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從難忘的愛丁堡藝穗節,看一份被遺忘的尊重

2015/5/13 — 13:48

資料圖片:Edinburgh Festival Fringe

資料圖片:Edinburgh Festival Fringe

創立於1947年,每年於八月舉行為期三週的愛丁堡藝穗節為全球歷史最悠久,最大規模之藝穗節;單是去年,在短短三個星期裡便有來自五十一個國家的表演者,在愛丁堡上演超過三千一百個不同形式的演出。而小妹主理的三木劇作亦有幸成為其中一員,在愛丁堡的舞台上訴說創意。但我想說的不是愛丁堡藝穗節有多利害,而是在當中一份對藝術和表演者的尊重。

在微涼帶著點雨的早上,走在市中心裡;放眼望過去,是滿街貼滿表演海報的商舖櫥窗;這是愛丁堡給我的第一印象。這裡的商舖感謝藝穗節為當地帶來的旅遊事業,但他們並沒有視藝術為一種商機;商舖不會因此而坐地起價,還給予藝術從業者們各項的食住優惠。每次經過這些商舖,當他們了解你是表演者後,他們會主動與你分享對各節目的看法,慰問你的表演進行得如何,然後是催促你把宣傳品留在他們的店裡,給你大大的折扣,或在演出完畢後的觀眾席上看到為你鼓掌的他們。這些微妙的人情味,暖透了我這個早已習慣在香港被遺忘的小小舞台人的心。

下午的愛丁堡,皇家大道上非常熱鬧;在這條主要的大道上,擠滿了旅客和來自世界各地的藝術工作者。藝術工作者拿著表演的宣傳刊物,熱切地與每一位在大道上遇見的人講解演出資料,大道上的旅客及途人亦不厭其煩停下腳步,小心聆聽著。有些人會佇足和對方討論,有些人說聲謝謝後離開,有些人接過單張後會客套的跟你說拿回家研究;但他們大部份的共通點都是會微笑、點頭。當一位藝術工作者遇上另一位藝術工作者,他們交換單張,互相鼓勵,互相提點;然後大家繼續回到崗位上,繼續在大道上宣傳自己的表演。有時你會在大道上遇上前幾天踫過面的人,他們或會打招呼或會打氣或會微笑;你便會用力地揮揮手,微笑回應,心裡面暗暗說聲謝謝。然後,呼一口氣,繼續精神爽利地向途人介紹新節目,而不是頭茸茸在劇院外、在天橋上派發單張。

廣告

到晚上,走進劇院酒吧去參加場地負責人為表演團體們舉辦的派對,目的是讓一眾藝術工作者互相交流。亦是一個讓劇評、媒體及策展人去認識表演者的機會。在一個狹窄的酒吧裡,人與人之間的距離被拉近了;無論你是藝穗節的常客,抑或是一個寂寂無名的新人,大家拿著啤酒樽,談一場劇場的風花雪月,就是朋友。一場又一場沒有身份,等級,成見的交流於整個晚上不斷進行。大家都是為了創作來到這裡,就是這樣而已;能夠毫不保留地把自己的創作與想法與陌生人分享,而後來分享成為了一份討論,再將討論成為日後創作的養份;作為一個慣常沒人在意自己的創作的人來說,這是有一個極大的衝擊。

還有很多事想說,如場地及藝穗節主辦單位對表演者無限量的支援;那位當天在計程車上感激我們為當地帶來旅遊業收入的司機叔叔,他還把我們的單張張貼在他的車廂中;很有型的餐廳服務員和我們的單張自拍放上社交網絡幫忙宣傳;還有觀眾們把我們的場刊內的英文詩詞認真地唸了一遍又一遍。

廣告

可能大家會覺得,這些都只不過是舉手之勞,為何我會如此大驚小怪。但如我的朋友說:「現在尊重兩字在香港是很昂貴的。」作為一個劇場工作者,以上的舉手之勞,在香港確實是得來不易。從愛丁堡的經歷,希望有一天這個城市的人不再是用成本效益來衡量我們的價值,而是給予我們空間和信任去發展我們的價值。對不起,我不能成為一個明星來滿足你的榮慾,但請容許我們繼續務實地創作來滿足你的生活。沙漠,不是一天建成;假如連舉手之勞也做不到,何來滋養一片藝術的土地出來。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