲美戲院。相比起來,《Grindhouse》中我更喜歡《Planet Terror》,除了因為節奏明快,還因為片中有不少向Tarantino作品「致敬」的細節,Tarantino迷肯定會會心微笑。例如《Planet Terror》中Dr. Dakota的白衣殺手形象,就與《Kill Bill》的經典deadly nurse Elle Driver相呼應;The Bride用意志叫癱瘓的下半身恢復知覺最後駕車離去,Dr. Dakota為救愛兒也硬著頭皮用暫時僵直的雙手強行開車門;而《Planet Terror》中在醫院裡殺出重圍的場面,也跟《Kill Bill》中最為教人目炫的青葉屋大戰如出一轍。

一張《Death Proof》劇照齊集Tarantino癡戀的東西,和他大部份電影裡的icon:剽悍美女與長腿、公路旁的小酒吧、播放六七十年代流行曲的點唱機,當然少不了那個年代的Chevrolet

一張《Death Proof》劇照齊集Tarantino癡戀的東西,和他大部份電影裡的icon:剽悍美女與長腿、公路旁的小酒吧、播放六七十年代流行曲的點唱機,當然少不了那個年代的Chevrolet

《Planet Terror》裡的美女與機關鎗,令人忍俊不禁又大讚有型,我更從此迷上肉感與性感兼備的Rose McGowan

《Planet Terror》裡的美女與機關鎗,令人忍俊不禁又大讚有型,我更從此迷上肉感與性感兼備的Rose McGowan

Tarantino和Rodriguez的電影,恐怕說個三天三夜都說不完,在此暫時止住。下次說說另一對同樣喜歡互相「幫忙」與「致敬」的導演兄弟班——王家衛與劉鎮偉。

 

Innie Ccy Facebook;原刊於作者博客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