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從手勢到守勢 藝術家鄧國騫說服自己進入矛盾

2016/12/2 — 19:29

(圖片來源:咩事藝術空間 facebook)

(圖片來源:咩事藝術空間 facebook)

如果你有一次展覽機會,但只有一個月時間籌劃。做,還是不做?

鄧國騫選擇做,與咩事藝術空間合作,嘗試一次高速回應當下的展覽,會是怎樣的效果。題為「手勢」的展覽,他透露也是乘著同音字「守勢」之意。香港大環境轉攻為守的同時,他創作的美學語言亦躍躍欲變,說服自己要進入矛盾。

「手勢」起首自一片徽章。鄧國騫向《立場新聞》憶述,兩年前正值雨傘運動期間,當時身在美國駐留的他,收到通知獲頒「民政事務局局長嘉許獎」。要,還是不要?他選擇了前者。他記得,畢業之初,對於獎項有種「割裂」的抗拒,但現在開始覺得人生活在這個世代特別多矛盾,「想改變,不能完全割捨」。

廣告

自去年 Gallery Exit 的個展之後,鄧國騫認為一個階段已經結束,希望創作能夠帶出更多生活立場。咩事的高速回應展,成為他以創作直視矛盾的試點。只有三數星期時間準備,他決定從重要記憶出發,找出平日收藏的物品,從而梳理呼應當下的紋路。

廣告

展場裡,鄧國騫將平日收集的街招,貼於車門玻璃窗上,重塑佔領旺角的回憶;他亦展示一張從麻雀館撿回來的廿蚊紙,上面仔細地繪畫了一把手槍,並寫著「我要槍殺」背面幾個字被遮住了。他說,那三個字其實是梁振英,刻意掩蓋是想觀眾多些想像空間,「大家估吓,費事咁出啦」。

鄧國騫解釋,展品全部人手製作,背後都有一種「手勢」,而「手勢」的諧音「守勢」更是香港當下的政治情況。雨傘運動以來,社運和藝文界均承受著茫然和消融的情緒,他坦言自己也不例外,說今次的展覽:「算是說服自己進入矛盾的一個開端。」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