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從藝術品交易平台蛻變為巴黎當代藝術的推手

2016/1/6 — 18:03

胡邦(Vivien Rouband)在透明圓球內裝一盞晚上會發亮的吊燈,據悉當場賣出三版給三位不同收藏家。(In Situ-Fabienne Leclerc 畫廊代理,杜樂麗花園)
(圖片來源:FIAC)

胡邦(Vivien Rouband)在透明圓球內裝一盞晚上會發亮的吊燈,據悉當場賣出三版給三位不同收藏家。(In Situ-Fabienne Leclerc 畫廊代理,杜樂麗花園)
(圖片來源:FIAC)

【文:余小蕙】

「巴黎FIAC國際當代藝術博覽會」(簡稱FIAC)今年堂堂邁入第42屆,自1974年成立以來不僅展場歷經數次遷移,組織上的起起落落也立即反映在其國際聲望與畫廊、藏家的支持度。近年來,FIAC再度名列國際最重要當代藝術博覽會榜單,吸引許多國際大畫廊、藝術家、美術館和藏家共襄盛舉。然而,FIAC最大的蛻變當屬從原先單純的藝術品交易平台逐漸轉型為當代藝術的推手,通過規模日益龐大、內容琳瑯多樣的「牆外」(Hors les Murs)單元,拉近一般民眾與當代藝術之間的距離,同時串連巴黎市政府以及巴黎各大公私立、國家或市級等不同文化與藝術機構,齊力在每年10月間將巴黎重新打造為世界藝術之都。站在香榭麗舍大道上,放眼望去盡是FIAC的旗幟隨風飄揚,FIAC海報也張貼在巴黎各個角落,整座城市儼然換上FIAC的色彩和裝扮。FIAC究竟如何從一家私營企業──Reed國際展覽組織公司──旗下的商業活動,成為巴黎市政府以及包括羅浮宮在內等重要國家和市級博物館、美術館認可並主動希望合作的對象?

 

廣告

「牆外」:從杜樂麗花園到巴黎不同文化機構和公共空間

FIAC「牆外」單元始於2006年,當時FIAC甫重返富麗堂皇的大皇宮中殿舉行,並有部分畫廊展位設在羅浮宮方庭廣場(La cours carré du Louvre),於是有了在兩展場之間的杜樂麗花園(Jardin des Tuileries)開闢一條當代藝術之路的想法,一方面引領專業觀眾從羅浮宮走到大皇宮(反之亦然),同時提供畫廊與博覽會展場迥然不同的環境來陳列大規模雕塑或裝置。第一屆「牆外」單元在杜樂麗花園展出包括理查.隆(Richard Long)、古普塔(Subodh Gupta)、韋斯特(Franz West)等15位藝術家的大型創作。首五年的「牆外」單元僅限於杜樂麗花園,但隨著口碑不斷提升,不僅畫廊、藝術家對皇家花園這樣宏偉尊貴的戶外展場深感難得,申請參加的數量愈來愈多,活動也受到許多與當代藝術不期而遇的一般民眾的歡迎(2014年估計約50萬人參觀),並對作品充滿好奇與疑問。有鑑於此,FIAC很快建立了一套解說系統,自2009年起與羅浮學院(Ecole du Louvre)合作,今年動員130位學生在「牆外」每一件作品旁邊主動為觀眾介紹藝術家和作品概念。近五年來,「牆外」逐漸擴大規模,滲透到巴黎其他地方,今年的展場包括羅浮宮、德拉克拉瓦美術館(Musée Eugène Delacroix)、小皇宮博物館、凡登廣場(Place Vendôme)、杜樂麗花園 、植物園、塞納河畔、自然歷史博物館、法國國家廣播電台等十多個機構和公共空間。

廣告

葛蘭漢Dan Graham∣親密通道 2015 Marian Goodman畫廊代理,凡登廣場
(圖片來源:FIAC)

葛蘭漢Dan Graham∣親密通道 2015 Marian Goodman畫廊代理,凡登廣場
(圖片來源:FIAC)

今年FIAC還打出了「塞納河畔博物館」(Musées en Seine)的口號,因為不僅FIAC展場大皇宮與去年新成立的姐妹藝博會「(OFF)ICIELLE」所在地時裝與設計中心,以及「牆外」的各個場地都恰好位在塞納河畔,巴黎許多重要博物館和藝術機構如奧塞美術館、龐畢度中心、東京宮、巴黎市立現代美術館、巴黎美院館、紅屋基金會,也都離塞納河不遠,並且都利用FIAC舉行的10月推出重量級的展覽。FIAC的「塞納河畔博物館」將巴黎所有舉辦當代藝術活動的公私立文化機構全部串連起來,列在FIAC「牆外」的官方手冊上,並合作為持VIP卡的重要美術館人士和收藏家舉行特別導覽。

巴黎FIAC與世界其他藝術博覽會最大的區別,不僅是富盛名的大皇宮展場(相較於其他博覽會的帳篷或商業風格的空間),更在於FIAC期間整個巴黎上演豐富多樣的當代藝術活動。自2008年加入FIAC組織團隊,現負責「牆外」單元活動規畫的德.雷斯唐吉(Blanche de Lestrange)認為,FIAC的優勢在於「巴黎擁有許多精美絕倫博物館、美術館和文化機構、花園、廣場、河畔,是其他城市所難以比擬。更重要的是,愈來愈多機構希望和FIAC合作,在FIAC舉行的這個星期,將巴黎打造為世界當代藝術的中心。因此,整座城市的文化機構之間凝聚出一種群策群力的龐大能量。」

 

藝術和藝術家至上,「當代藝術推手」政策奏效

FIAC如何贏得巴黎行政機關與學術單位的認可?為什麼美術館不畏與一個強調市場交易的商業機構合作?德.雷斯唐吉認為這首先得歸功於FIAC藝術總監費雷(Jennifer Flay)長期耕耘的結果,她自2003年上任以來一一走訪巴黎各個文化機構,以在地深耕的方式建立FIAC與巴黎文化主事者站在同一陣線的形象。「FIAC不斷傳遞的信息是:市場確實存在,但更重要的是藝術和藝術家!FIAC通過『牆外』與不同文化機構合作,正是為了讓藝術家和藝術品獲得最佳的呈現,這個觀點獲得了文化機構主事者的認同,更何況FIAC的確吸引數量龐大的國際專業圈人士,包括博物館長、策展人和收藏家前來巴黎。」

艾未未∣十二生肖 2010 Lisson畫廊代理,杜樂麗花園
(圖片來源:FIAC)

艾未未∣十二生肖 2010 Lisson畫廊代理,杜樂麗花園
(圖片來源:FIAC)

FIAC一項重要措施在於致力推廣非物質性藝術創作,首先引進行為和表演藝術,隨後為藝術家影片,自去年起增加聲音作品。德.雷斯唐吉不諱言表明:FIAC是一個商業博覽會,其存在的首要目的和價值仍是市場!「但行為、影片、聲音等類型的創作通常位於市場之外或邊緣,市場交易能力薄弱。不論是對畫廊或藝術家來說,我們有必要讓這些作品成為藝術市場交易體系的一部分,和繪畫、雕塑和裝置一樣可以買賣」。「牆外」旨在提升這些非物質性作品的能見度,並確立其做為藝術作品、屬於市場一環的合法性。

「牆外」自去年起加入介紹聲音創作,在亞歷山大三世橋和奧塞美術館之間的塞納河畔安置了數個海運集裝箱,充當聲音實驗室,每個集裝箱播放一件聲音作品。今年更大幅增加聲音創作的比例,在位於巴黎西郊的法國國家廣播電台展出其豐富的聲音文獻收藏;文化電台節目「廣播創作坊」長期以來與數十位當代藝術家合作,產生許多深富創意的聲音作品。德.雷斯唐吉透露,這次合作源自於2014年整修後重新開放的法國國家廣播電台的主動聯絡,希望藉著加入FIAC「牆外」活動,讓廣播電台獲得更多巴黎市民和國際觀眾的注意和認識。

梁慧圭Haegue Yang∣Seat of Grandeur at Villeperdue Chantal Crousel畫廊代理,植物園
(圖片來源:FIAC)

梁慧圭Haegue Yang∣Seat of Grandeur at Villeperdue Chantal Crousel畫廊代理,植物園
(圖片來源:FIAC)

德.雷斯唐吉表示,隨著「牆外」規模的逐漸擴大以及在一般民眾之間引起的廣大迴響,FIAC益發意識到自己扮演當代藝術推手的角色。與巴黎不同機構合作,一方面旨在尋求提供這些非物質性創作最佳展示條件,另一方面也能接觸到平時與當代藝術絕緣的民眾,提供他們與傳統美術館不同的藝術經驗。德.雷斯唐吉舉植物園與自然歷史博物館為例,這個擁有許多奇花異草以及精彩的動物標本和化石收藏之地,首先是供科學家研究的實驗室。「在這樣一個身分鮮明獨特的地方展示,能夠啟發藝術家無限的想像力和創造力,同時接觸到不會涉足大皇宮FIAC的一般民眾和家庭。」除了安置和展示作品之外,FIAC也主動引領探索藝術和科學之間的關係,組織一系列論壇,邀請藝術家和科學家齊聚對話。「我們想讓大家知道,FIAC不只把藝術品放在那兒展示而已,而是想開啟當代藝術與不同領域間的交流與碰撞。」

 

百分之百免費

值得強調的是,陣容不乏國際知名藝術家的「牆外」活動,一律免費參觀(相較於大皇宮門票為35歐元,合1200台幣)。雕塑、裝置以及部分影片作品,其安裝費用和涉及到的人力物力,全由畫廊負責,「但在各機構技術總監的監督下」,德.雷斯唐吉指出,「這些展場都是重要歷史古蹟,我們陳列作品時得考慮到每個展場的獨特語境,我們得確保所有細節獲得嚴格遵守。但聲音、行為和表演作品則由FIAC出資獨立製作或共同製作。例如為在羅浮宮視聽中心舉行的美國重要後現代編舞家瑞娜(Yvonne Rainer)出資製作!」德.雷斯唐吉表示,FIAC在此投資經費人力,是為了推廣所有類型的創造。「通過這些藝術實踐和形式,讓FIAC和巴黎煥發蓬勃的生命力!」儘管如此,FIAC仍得積極尋求合作贊助商,「獨立承擔一整系列藝術項目的經費,這也不是我們的角色。」

美國重要後現代編舞家瑞娜(Yvonne Rainer)於羅浮宮視聽中心演出2015年新作《塵之概念》。

美國重要後現代編舞家瑞娜(Yvonne Rainer)於羅浮宮視聽中心演出2015年新作《塵之概念》。

 

全方位打造巴黎世界藝術之都

今年「牆外」琳瑯滿目的節目單包括雕塑、裝置、影片、行為、聲音、詩歌、論壇等,超過三百位藝術家和不同領域的專業人士參加,活動項目之多,少有人能在短短一星期間看完。因此,近年來「牆外」的一部分作品展出時間逐漸延長到一個月或一個半月(行為和影片仍只侷限在FIAC舉行的五天期間)。此外,FIAC也主導成立「畫廊夜晚開放」的活動。在FIAC舉行該週的星期四,巴黎所有經營當代藝術的畫廊開放到夜晚。「我們希望藉此讓民眾認識畫廊的工作,他們是一整年在介紹藝術家的創作。」德.雷斯唐吉表示:「FIAC所有藝術項目都只會給人這座城市當代藝術豐富活躍的印象,提升巴黎的國際文化形象,吸引更多人潮,尤其是外國收藏家。 這是一個共贏的局面。」

與FIAC長期密切合作的巴黎市政府文化局一位諮詢人員也表示,「FIAC或許是一項商業性活動,但實際扮演了許多公立機構的角色,促進民眾與當代藝術的接觸,這完全符合巴黎市政府發展藝術進入公共空間的優先目標」。巴黎市政府不只頒發給FIAC公共空間使用許可,也不吝主動交流其他可做為展場的訊息。「我們樂於重新整頓巴黎市的公共空間,提供更多單位舉辦藝文活動的可能性。」FIAC「牆外」與巴黎市政府近來還發展出另一項密切聯繫。巴黎市政府主辦的「白晝」(Nuit Blanche)活動,於每年10月第一個星期六將巴黎化為一座當代藝術不夜城。如今「白晝」的部分雕塑或裝置持續展出至FIAC期間,而FIAC「牆外」的某些聲音作品也提前於「白晝」展出。「通過在這兩項分別由巴黎市政府主導和私立商業的活動之間的串連,將10月的巴黎打造為世界當代藝術之都!」

 

(原文刊於《典藏‧今藝術》 12 月號)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