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從街道到自然 — 江啟明寫生不倦

2015/12/3 — 18:33

江啟明對街頭懷著深厚的情感,從1954年開始畫香港寫生素描,描繪街頭風景與小巿民生活。

江啟明對街頭懷著深厚的情感,從1954年開始畫香港寫生素描,描繪街頭風景與小巿民生活。

【文:鄧小樺;圖:香港電台】

江啟明,1935 年生於香港,另名「江邊草」。是香港的藝術家、畫家、美術教育家及報紙雜誌藝術評論人,銅紫荊星章得主。作品曾往美國、日本、臺灣、馬來西亞及中國展出。參加及受邀之聯展共數十次。畫稿獲前港督衛奕信爵士、前英國首相戴卓爾夫人,英國首相府圖書館等處收藏。江啟明亦從事美術教育工作,先後擔任多間美術會及大專院校之美術講師。為出版社編著美術書籍凡三十多本。近年更致力提倡推廣「藝術屬靈」 的理論,創作「靈畫」。

江啟明近年致力提倡推廣「藝術屬靈」的理論,創作「靈畫」。

江啟明近年致力提倡推廣「藝術屬靈」的理論,創作「靈畫」。

廣告

 

廣告

偷偷摸摸的寫生

江啟明從 1954 年開始畫下第一幅香港寫生素描,描繪街頭風景與小巿民生活,他對街頭懷著複雜而深厚的情感,也有很多體驗。「以前很多建築物是僭建的,見你來畫便當是公務局來作紀錄,以便將來拆佢屋」,所以街頭寫生在這城巿並不受歡迎,江啟明在在街上被追打過兩次:「油麻地果欄,是有集團的,一喊打,便有一班人來追。」他說時神情淡然:「所以坐著畫比較煩,要收拾東西不方便,以前多是蹲著畫。」畫畫如攝影,也被認為是捉走靈魂,所以江啟明畫人也要躲在一邊偷畫,找本小說夾著白紙,偷偷畫,人家過來看,便連忙翻過一頁扮看書。

江啟明,1935年生於香港,另名「江邊草」,獲頒銅紫荊星章。

江啟明,1935年生於香港,另名「江邊草」,獲頒銅紫荊星章。

江啟明閒閒說他的老師就是街頭與一般巿民,街頭就是課室。他的寫生也有寫實主義風格,他說畫人先要了解別人的階層,才能明白那種感情。「一般人常說同情,其實根本不是深入了解人家的生活,只是表面上同情。」歷年的小小寫生,留下街頭充滿啟示的一景:街巿菜檔小販,檔攤板下面,是一個縮著身子做功課的小孩;逼仄的居住環境,騎樓也住滿人,還架起雙層床,連騎樓也分上下層;數十年前山東街沒有朗豪坊,倒有小工廠,用帆布搭起棚便住人。流動、非法、臨時的街景,蒼勁綿密的筆觸,裡面有基層的故事,歷史也未及記載。

 

辛酸歸於寧靜

江啟明歷年以教畫維持家庭收入,不論是大學校外進修課程,還是懲教署繪畫班,他都教過;任何可以用畫畫來賺錢的工作都做過,包括給路邊一毛錢出租的公仔書畫封面。「這也是畫啊。」他回憶,很多報紙都不肯出稿費,「他還覺得讓你出名,你應該感激他。像華僑日報是很好的,但出稿費不通知,要自己上去查賬領錢。」給報紙畫速寫,畫稿不會寄還,這裡有多少藝術的史料流佚?

在香港,藝術一直是一種含糊的職業。江啟明去領智能身份證,人家問是什麼職業,他說是替大學進修學院教畫,結果職業一欄就填著「散工」。一直背著家庭與藝術抱負的矛盾,說「從事藝術的人,其實不適宜結婚,不適宜有家庭。」現在他的女兒在深圳工作,只有周末才回來陪他,但這位一直沒有私人畫室的「獨居老人」,卻深感到前所未有的寧靜,日夜作畫,只有音樂相伴,「生活可以很簡單。」

日夜作畫,只有音樂相伴,江啟明十分享受現在的簡單生活。

日夜作畫,只有音樂相伴,江啟明十分享受現在的簡單生活。

在生存與藝術之間的掙扎,江啟明也曾遇到低谷,「一定要想法反彈自救。」於是他在改卷勞動之後,畫格外鮮艷的畫。1993 年妻子過世,他便停止教學,在藝術上尋求更深的進境,向大自然探索,視藝術為對大自然的報答。

妻子過世後,江啟明更專注投入藝術,並向大自然探索,視藝術為對大自然的報答。

妻子過世後,江啟明更專注投入藝術,並向大自然探索,視藝術為對大自然的報答。

八十多歲的江啟明,左眼視力嚴重減退,「以畫畫的角度來說就是廢了。」他現在畫畫只靠右眼,但他認為,最重要是心靈的眼,「自然會幫你和整個宇宙交融。放下小我,投入大我,永恒在於心境,而非任何肉眼所見的事物。」

八十多歲的江啟明,雖然視力減退,但他認為最重要是心靈的眼:「永恒在於心境,而非任何肉眼所見的事物。」

八十多歲的江啟明,雖然視力減退,但他認為最重要是心靈的眼:「永恒在於心境,而非任何肉眼所見的事物。」

 

--

香港電台電視節目《好想藝術》第一集將於12月6日(星期日)晚上7時,在無綫電視翡翠台,及晚上8時30分在港台電視31播映;港台網站 tv.rthk.hk 同步直播及提供節目重溫。

《好想藝術》facebook專頁 www.facebook.com/art.weekly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