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後龐克:實驗自由的時代

2016/7/6 — 11:05

Still from Jill Westwood, The Wound, 1984
(© Courtesy the artist and LUX)

Still from Jill Westwood, The Wound, 1984
(© Courtesy the artist and LUX)

後龐克(post-punk),提及這個詞語,大部份人都會聯想起電結他,樂隊、搖滾,總之就是與音樂有關。但實際上,「後龐克」不僅在流行音樂史上舉足輕重,在電影史上也有著啟發和實驗的意義。「後龐克電影雖然沒有如法國新浪潮般為大眾廣泛認識,但因為後龐克,人們開始再次對電影這種媒體作出反思,情況就如『達達主義』、『超現實主義』時期的電影。」浸會大學電影學院高級講師陳家樂如此評價。

陳家樂說電影史的不同時期的是很難分割的,後龐克受法國新浪潮和及後的荷里活工場影響,於1980年代興起。他說後龐克的定義很模糊,「後龐克的定義並不在於電影的題材,後龐克是一種風格。」作為一種風格,後龐克就可以不受題材或時代限制,而能自由存在於不同的形式的藝術裡。「自由」。就是後龐克主要精神。「每個人都可以創作影片,不需要複雜的技術。如此一來,不同界別的人就都可透過電影藝術,去自由陳述不同議題。」

Still from John Maybury, Solitude, 1981
(© Courtesy the artist and LUX)

Still from John Maybury, Solitude, 1981
(© Courtesy the artist and LUX)

廣告

陳家樂認同電影是公認的意識形態工具,塑造著社會的價值觀。而後龐克精神則挑戰主流電影的機制,如當時如日中天的荷里活電影裡,女角都是長髮,身材好;而後龐克則重組女性形象,創造「Girl fighters」等角色,挑戰主流電影的父權主義。

廣告

M+視覺文化博物館的專題放映系列「M+ 放映:此時彼刻:龐克後的電影與錄像」中的「展示自我」單元也挑選了樂隊The Human League的〈Don't You Want Me〉MV,歌曲中女聲對男聲唱出「I picked you out, I shook you up and turned you around, turned you into someone new」,再配上演員男女界線模糊的打扮,突破了當時MV的表演模式。

陳家樂指出,實驗電影的實驗性並不在於創作者是否專業,而是資金、製作、發行、放映的方式與主流電影不同,透過降低拍攝成本,讓不同背景的人都不再受限,能自由拍攝獨立電影。「被壓迫的女性、黑人、少數民族、弱勢社群均可以透過獨立電影,作出忠於自我的表現。」

後龐克精神所打破的框架,並不只是題材,還有美學觀念。陳家樂說,當年藝術家用錄影帶、超八菲林拍攝和放映;今天人人都可以隨意用手機拍攝,上載到社交媒體,時代進一步進入是人人皆是作者的時代。「後龐克讓影像製作從大財團、大明星、大製作制度中解放出來,也是一種自由意志得到實踐的後民主社會的精神。」

Still from George Barber, Absence of Satan, 1984 (from ‘The Greatest Hits of Scratch Video Volume 2’)
(© Courtesy the artist and LUX)

Still from George Barber, Absence of Satan, 1984 (from ‘The Greatest Hits of Scratch Video Volume 2’)
(© Courtesy the artist and LUX)

放映中其中一個單元,叫「錄像殺死了廣播明星(Video Killed the Radio Star)」。這其實是英國樂隊The Buggles 1979年的單曲。「〈Video Killed the Radio Star〉作為美國MTV頻道開台首個播放的MV,就被認為是MV的美學雛型。當然今日回看,不覺得特別前衛,但是,當年出現,則影響了整個音樂、電台、電視的產業發展。因為,音樂從此可以『看見』。」從此,幾代人理解音樂不只是音符,只能從收音機收聽,而是能配合影像和符號。

但陳家樂說,喜歡後龐克,並不等於一味高舉非主流而反對主流。「不同種族,不同文化背景的人需要不同的電影。」反之,非主流與主流並存,才是真正的自由。或許有一天,後龐克、反建制、獨立製作反倒成為主流,社會則有另一種非主流風格興起。電影的多樣化仍然有無限可能,只要我們仍有「自由」。

(「M+放映」x立場新聞合作系列)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