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從年輕劇團巡迴演出理解香港戲劇生態

2015/7/20 — 18:38

Johnmuggleton @ wikipedia

Johnmuggleton @ wikipedia

劇團「戲遊舞台」獲語常會基金撥款,然後到全港中學巡迴演出普通話戲劇《異口同聲》。 然後劇團成員唐曉楓到拔萃男書院 (DBS) 演出後,在Facebook撰文大罵在當中學演出時被學生極無禮對待。事件最後引發主流媒體及網上媒體廣泛報導,撐學生及撐表演者也各有論述。

而我看到的是,這好像成為了今年戲劇界的年輕一輩的第一件大事。難道不是嗎?不如大家想想除了「戲遊舞台」外你還能數到多少個香港年輕劇團?而這些劇團正在做什麼?他們的演出你看過沒有?而同時除了唐曉楓外,你還認識多少個剛加入演藝界的年輕演員?他們的樣子是如何?他們是從那裡來?而這些年輕劇團為何會做這些到校巡迴演出?

同時我也會問,那些名校生,每天都講粗口嗎?他們在校內曾看過多少套舞台劇?他們每一套也是這樣回應嗎?難道他們在校內這樣做沒有後果嗎?那有後果為何還要這樣做?

廣告

因為筆者也曾是學生,並在校內觀賞不同的演出,也曾試過以劇團演員身分到校演出。因此在問過上面的問題後,我發現可以去理解的東西,其實還有很多。

我能理解學生,因為我所知學生基本上對所有觀賞的演出,都沒有任何選擇權,他們沒有權如買票入場的觀眾一樣選擇自己喜歡的劇目。在沒有選擇外,而他們的老師也沒有時間在觀賞演出前,為學生作任何演出前的準備,甚至在看前也可能會不知道誰在演和演什麼。而觀賞的過程,就算自己如何不喜歡,也不能離開,而且因為禮堂開晒燈及身邊有不少老師監察而無法睡覺。而這些外來團體和表演者,學生可能一生也只是見一次,不認識也不理解。試問在這個情境下學生如何能對表演者有充分的尊重?同時間,這個我不認識的外來表演團體,竟然在他們面前用演出去提出他們不喜歡的價值(如這次的普通話價值),你叫他們怎能容忍?

廣告

另一方面,我能理解年輕的巡迴演出團體,因為劇團本身最熱衷、最了解的是劇場中的戲劇創作,而並非戲劇教育工作,因為當藝術要和教育有連繫,當中要考慮已經很不同。而劇團可能已經為了這個演出作了很多資料搜集和行政安排,務求令演出可以在符合資助的要求下順利完成(如創作內容、形式、人數、甚至演出時間),而最好的是要符合所有要求下每年持續獲得資助。因為這些資助要用來營運劇團,甚至用來補貼劇團的其他創作,而至少也可補貼參加者的收入,因為他們都是和一般已畢業的大學生一樣,要還錢給我們的政府。他們想有更多演出機會,他們也不會放棄任何演出機會。他們已經為這個演出,去了解自己本身在學院唔會讀的資訊,然後在就學校時間的情況下,安排自己由早上八點開始到港九新界離島不同地方演出。他們的學習是演員要盡力全完每一個演出,而要做好演員前,就要學做好觀眾,這些要求是高。因此在背負這個背景的年輕演員,面對住不投入的學生,又如何能不憤怒?

這些理解對來說,讓我在這次件事看到很多。從文化藝術在學校的發展模式、學校對學生自主性的局限,以及香港年輕劇團的發展、年輕表演者的困局。如果學生對劇團有更多了解,他們是有選擇下而看演出,如果年輕的劇團,也可以有更多選擇和空間發展自己的創作,現在這個情況可能未必會這樣發生。

在理解雙方後,我明白了這件事的這樣發展,而我最不理解的,為何我們的社會要這樣對待我們的學生和年輕劇團?沒有他們,我們的城市將來還有更多好的演出及好的觀眾嗎?我們真的不能為學生建立一個更理想的戲劇觀賞環境,以及為年輕表演藝術工作者建立一個更安穩的發展嗎?
劇團「戲遊舞台」標誌

劇團「戲遊舞台」標誌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