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從林黛玉到穆桂英

2016/1/21 — 18:10

謝曉瑩,十六歲開始拜師學藝,為越、崑名家史濟華、王芝泉的入室弟子。

謝曉瑩,十六歲開始拜師學藝,為越、崑名家史濟華、王芝泉的入室弟子。

【文:鄧小樺;圖:香港電台】

謝曉瑩,生於八十年代,粵劇演員,專攻花旦。香港大學中文學院哲學碩士畢業,研究戲曲劇本文學。十六歲開始拜師學藝,為越、崑名家史濟華、王芝泉的入室弟子。於2001年度香港學校粵曲推廣計劃的歌唱比賽獲公開獨唱組冠軍。十八歲首次粉墨登場演出《活捉張三郎》,其後不定時也有登台表演。畢業後曾在TVB粵劇節目《合晒合尺》擔任主持、編輯、剪接、配音,三年一腳踢。曾簽約環星唱片公司,與尹光等開騷唱小調、做粵劇楝篤笑。2002年下嫁著名粵劇音樂領導高潤鴻。亦撰寫及參演《秋雨菱花姊妹情》、《穆桂英》及《十一郎與玉面狐》等劇本。2014年與丈夫高潤鴻成立「香港靈宵劇團」,劇團擁有雄厚的班底,謝為劇團正印花旦,演出劇目多有武打元素。

謝曉瑩從十八歲踏台板表演,第二套劇出演《活捉張三郎》已經擔正花旦。

謝曉瑩從十八歲踏台板表演,第二套劇出演《活捉張三郎》已經擔正花旦。

廣告

謝曉瑩十八歲開始踏台板表演,拜師後只做了一次二幫花旦,之後接的都是正主位置,第一套擔正的是《活捉張三郎》。被人說是幸運,本來不服氣,因為她堅信沒有努力的話幸運也沒有用——不過到現在她也承認自己是幸運的。她並非戲班出身,入行的路途亦很艱辛,但每當她失落、感灰心時,也遇到前輩的鼓勵。

廣告

 

獨愛粵劇  中學老師助建立自信

她從小喜歡粵劇,被粵劇華麗錦繡的戲服、頭飾吸引,也實在受到唱詞的秀麗吸引。母親要求以學業成績交換看大戲的機會,所以她一直用功讀書。在中學時她雙修中國文學與英國文學,同學聽流行曲,她聽粵曲,對於四大天王等等流行文化無感。「平日自己哼粵曲,不論場所,何時何地都在唱曲。同學聽來好似鬼食泥。」她承認在求學時間並不多知音,但並無影響她對粵劇的喜愛。中學時期,音樂老師知道她鍾愛粵劇,於是推薦她參加粵曲比賽及表演,增強了謝的自信心。

謝曉瑩自小喜歡粵劇,既喜歡戲服頭飾的華麗錦繡,也著實喜歡唱詞的秀麗。

謝曉瑩自小喜歡粵劇,既喜歡戲服頭飾的華麗錦繡,也著實喜歡唱詞的秀麗。

 

能文能武  自編自演

戲劇是要想像力與理解力的。古往今來,人類情緒相同,謝曉瑩說,要進入他人的經歷,在角色的立場去理解其行為。師傅教她,去咖啡廳,靜靜坐一下午,觀察其它人的表情,比如男女吵架時的臉色。這個方法也很文藝,劉以鬯的小說據說都是靠坐在餐廳和行街時觀察所得的。謝曉瑩也寫專欄,文學的訓練對她很有用。

摸索角色時,謝曉瑩喜歡到咖啡廳,靜靜坐一下午,觀察其它人的表情。

摸索角色時,謝曉瑩喜歡到咖啡廳,靜靜坐一下午,觀察其它人的表情。

愛中文,習古典,謝曉瑩本說,她比較喜歡才女型的角色,容易投入。自羅家英提攜她合寫《德齡與慈禧》的劇本,她便享有一般粵劇演員未必能有的主動性:寫劇給自己做。然而劇團打響頭炮的謝曉瑩作品,卻是全場武戲的《穆桂英》。謝表示,自己和拍檔宋洪波都比較年輕,日後會往武打戲方面再作發展。「粵劇是愈識愈知其深奧,有很多地方可探索,知道自己的渺小,同時增加追尋的欲望,與進步的欲望。」

最近青年導演卓翔拍出關於崑劇年輕武生楊陽的紀錄片《一個武生》,裡面說到崑劇獨重生旦戲,武生生存困難,而這裡面也有經濟成本的因素在內,因為武打戲人多,成本較高。以謝曉瑩在外型、師承和文學上的優勢,反轉向拓展武戲,相當難得。

 

灰暗日子 仍然堅持

謝曉瑩也有過艱難日子。她演唱時曲藝好,但做戲時發現問題,唱做不能兼顧,這讓她一度陷入低潮,幾乎放棄。後幸在研習紅線女作品時,找到了自己的聲音。回過頭來,她還是深深鍾情於粵劇的現場感;「回到舞台才感踏實,練功時也有充實感,覺得自己在做自己應該做的事。」或者有過歷煉,找到自己的位置,便可以從林黛玉轉向穆桂英,打出一片新疆土。

謝曉瑩鍾情於粵劇,在粵劇中,她覺得:「自己在做自己應該做的事。

謝曉瑩鍾情於粵劇,在粵劇中,她覺得:「自己在做自己應該做的事。

 

--

香港電台電視節目《好想藝術》第八集將於1月24日(星期日)晚上7時,在無綫電視翡翠台,及晚上8時30分在港台電視31播映;港台網站 tv.rthk.hk同步直播及提供節目重溫。

好想藝術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