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從南韓佔領超市思考後雨傘香港:電影《逆權師奶》

2015/5/20 — 12:30

電影《逆權師奶》劇照

電影《逆權師奶》劇照

2014 年 9 月7 日,早在香港雨傘運動爆發之前,南韓電影《逆權師奶》(Cart) 在多倫多國際電影節上首映。故事改編自 2007 年當地大型連鎖超市 E-Land 集團,無理遣散前線員工,以臨時工取代崗位,觸發「佔領超市」爭取勞工權益的事件。

2015 年 5 月 14 日,雨傘運動結束將近半年,《逆權師奶》在香港上映。面對鋪天蓋地的「反拉布」簽名攤位、官員頻頻落區宣傳政改的境地,我們怎樣回顧去年發生的社會運動?雞蛋高牆,城市裝作一切如常。因著各種理由走上佔領區的我們,或許都不禁懷疑當日的功夫,到底改變了些甚麼。

「滴水真的能夠穿石嗎?」《逆權師奶》劇情發展至佔領運動後期,抗爭者都出現疲態時,工會領袖的一句自問。這部南韓電影在這後雨傘的香港,猶如一面鏡子,讓我們重新審視社運,也參考未來的路該怎麼走。

廣告

 

畫面似曾相識

廣告

顧客永遠是對的、無償加班、「空白合約」(開放條件僱員合約)的情況下,「The Mart」超市決定終止前線收銀員和清潔工的合約。大部分受影響的員工,都是有家庭的「亞豬媽」。她們婚後產後繼續工作,不是為了打發時間,而是多半出於財政壓力。失去工作,經濟支柱大受打擊,逼她們走上抗爭的路。

被裁員工成立工會,要求與資方進行會談,但一直未有得到回應。工會將行動升級,發起罷工行動並佔領超市,隨即引起集團關注,重啟勞資雙方會議。眾人原本以為只是一晚半晚的佔領行動,最終因為談判破裂,而無限期延長。

電影《逆權師奶》劇照

電影《逆權師奶》劇照

超市漸漸發展成小社區,猶如夏慤村。大家鋪著紙皮就席地而睡;眾人自我介紹,說說自己「流落超市」的經歷;又創作抗爭歌曲,拿起大字報,一起唱歌、演話劇……眼前的錄像,一時變得模糊,有如回到當日添美道一帶的風景。

亞豬媽的佔領也從不順利,她們離開家庭來到這裡,受到家人責備,也擔心子女的生活。集團一度引入臨時工,強制恢復營業,又截斷電源,叫她們生活在黑暗之中。資方最終請來警察,強攻超市大閘,帶走抗爭者。集團後來將裁員計劃擴大至正式員工,參與抗爭的人更多,也移師店外,搭起帳篷。

警察重重包圍,那些盾牌、警棍,甚至水砲。身份不明的黑衣口罩人行來行去,一幀幀令人不安的畫面,不斷喚起我們曾經親眼目擊的現實。資方提出讓部分人復工的分化策略,清場後向工會要求天價索償的做法,似曾相識到一個地步,叫香港觀眾詫異於兩事的極度相似。

 

抗爭從不浪漫

雨傘運動落幕以來,各方以不同的形式回顧事件。無論書本、攝影、錄像,大多流於一種浪漫、懷舊的情緒。凝住當日大家在連儂牆下,彌敦道上的超現實瞬間,但少有想像未來,也忽略現實面對的問題。有朋友佔領期間被捕,以「阻差辦工」面對訴訟。無特別援助的情況下,律師費預料數以萬計。這些後雨傘最實在的影響,又有幾多人正視過?

電影《逆權師奶》劇照

電影《逆權師奶》劇照

《逆權師奶》勝在沒有將抗爭過分浪漫化,強調工會各人背後的犧牲和代價。姜副經理不甘受到言語侮辱,出手打人,最終下獄。海美帶著無人看管的兒子上佔領區,卻在清場行動中,被警方的武力所傷,需要入院治療。為了應付孩子的醫藥費,她甚至放棄抗爭,回到工作崗位。

姜副經理控制不住情緒,是不理性嗎?海美的妥協就是認輸嗎?電影呈現的視角,不是要我們以是非二元來評判,而是保留現實中的複雜性和無奈。這種文本處理的手法,誠實地直視我們無力的弱點。不完美的故事,卻帶出真實的質感。

 

滴水穿石需時

善熙參與工會抗爭以來少有回家,不知道兒子外出兼職養家,只見他晚歸就大肆責備,一度叫母子關係陷入僵局。兒子同樣遭受資方無理壓迫,被便利店老闆克扣工資。她為孩子站出來,腰骨直直地跟便利店老闆理論,最終成功取回孩子應得的全數薪水。小插曲不但讓二人關係融冰,也叫她明白抗爭只有爭取到最後才會修成正果。

「媽媽可能會有一段時間不在家。」將孩子送回家之後,善熙重新連絡已經復職,或者轉工的女工們,再次發動快閃行動。這麼簡單一句,充滿準備下獄的隱喻。電影在女工迎著水砲一幕作結,有力地畫下句點。爭取公義,無法一蹴即就,所謂「滴水穿石」不是不可能,而是需要很長的時間、不斷的堅持、無盡的犧牲。

電影《逆權師奶》劇照

電影《逆權師奶》劇照

回眸今日的香港,無論藍絲黃絲,大家都急於為雨傘運動定調。成功,失敗,一切評論也似乎來得太快。《逆權師奶》反抗一個集團,也不是一次就能成就。女工們以打不死的小強心理,才能步步進逼,逼使資方作出大部分員工復職,但工會領袖離場的「最佳結局」。雨傘撐開,只是滴水的源頭,無悔無改地走下去,才能擁有見證穿石的資格。

 

電影作為一種宣言

《逆權師奶》背後的真實故事,南韓女工的抗爭運動,持續了 521 日,才取得「成果」。更何況,她們的對手是一個財團,最終得到政府部門介入,事情漸漸找到出口。而我們呢?我們的高牆,正是制定規條的權力機構,誰又能給我們公允的裁判?

無可否認,《逆權師奶》討好的原因,多少受到雨傘運動的經驗影響。在電影院重遇現實,被迫你拿出爆發之後如何堅持的勇氣,是時勢造就的優勢。鏡頭取景、配樂等,也反映出美感的執著,可見製作的用心。

或許你會覺得,電影終歸電影,只能溫柔地訴說故事。不,南韓 2011 年電影作品《沉默無聲》 (Silence),改編自當地宗教團體對女童進行性侵犯的真人真事。電影上映後引起極大輿論,最終迫使政府重審案件。電影作為一種藝術,不光是銀幕前的歡愉,也是回應社會的宣言。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