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後生女,因乜走去睇大戲?

2015/5/14 — 16:25

《獅子山下紅梅艷》劇照
(圖:天馬菁莪粵劇團 facebook)

《獅子山下紅梅艷》劇照
(圖:天馬菁莪粵劇團 facebook)

睇大戲?阿爺阿嫲先做的事吧?後生細女睇乜粵劇?咁老套!

粵劇,源於兩廣地區,曾經是我們祖先重要的娛樂,但為甚麼現在我們都不看?還要對它千般睥睨、萬般蔑視?是因為時代更替,叫文化口味易轉嗎?我們為莎劇瘋狂,卻無法回眸一瞥廣東粵劇?既然如此,為甚麼西九文化區還要斥資獨立蓋一座戲曲中心?

十萬個為甚麼,但其實我一直都未有現場看過一部粵劇。

廣告

上周六,我終於在高山劇場與粵劇相遇了。老實說,如果劇目是《帝女花》、《紫釵記》、《霸王別姬》,我大概不會有入場的激動。正因為《獅子山下紅梅艷》是新編粵劇,劇本取材自香港風物,叫我有興趣知道粵劇除了「香夭」之後,還有甚麼可能。

《獅子山下紅梅艷》由出自文華和周潔萍之手,參考了關於香港的神話傳說,想像獅子山、紅梅谷的故事,發展成一段淒美的人神愛情史詩。傳統粵劇常見的男歡女愛、神仙妖怪、精忠邪佞之餘,又暗暗呼應著我們熟悉的地方,劇作看來格外親切可喜。文字流麗,加上押韻的安排,又叫人不得不佩服編劇的文字功力,發現「通俗粗鄙」固有印象以外的粵語。

廣告

為了洗脫老套的指控,粵劇常有突破傳統的嘗試,最為人熟悉的方法,大概是「英語粵劇」。然而,文化意味甚濃的作品,直接翻譯成英文,到底有多大的轉化幅度?對於英語人士來說,又有幾感興趣?與其說是「翻新」之舉,倒不如說是「翻身」的考慮比較大──開拓英語市場,將廣東文化推銷出去。

語境有異,即使有翻譯,幫助也未必很大。記得當年跟朋友去維也納旅行,既然來到「音樂之都」,不可不聽歌劇吧?然而,我們當中無一通曉德語,那些翻譯看板成為大海中的浮木。當我們聚精會神看著字幕,又忽略了舞上表演者的真實臉龐。關於維也納國家歌劇院的華麗回憶,最後只剩那些走字顯示屏。

英語粵劇當然與翻譯看板的做法不同,但我考慮的是,為甚麼我們要千辛萬言地越過那些語言障礙,而不去回首發現身邊有趣的東西?

《獅子山下紅梅艷》劇照
(圖:天馬菁莪粵劇團 facebook)

《獅子山下紅梅艷》劇照
(圖:天馬菁莪粵劇團 facebook)

製作人應當了解,語言轉換的革新有限,何不轉而從內容入手?西方戲劇百年不衰,不是靠「食老本」而來。經典重演一百次,也總會叫人厭悶。豐富題材,加上在地共時的元素,才是叫一種藝術形式能夠繼續走下去的動力。要撕去粵劇「老套」的標籤,我相信新編粵劇是實務的出路之一。

戲劇還未演完,幃幕尚未拉上,青獅化成獅子山,紅梅約誓廣種繁花,而成為今日的紅梅谷。觀眾興奮得離座走上台前,紛紛舉起手機、相機拍照,又拍掌呼叫,工作人員都沒有阻攔。眼前的畫面,一時間叫我驚詫──大媽和叔叔的熱情,不比追逐韓星的女孩遜色。或者他們都「失禮」,也許他們都「沒有規舉」,但又是誰定義在劇院該怎麼樣?

從戶外戲棚走進室內劇場,大部分場地都是參考西方劇院而建造的,粵劇能夠走出粵劇的路嗎?語言也好,場地也好,觀眾反應也好,所謂的「文化衝突」,彷彿在說明我們需要尋找,甚麼才是我自己。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