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從填詞技術層面看《友誼之光》

2018/8/1 — 9:41

《監獄風雲》劇照

《監獄風雲》劇照

《友誼之光》是電影《監獄風雲》的插曲,從 1987 年面世至今,已近三十一年,在民間一直傳唱不息,舊生聚會上會唱,探訪老人院社會唱,甚而,近日西洋菜街殺街,也有街頭表演者選唱。

從填詞技術的角度看,《友誼之光》有不少地方值得一談。

首先,《友誼之光》是舊曲新詞,調寄著名的國語歌《綠島小夜曲》,但這樣說是過於簡單,因為它並沒有依據整首《綠島小夜曲》來填詞,而是根據一個刪減了八個小節的版本來填的。請大家看看下面圖一的「《綠島小夜曲》原曲主旋律」,用紅色方框框着的那八個小節,就是被刪減掉的。

廣告

這種做法感覺上是頗粵曲的,因為粵曲採用小曲填詞,便常常是只摘取其片段,嫌用整首太長。

廣告

其次,《友誼之光》拿《綠島小夜曲》來填詞,不但大刀闊斧把原曲刪減了八小節,有好幾個樂句,看得出為了填詞達意的需要,改動了原曲!

在下面圖二「《友誼之光》改動原曲數例」的圖中,第 ① 、第 ② 和第 ④ 例都是改動了原曲的。第②例算是最輕微的改動,旋律線基本上能保持原樣。第 ① 例改來面貌是有一點變動。其中「今日」二字的安排,甚有粵曲那種「孭仔字」的感覺!第 ④ 例是歌中的結束句,七個樂音之中,位處於比較重要位置的兩個音都改換了!在強拍位的 la 音改成 re 音,在次強拍位的 re 音改成 so 音,這像是把主力牆撼動挪移,可是改音後的音調還是這樣流暢,甚是神奇,改音者可謂高手,而他可能就是填詞人南燕自己!

看上述改動原曲的例子,不免想到舊日撰曲家於粵曲中採用小曲填詞,亦常有改動原來的小曲的音調。反而當代的流行曲填詞愛好者,是很少敢去改動原曲來就自己填詞,畢竟是世道不同了!

《友誼之光》相對照於《綠島小夜曲》的原曲,改動的幅度那樣大,不禁想到:不知有否徵得原曲作者同意?

從協音的角度看,《友誼之光》還有多處微微拗音。比如下面圖三的「頻見微拗圖」中有五個詞語用紅色筆圈着,俱是唱來有微微拗音的。

理論上, do re mi 配以類音階「四九三」是最順口最協音的,但「頻見微拗圖」中所見,三行詞句都是以「四三九」配 do re mi ,這就會產生微微拗音,最明顯的是「知己」和「知曉」中的「知」字,「握手」的「握」字因是入聲字,情況較佳。

我們何妨不管詞意,試把字的次序調換一下,如「個己知」、「兩手握」、「也曉知」,這樣配 do re mi 來唱,會順口得多,協音感覺也甚完美。

看回圖二,第 ④ 例中的「改」字,相對於「不了」二字而言,配的音是太高了,於某種理論而言,這亦易生微拗。

圖二中的第 ① 例,「能長存」中的「長」字拗音程度較大,幸而所拗之音算是有音無字,聽眾聽到的仍會是「能長存」的意思。

以上指出了《友誼之光》有多處微微拗音,有一處拗音較厲害。然而,只要這些輕度拗音不妨礙聽者接收意思,就可以容許的了,筆者的態度是這樣。再說,《友誼之光》唱了幾十年,大家都已渾然不覺上述那些地方有所謂微拗呢!

粵語歌創作,於填詞人來說常要在協音與達意之間取捨;於譜曲人來說則常要在協音與旋律美之間取捨。原則上,填詞時總以詞意為重,譜曲時總以旋律美為重,都情願字音唱出來略拗。還是以《友誼之光》為例,上面所指的拗音處,情況可謂大部份都是甚輕微的,詞人以詞意為重完全是對的。

講開《友誼之光》,也想向填詞愛好者介紹一下其中有用到「一逗一宇宙」的技法的。那是圖二的第③例,一般來說,據那幾個樂音,可以填上「三三四二四三」,但詞人使用「一逗一宇宙」的技法,增加了協音上的彈性,填成「三三四二○四」!當看看樂音和字音的走向,樂音la. do是向上走,字音「是朋」是向下走,只緣在「一逗一宇宙」的作用下,樂音與字音能奇妙地諧協起來。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