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後雨傘運動的《樽裝城市》

2015/6/22 — 18:37

2012年的六月看周佩韻編舞的《界限.街道圖》是生活最低潮的日子,卻讓我重新啟動了奮發的意志,場景裏那些移動的巨型木箱告訴我不要跟壓迫的牆壁對抗,而是選擇轉身離開,祗要走過一個街角或關口,不但遠離了死胡同,還可以找到自己企立的新地方!

三年後的六月,機緣巧合又去看周佩韻的作品,這一趟她帶領一班年輕編舞及舞蹈學生,結合建築、音樂和繪畫的藝術跨界,同樣以移動的空間演出《樽裝城市》,卻又開展了一趟治療的旅程:過去一年,無論對舞蹈還是文字都開始出現一種「金屬疲勞」,先後發現有人抄襲舞蹈、有人抄襲舞評,站在十字路口的警號與黃線上,常常找不到走下去的理由,勉強選了一個方向,但一些蒼白的台景、一些虛假的文字卻又將本來已經顛簸的腳步截停下來,因此,昨天帶著異變的心站在兆基創意書院多媒體劇場內不斷流動的空間,雙重的負數剎那形成了「正數」,《樽裝城市》像一面玻璃鏡(事實上鏡子是最後場景的道具),顯影了那些很切身的生存狀態,我們都活在一個樽裝的玻璃之城,到處是玻璃帷幕大廈,裏面人潮擠擁、關係破碎,四周充滿突如其來的壓制與拘禁,幕後有黑手、眼前有紅油,但人的連繫與聯結猶如道路與天橋,總把零散的人拉在一起!

這是一個關於「雨傘運動」後城市與人如何尋找屬於自己空間的舞蹈,參與演出的有我認識的專業舞者,也有曾經選修我的課堂的中大學生,但因著周佩韻精微的編舞、深入骨髓的藝術教育,使得他們呈示了跟平常很不一樣的身段和步韻,眼前亮起了轉化的氣息……是的,是這股清新的力量、清明的意向帶我泊泊流向下一彎的崎嶇,在玻璃之外認知裂變的現實,在玻璃之內裝載尋找自由的個體,祗有在「藝術是真誠」的時候,它才可以為我們的時代存照立影,同時給我推開虛偽的力度!

廣告

 

原刊於作者 facebook

廣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