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徐冰首部電影 剪自萬個監控鏡頭 《蜻蜓之眼》預告片上線

2016/1/26 — 13:49

《蜻蜓之眼》片段截圖

《蜻蜓之眼》片段截圖

從《天書》到《地書》,藝術家徐冰的作品與語言關係密切。四年前,徐冰做了一次新嘗試──做電影。是做,不是拍。他從不用親自去拍,而且是在錄像都準備好以後,再寫劇本。這部名為《蜻蜓之眼》的電影,不僅旨在揭露監控無處不在的事實,更是「尋找一種新時代創作和工作模式的可能」。

《蜻蜓之眼》海報

《蜻蜓之眼》海報

廣告

談論監控的作品向來不缺,早有 George Orwell 的《1984》老大哥,到電影 The Truman Show,然而直接在現實世界取材的卻不多。片長 90 分鐘的《蜻蜓之眼》,卻是徐冰與團隊從 1 萬多個網路公開的監控視頻中剪輯出來,故他向《藝術新聞》直言,「我的影片證實了 The Truman Show 中的想像,其製作的手段和材料都是在無處不在的監控系統出現以後,才可以實現的。」

雖然如此,徐冰團隊著手製作的四年間,也不是一帆風順。監控錄像普遍受制於保密私隱條件,一度叫項目無法繼續進行。直至去年團隊發現,網上極多監控錄像公開,遂以二十台電腦,每日 24 小時不停翻錄,收集電影創作的基本素材,才得以完成電影作品。

廣告

「這部影片的製作方法是新的,是反著的:先有了攝像,才有編劇。」電影全採用二手錄像,當中沒一個演員,現實中的人物不斷流轉。他遂構想出不斷整容的女主角,解釋電影視角一直轉換的情況。女主角命名為「蜻蜓」,取意於蜻蜓擁有 28 萬隻複眼的意象。蜻蜓眼睛之多,猶如今日無處不在的監控鏡頭,呼應電影劇情和幕後製作。

監控鏡頭無處不在,在徐冰眼裡正是一種「散點透視」。看起來毫無關係的片段,以電影的方式整合,他認為可以提供全新視角,甚至改變觀眾對歷史的觀感。徐冰笑言,團隊沒一人做攝影,但全國各地的監控系統卻為他們的電影工作,形容《蜻蜓之眼》的製作過程猶如尋找一種新時代創作和工作模式的可能,「這就是今天的方式,同樣也預示了未來的可能。」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