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瓜

南瓜

飲食博客,以嘻笑怒罵,醉眼看飯桌上的世界。http://foodie-smashingpumkins.blogspot.hk/

2018/12/24 - 13:03

從兵哥回憶到當代藝術 — 金馬賓館

上月尾,金馬賓館開幕的第二天,剛好我在高雄,先在酒店放下行李,然後由酒店大員帶領之下,前往這個昔日台灣兵哥赴戰場的中轉站,今天被活化成為當代藝術館。

位於高雄壽山入口的金馬賓館,鄰近駁二藝術區,參觀當日,全程由負責該賓館的活化工程,御盟集團永添藝術的執行長 — 邵雅曼小姐,親自帶領我走進有如時光隧道,由上世紀六十年代,那個戰事頻繁的歲月開始,踏著只是輕輕修飾過的長巷,光線充足,氣氛平和,但是數十年前同一個地方,卻是另一番光景;裝載著準備作戰的兵哥們,那種不安,無助的情緒,隨時一去不返,與家人愛人永別的哀愁。

賓館多年來保持沉默,見證著兵哥的來來去去,生死未卜;直到 1998 年軍方撤離,賓館被交通部接手作其他用途,直到 2012 年,一直丟空至今。全憑御盟集團與高市都發局攜手合作,金馬賓館得以搖身一變再發育,成為藝術館,用另一個形式,繼續向大家說故事。

廣告

漆黑的檔案室,展示著一些當年兵哥們用過的物品,包括與家人來往的書信,望遠鏡,已生銹的燈;當我看得聚精會神,身邊的台灣女生問我,香港人需要服兵役嗎?

我說不用,這一點較台灣男生幸運。

金馬賓館以「時光鏡」作為展覽的核心,其中一位參展的藝術家,來自香港伍韶勁,其主題為過渡的展館,擺放不少刻了當年兵哥們的語錄,透明的時光片,井然有序地排列著;有些是令人會心微笑,面前的不安暫且放在一旁,以幽默的想法苦中作樂。當我坐在伸手不見五指的漆黑環境,仿照當年兵哥坐船到金門的地板上,有如身歷其境,正在搖晃的舢舨,眼前的點點鱗光轉瞬即逝,切實地感受當年兵哥赴戰場的不安徬徨。以前大陸用飛機大炮瞄準對岸,今日就用政治,經濟,甚至有人說是用豬肉來作武器,以前曾暗裡慶幸自己活在太平盛世,但現在是置身亂世無疑。

James Turrell,一個最具代表性的光線與空間運動的藝術家,早於上世紀六十年代中,開始作以光為媒介的實驗,1977 年更在美國亞利桑拿州的死火山,進行一項大型藝術計劃,今次於金馬賓館,展出其作品《鑽石菱格》,靈感源自航運中的狹窄的水道,在這些航段裡面,天空被大自然建立的高牆框住,地平線怎樣廣闊,也就只是驚鴻一瞥而已。當我們面對著被高牆限制住的空間,透過有如一日廿四小時,日出日落的韻律,體驗關於天光之冥想。

沿著樓梯行上一層,便是另一個展館 — 稜鏡:趨近那些尚未看見的場景,由三位台灣當代藝術家:羅懿君、高雅婷、湯雅雯,以政治、民生、貿易等作題材的作品,來道出他們的想法。羅曾在畫廊開設以香蕉為主題的展覽,用收集回來的蕉皮來代替畫筆,化成藝術品;這次展出像打獵回來的動物皮,就是用上數百塊曬乾,從日本甜品店得來的香蕉皮,連香蕉的 label 也沒有撕下,併貼出來的藝術品。

「一下子怎能找到那麼多蕉皮?」我帶點疑惑問。

「那間甜品店,做香蕉蛋糕很有名。」邵雅曼如是地說。

油彩與舊報章的剪貼,砌成一幅栩栩如生的圖書,向大家娓娓道來,屬於那個年代曾經發生過的大小事,蔣介石高呼反攻大陸,自行車廣告慶祝國慶,某某牛肉汁廣告,台灣 921 大地震,911,國民黨與民進黨交替,太陽花學生運動,就算以前是沉重的大事件,今天看來卻輕鬆。

台灣著名攝影家阮義忠的作品展 — 找回失落的優雅,對於近年迷上菲林攝影的我,是絕對不能錯過的環節。自小在農村長大的他,於這次展覽中,發表一共八十多幅從未曝光的作品,,由 1970 年代至 1990 年代,用黑白菲林去記錄台灣農村地方的風土人情;不時聽到有人說:台灣最美麗的風景是人,阮氏的鏡頭下,有億載金城的一群參與飲宴的男女,正在理髮的小孩子,坐在海邊的年青人們,以黑的溫嫩和諧色調,記錄著當時的優雅面貌。

展覽館裡面的金馬賓館 Cafe,聽說它們的三文治很好吃,書架更放了不少有關藝術的書藉,包括香港的號外,可惜我要趕著回酒店,只能緣慳一面,若是這間咖啡館在香港的話,定必成為打卡熱店。

 

金馬賓館 

開館時間:週三至週日 10:00-18:00(最後入館時間 17:00)
休館日:週一、週二
※ 國定假日開館

地址:804 高雄市鼓山區鼓山一路 111 號
網址:http://www.alien.com.tw

 

作者 Face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