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從《忘形水》說起,聽蘇格蘭的民間故事

2018/3/29 — 17:26

曾經聽說一個蘇格蘭版本的《忘形水》故事。在蘇格蘭的傳說中,Selkie是一種在水中是海豹來到陸地變成人的生物。

從前,一位蘇格蘭漁夫在沿岸捕魚,在整天也沒有收獲之後,他收起魚網把船駛回岸邊。上岸後在回到村落途中聽到悅耳的歌聲,追尋下發現歌聲來自附近的石灘,由一群 Selkie 在唱歌,他們把脫下的海豹皮擱在一旁,在唱歌曬太陽,脫去海豹皮是人,穿回才可以回到大海中。漁夫心裡驚嘆:「這世上沒有幾個人見過 Selkie,我一定是在做夢!」就這樣他邊驚嘆邊走回家。回家後卻又對那種歌聲念念不忘,他折返石灘並發現石上有一幅海豹皮,心裡想:沒有人會相信我曾見過 Selkie除非他們看這個,於是他拿了那海豹皮並走回到家。途中聽到背後不斷傳來女子的飲泣聲,回頭看見一名年輕漂亮的女孩。他問她:「可人兒,你為何哭泣?」她回答:「你拿了我的海豹皮,我是 Selkie 一族,沒有海豹皮我不能回到海裡,同伴會因此為我擔心。」

漁夫對海豹女一見鍾情,決心要她留下於是拒絕歸還海豹皮並把它藏起來。海豹女在無可奈何的情況下答應下嫁漁夫。婚後二人育了幾名小孩,海豹女也慢慢愛上漁夫,只是每當看到大海時,海豹女眼裡總帶點悲傷。一天漁夫帶其中幾名孩子出海捕魚,留下幼小的在家。孩子又見到母親悲傷地在看海,於是問為何。海豹女說自己出生於海裡,想念家鄉。小孩想起曾見過父親把疑似海豹皮東西藏起來,於是找出來問母親:「這是不是海豹皮?」就這樣海豹女回到大海之中。

廣告

蘇格蘭的傳統中有很多民間故事:尼斯湖水怪、在海邊洞穴居住的食人族魔頭索尼・賓恩、不見樂手其人只聞風笛聲的故事、守護森林的神秘力量等,都跟這個地方的自然景觀及地勢有關。蘇格蘭三面環海,在北冰洋、北海及愛爾蘭海的環抱下,岸邊的景觀是海浪的鬼斧神功。再加上森林、高原及堡壘,為民間故事及神話提供不少浪漫幻想的養份,這些都是創作的尚佳材料。就像蘇格蘭的威士忌那種獨有的礦物泥土味道,這裡的文藝創作也是自然粗礦。蘇格蘭的國寶詩人 Robert Burns 就是這種自然粗獷的代表。

除詩之外Burns 還填詞。從蘇格蘭到英格蘭,他大抵是約翰·連儂或保羅·麥卡尼的前世,貼地淺白地寫情歌寫愛,是 Burns 的拿手好戲,這大抵跟他沒有受到太多正規教育,因此喜歡以民謠及民間傳說為創作養份有關。布魯赫作曲的《蘇格蘭幻想曲》便包含三首他從蘇格蘭民間搜集而來的曲目。在《蘇格蘭幻想曲》第一章的《老強盜莫里斯》(Auld Rob Morris),Burns 在寫農民土地開墾的同時,字裡行間也寫愛情故事,詩中的主角是一位佃農兒子,但是卻愛上了地主的女兒,而她將承繼土地權:

廣告

There’s Auld Rob Morris that wons in yon glen,
He's the king o’guid fellows and wale of auld men:
He has gowd in his coffers, he has owsen and kine,
And ae bonie lassie, his dautie and mine.

She’s as fresh as the morning the fairest in May,
She’s sweet as the ev’ning amang the new hay,
And blythe and as artless as the lambs on the lea,
And dear to my heart as the light to my e’e.

她甜美清新如五月清晨,也像田野間金黃稻麥。後來更寫到他對她的愛如胸膛在爆裂的感覺一樣。 第二節的 《嘿,滿兒灰塵的磨坊主人》(Hey, The Dusty Miller)是充滿蘇格蘭節慶的樂曲,內容看來無關痛癢,但當中充滿歡樂及灰諧的描寫,那個滿身灰塵的磨坊主人彷似隨音樂活現眼前。

Hey the dusty Miller,
And his dusty coat;
He will win a shilling
Or he spend a groat:
Dusty was the coat,
Dusty was the colour;
Dusty was the kiss
That I gat frae the Miller.

如此簡潔深刻的創作都是由於他的背景,以及他在蘇格蘭不同地方收集民謠得來的成果。讀到這裡,假如你對Burns好像從沒聽聞,但應該也聽過'Auld Lyne Syne' 吧,這詩便是出自他手筆。小學時也教的'Auld Lyne Syne' ,但凡除夕、畢業、歡送都會唱這曲。「Auld Lyne Syne」在蘇格蘭語的意思是「遠在很久之前」(old long since)又或者「已逝去的日子」(days gone by),大概有是懷念從前之意,就像將那些流傳已久的民間故事從頭說起。

--

將蘇格蘭的民間故事帶到香港,小提琴家寧峰和指揮余隆將會怎樣演繹布魯赫的《蘇格蘭幻想曲》?香港管弦樂團下月的音樂會揭盅。

音樂會是首席客席指揮余隆棒下的蘇格蘭幻想。布魯赫取蘇格蘭民俗歌謠入曲,包括一首溯源至中世紀的古老旋律。孟德爾遜在遊歷蘇格蘭期間受啟發而寫成著名的「蘇格蘭」交響曲,以號曲及進行曲韻律貫串全曲,每次登場均令人眼前一亮。為這次蘇格蘭之旅揭幕的,是一首描繪風光明媚的奧克尼群島上的一場婚禮。 

日期:4月6日及7日(星期五、六 晚上八時 )
地點:香港文化中心音樂廳
曲目:
彼得.麥斯威爾.戴維士,《伴著日出的奧克尼婚禮》 
布魯赫,《蘇格蘭幻想曲》 
孟德爾遜,第三交響曲,「蘇格蘭」 

詳情請瀏覽:http://www.hkphil.org/tch/concerts_and_ticket/concerts/concertdetail.jsp?id=620

(本文為贊助內容)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