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從學習花式動作到細味世道人生 一次短暫而恆久的藝術啟蒙

2018/7/23 — 11:32

有一日,一班好型的男生走入一間學校的操場,做多大量好勁的花式動作:跑跳翻滾、打筋斗、疊羅漢,樣樣齊,如果有鋼索等配合,他們應該仲可以變成空中飛人,自由翱翔;炎夏間,圍觀學生看得「咿嘩鬼叫」,體內好動細胞都忽然活躍起來,蠢蠢欲動、躍躍欲試,部份學生主動踏出一步,決定跟隨花式男生學藝,展開為期一個月的藝行旅程:藝者,不僅是動作技巧,更加是做人哲學。

「如果以一個藝術創作者身份去看,對於學生來說,除了有機會接觸藝術作品以外,我覺得最緊要是刺激他們思考。在學校學習知識是需要的,而在學校之外,包括生活、藝術、創作,則是協助他們思考,例如他們在社會的存在,除了每日我生活,生存又有沒有甚麼其他的?例如意義。」花式男生之一的曹德寶(阿寶)相信,藝術是引領我們通往人生不同領域的一個過程,而非結果。

廣告

歷時四個月、合共六節的工作坊,阿寶及其手足一邊示範各種花式,「全力去做,做到最盡,不會因為對象是學生就求其」,通過難度高、幅度大的動作,首先留住學生,「投入後,他們就會發問,他們不問我們,我們就問他們,我覺得發問是很重要的」,繼而告訴他們自己的創作點滴,「讓他們明白到,原來自己也可創作,只需一點引導、一些方法,當然,長遠來說,恆常訓練必不可少,但是起步就是如此簡單,只要你願意嘗試。」

不過,藝術也好、創作也好,始終只是手段,「最後,我希望他們了解,生活真的不是過了便算,世界不僅只是上課、考試、畢業、求職;只要你肯張開雙眼,打開耳朵,去到哪裡都是有趣事情」,阿寶笑言,「我又不會說:『生命就立即變得很有意義』」,但他確信,生活從此就會不一樣,「當你打開五官之後,便會發現自己的興趣,然後發覺自己的時間變得愈來愈少。」

廣告

以藝術打開五官

校內工作坊並非甚麼新鮮事,現今學生過去都參加過不少,阿寶又如何讓他們「打開五官」,繼而細味生活呢?

一如其他工作坊,團隊事前都預設了若干標準及要求,包括示範哪些動作,甚至一度構思安排學員在個別節目中演出,然而,這一切設計都是次要的,首要的是每一位參與同學的自身狀況及需要。

工作坊導師盧振宗(阿宗)本身有教班經驗,明白工作坊學員程度難免參差,同時卻是各具天賦,「每個人的構造各有不同,有的跳躍動作較好、有的協調能力更佳」,因此在過程中不斷調整內容及進度,「就算再難的動作,都可以分拆成較簡單的元素,甚至變換了全個動作,同時仍然訓練相同肌肉,讓學員循序漸進地實踐,我們一直去挑戰他們,不會太難,亦不能太易,既有挑戰性,又有滿足感。」

在這間學校負責學生發展的郭翠玉老師,由示範、收生到授課全程跟進工作坊發展,正正目擊程度各異的學生如何各有得著,讚賞團隊花了不少功夫逐一處理個別情況,「面對兩極學生,有些本身已有底子,一點就明,有些也十分熱心,另外部份女生,或者不願動,或者動不來,甚至不明所以,導師都辛苦了。」

各具天賦 因材施教

通過分拆動作、耐心指導,以及翻看課堂錄影帶等等,學員都能夠各取所需,「學生到最後不會覺得一無所獲,就算暫時學不來,都不是因為乏味,而是因為難度;不要小看一個筋斗,看上去似乎很易,做起來卻很難,他們明白到,若要達到一定程度,他們就要花上很多功夫。」

另一位工作坊導師鄭子煬(Alan)記得,第一、二節課堂時,團隊用上大約半小時帶領熱身,希望盡量減低學員的受傷機會,「可是熱身過後,大部份學員都無力了,普遍都已經跟不上,甚至沒有心機,頹廢起來」,考慮過授課內容難度等因素,團隊適度地縮短熱身時間,「直接讓學員多做、多試各種動作,相比之前完成熱身就坐在一旁休息,他們的興趣立即增加不少,全都踴躍起來。」

不少工作坊都附帶結業演出,以顯示學員學有所成,甚或證明資源用得其所,郭老師坦言事前都有想過類似安排,「一開始以為跳下彈下很容易,心想如果學生能有表演,也是不錯」,及後發現花式動作難度甚高,甚至憂慮工作坊乏人問津,「不是沒有興趣,而是不夠勇氣,擔心他們寧可選報其他難度較低的活動。」

增加了解,繼而調整心態,郭老師直言先前的期望是錯誤的,「在第一節課堂上見到各種各樣的學員之後,便知道要他們達致一同表演的程度,真的不大可能,明白到能讓學生有機會去體驗,同時他們願意去試、去玩,就已不錯,不會說因為沒有表演就不算是成功。」

重視成長 挑戰極限

這裡所說的「成功」,當然都不是甚麼驚天動地偉人成就,「如果要說人生道路上的影響,實在沒有可能即時見到,我們又不是魔術師」,然而,一絲一點的變化,郭老師倒是看在眼裡、樂在心頭,「那是一種態度上的改變,例如一開始留在一旁冷眼觀看,然後半推半就親身嘗試,最終積極在做到與做不到之間兜兜轉轉。」

「做到」也好,「做不到」也好,她覺得,都非關鍵,「做不到的都會繼續嘗試,態度非常積極,過程中大家都付出了很多,已經很好。」

同時,阿寶亦沒有將自己、團隊,以及活動無限放大,只想踏踏實實做好每一項細節,讓學員都學有所成,成者,並非狹義的成功、成就,而是個人的成長、成熟,「這個世界,每個人的構造都不一樣,你訓練的是你自己,是與昨天的自己比較,不是和人去鬥。」

他很強調,每個人的需要亦不一樣,「放諸學習之上,自然也是因人而異、豐儉由人,這個概念很重要,同時可以套用在任何事情上;別人可以跳二十次,可能你跳五次就是極限,就去做你自己的極限吧!」

後記

「藝術入學校」是近年社會的一大趨勢,來自屯門廠商會蔡章閣中學的郭老師就籌備過、推動過不少,她認為,藝術家及其活動要與學生「夠近」,才能引起對方興趣,進而開展更深層次交流,「我很認同阿寶及其團隊的概念,就是強調連繫的重要性,距離太遠的話,學生根本無法進入你的世界,純粹讓他們認識你是不足夠的,更需要的是互動、體驗。」

她補充,過去見過一些活動,基於規模、性質所限,只是停留在觀賞層面,「台上有台上在做、台下有台下在看,看完就拍手,拍完手就走」,形式較為單向,學生較難入心,「要是能有近距離的接觸,加上互動,繼而連接個人的興趣、能力,才有再進一步的可能。」

今次走入蔡章閣中學的TS Studio是香港首間以Tricking(新興運動)為主題的場館,宗旨是在香港發展及推廣Tricking,並為有志學習及鍛練人士提供安全、適當的訓練環境,阿寶是創辦人之一,他亦同時是TS Crew的藝術總監,TS Crew現有十位成員,各以不同身體能力謀生,包括跆拳道、巴西戰舞、體操、酷跑、中國舞及街舞等等,今次兩位工作坊導師阿宗及Alan都是成員之一。

至於Tricking則是非常多元化的活動,涵蓋不同運動的花式動作,相關訓練既著重鍛鍊體能,又重視鼓勵思考,聚焦於如何克服自身困難,善用環境障礙,進而挑戰個人極限。

阿寶本身畢業於香港演藝學院,接受的是當代舞訓練,Tricking則是他編舞、跳舞時喜愛運用的手法及元素,他亦希望日後多做「藝術入學校」的活動,接觸更多不同層面人士,其中一個想法是在學校進行恆常排練,並開放予讓學生、老師作近距離觀摩。

「看看我們如何創作、如何嘗試,他們就會發現,原來我們也會失敗,成功前都是經過無數的嘗試,過程中更有機會受傷」,他形容,這是最真實的演出,「讓他們知道,我們都是普通人而已,不是一開始就懂得所有事情,我們也是由零開始。」

今次阿寶及TS Studio與屯門廠商會蔡章閣中學的合作是由香港藝術發展局策動,屬於《賽馬會藝壇新勢力》社區藝術活動之一,新一年的活動將於8月公布,敬請留意。

第二屆「賽馬會藝壇新勢力」

為期五個月的大型藝術盛典,以「Our Talents, Our Pride創意人才,成就香港」為題,進行一系列多元化藝術節目及超過150多節的社區和教育活動,讓大家認識到本地優秀藝術家,欣賞他們的作品,並為他們為香港爭光,引以為傲。

網址www.newartspower.hk 手機應用程式搜尋「JCNAP賽馬會藝壇新勢力」

(本文為立場新聞 x 賽馬會藝壇新勢力的合作文章)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