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從 黃炳培 到 黃炳培

2015/6/19 — 10:56

在ggg展覽現場的「紅白藍」系列作品。前為"back to the future/red-white-blue sculpture/ 2006",後為"everywhere kowloon king everywhere red-white-blue the code of kowloon king/ poster/ 2009"。

在ggg展覽現場的「紅白藍」系列作品。前為"back to the future/red-white-blue sculpture/ 2006",後為"everywhere kowloon king everywhere red-white-blue the code of kowloon king/ poster/ 2009"。

【Written by Peter Wong;Photography by Leo Chan;Special thanks to Ginza Graphic Gallery】

共生共存互動不息的創作修行  「共生」是關鍵

日本平面設計界最權威的展覽策劃畫廊Ginza Graphic Gallery於五月為我們自家的Stanley Wong黃炳培舉辦了為期接近一個月的個人作品精選回顧展,是繼十三年前的Alan Chan陳幼堅後第二位香港設計師得到邀請展出。

廣告

展覽名稱叫"2 MEN SHOW : Stanley Wong X anothermountainman",一個個人展變成雙人展,相信Stanley是前所未見的一個。而了解Stanley的朋友都會明白,Stanley作為黃炳培,和作為又一山人的創作歷程有甚麼不同(我們將有另文交待由Stanley Wong至又一山人的緣起,以至兩者所各自的主張和相互的關係)。

簡單的區分,Stanley是平面設計師及廣告創意總監的身份,又一山人是攝影師及概念藝術家的身份。但今次在展覽裏見到一有趣的作品分類,是在以上兩者外,還有一個是Stanley Wong + anothermountainman聯乘的作品展區,應該是Stanley作為品牌創意藝術指導的身份所創作的作品了,都是近十年以內的最新力作。

廣告

整個展覽的作品頗為全面的涵蓋Stanley的創作生涯,由1980年代開始直至2010年代,足有四個十年的維度,雖然展出作品其實只有Stanley全部創作約三分之一的數量,但亦足以讓觀眾在這麼精選的作品陳列裏,較為全面地認識Stanley作品的特色和創作的風格。

誠如Ginza Graphic Gallery館長在開幕儀式致辭時所形容,Stanley的作品為介乎平面與立體、設計和藝術之間的混合媒介式風格,很能呼應21世紀社會生活的多媒體發展氣候。Stanley和我說,最希望Art和Design可以共生共往,那便是最理想的狀態了。但我聽後反而感覺到Stanley所言的關鍵是「共生」這兩個字,多過是設計或是藝術。

在ggg展覽現場。

在ggg展覽現場。

雙向而平衡   單向溝通

因為在這之前,我們最先談論的是近年香港的社會發展,大家的social stand似乎是愈來愈百花齊放,而這趨勢是如何影響Stanley的創作方法和路向。他回應說,「我是自2000年開始變得比較socially involved的。而那時候亦是全世界的轉折點,因為互聯網絡的興起。而近年因為電腦科技的進步,為大家帶來不同的方便、享受和關係。一方面,人與人之間自覺接近了,但你想深一層,其實好似近,但其實遠。因為大家都只懂得對瞂冰冷的屏幕做人。

「社交媒體的發達雖然令我們覺得好像多了溝通,但其實都是很單向的溝通。大家在面書上好像可以很快便能和人聯繫,但久而久之,大家對會否回應對方的聯繫卻開始變得無可無不可,有些不想回應的甚至自動消失!你有沒有看過黑社會講數可以講講�突然說要回家

「於是大家因為未必能每次都感受到當下對方的反應,於是漸漸變得單向,自說自話,覺得只需要單方面處理自己的想法,潛意識便接受了這樣沒有雙向的溝通是可以的。如此在沒有對話、沒有共識、沒有包容的情況下,自然便各說各的,各自歸了邊,大家便很難很純然地溝通,了解對方的想法,從而對話下去。

「其實我很希望大家可以嘗試從哲學一點或宗教一點的立場出發去考慮事情。我從來認為無論哲學或宗教,它們無論來自西方、東方、日本或中國都好,基本上道理都是一樣的,所謂殊途同歸。

「所以我們可不可以中國的儒釋道理論作為基礎,以儒家的仁義禮樂、佛教的眾生平等及道家的天人相應等等,重新洗滌一下現時中國和香港好像都浮躁急促的大氣候不要忘記一個真理是:物極必反。人與人之間的爭權奪利,最終是會感到飽和及疲倦的,跟瞂What's Next 」

What's Next?

What's Next?這條問題正是Stanley於2011年舉行了一個展覽會的題目,名為"What's Next 30 X 30",當年Stanley五十歲工作了三十年,他想到要以兩年時間為自己籌備的一個展覽,內容並非甚麼作品回顧展,而是直指未來的一種創作盼望,情商了三十組Stanley尊敬或喜歡的創作人,先和他們各人來一場對話,然後讓對方拿出一件作品,Stanley再交出一件對應的作品,透過這些或新或舊的作品展示成就一次又一次對未來的探討和看法,是交流過程的具體呈現。

還記得那年在展覽開始之前我亦和Stanley做了訪談,印象最深的,是他坦言是以佛學思想來主導自己當年的創作。而今年這次遠赴東京的個展,Stanley更提出讓大家以儒釋道等東方哲學為主導思想,應該是他經過這數年後的體會吧。照他的說法,現在資訊泛濫,很多方面的事情,例如創作,是多你一個不會多,少了你也沒有太大分別,如果沒有一個像儒釋道的理論基礎在背後支持,大家便很容易變得為創作而創作,所創作出來的東西沒有靈魂,只是為做而做。

「事實上,這幾年的世界迅速轉變,節奏、時間、觀念都在改變。我五十歲時搞了一個展覽,但三、四年後,對What's Next的感覺不同了。現在我想講的將來,是人與人、人與事和人與物之間的關係。

其中我認為非常重要的,是可以有快,但不能忘記慢。快慢是可以共存的,如果我們只看快不看慢,甚至放低了慢是很錯的。我經常談論的例子是日本很著名的設計師淺葉克己,去年他有一本書籍出版,內容是直接刊登了他在之前數年裏幾乎日記式寫下的筆記本,每版都是密密麻麻的寫滿文字及繪圖,滿載沉澱了的時間。這種緩慢的節奏,更像是一種身體力行的修煉。

「但新一代人便沒有了這種體會,大家都因為科技的影響,變成只懂快,沒有了慢。所以去年我創作了一個叫Back to the Future/Tai Chi的三維式錄像作品,以一個機械人在打太極拳為主題,便想指出,太極看似很慢,但厚積薄發時卻可以很快!」

平衡創作

都是一種追求平衡的思維概念吧。正如Stanley提醒大家,物極必反,我想,Stanley也是在尋找某種能夠平衡自己的創作方法。早在2011年Stanley對展覽題目What' Next?的最後答案,便是「利益眾生」(見另文),四年後的今天問他,初心未變,更已構思了幾個project的概念,準備在這五年逐一啟動並將之完成,作為到他五十九歲生日時舉辦六十歲另一次總結性回顧展的部分內容。

其中一個項目已經開始,便是每天提早起身一小時,除了鍛鍊自己的恆心和毅力外,這些多出來的時間會給放進一個時間表,公開讓想和Stanley交流的朋友或學生預約。Stanley很有感觸的告訴整個概念的緣起,「有一次我連飯都沒有吃便趕去見學生,怎知道他們交出來的功課強差人意,令我感到非常失望。我覺得老師有老師的責任,但學生也有學生的責任啊

「於是我細心的思考自己的教育工作,發覺從事了各式教育工作超過十五年,經歷了不同世代的學生,愈來愈覺得大家都是獨立的個體,加上人與人之間的關係愈來愈抽離,變成他們自主獨立性很強,你不能告訴他們甚麼是對的,然後希望他們會聽,你只能用『身教』的方式,希望他們會漸漸感受得到。

「像我會告訴他們,過去三十五年我就是這樣走過來的,你們想怎樣學習,自己想想吧。雖然『身教』的作用到最後都是讓他們自己選擇,但我認為這是比較有效比較sustainable的,不會愈叫愈走!反而很有可能令他們有所反思。」

每天提早起身一小時將會延續下去,起碼直至Stanley六十歲總結回顧展,當中有趣的個案會整理成展覽內容。至於其他項目的概念詳情,Stanley未肯透露,只知道其中一項將會在今年十一月十日他生日的時候推出。

但我知道有幾個最近數年Stanley才開始參與的項目將是他六十總結時檢驗自己的重要指標。其中便有現已成為大陸文化生活典範例子的「方所」概念空間。「方所」是Stanley和合作無間的中國服裝品牌「例外」創辦人毛繼鴻(早在十多年前「例外」創辦時,Stanley便已開始擔任創意顧問),還有來自台灣前誠品書店資深管理層廖美立一起打造的閱讀生活方式店舖空間。

「方所」先是在廣州開店,去年和今年先後進駐成都及重慶。Stanley形容「方所」為道場,希望能在營運健康走上軌道後,成為和大眾互動共修的平等平台,探索生活以至生命裏的更高境界。而三年下來,Stanley覺得廣州「方所」已初步收到這樣的效果。

另一例子便是Stanley和毛繼鴻,夥拍山本耀司創立的YNOT服裝品牌,三年下來已在大陸開設了二十多家店舖,以培養年輕一代的東方設計師為宗旨,尋找及建立適合新一代的東方打扮生活美學。

還有一個屬於本土香港的項目,便是參與前《明報週刊》總編輯龍景昌將於今年底創刊的雜誌的創建工作,Stanley早在數年前便開始幫阿龍為《明週》改版提供創意及設計指導。今次開新書自然再次合作,Stanley輕輕透露了新書將會是以香港人為依歸的一件事一個平台,透過生存、生活和生命三個層面相互交織探討內容的取材和方向。

此外,今次"2 MEN SHOW"雖然說主要是回顧式的精選,但Stanley卻在籌備的八、九個月中,在整理展品時得到啟發,重新構思了十二件嶄新作品。因為他在回到起點,檢視自己在過去三十五年是怎樣走過來的時候,覺得除了自己相信的先天輪迴效應外,他更想了解後天是甚麼影響了他。於是他認真地梳理了,寫下自己創作的根和源頭,結果發現了十二個同樣來自日本的創作人名字。於是他特地整理了每位創作人影響了自己甚麼,分別撰寫了對他們的看法,並創作了相應的視覺作品,然後製作了十二本書籍,作為感恩式的發表。

向川久耀司致敬的書籍版面,Stanley以不同的黑來演繹配對Yoji的感覺。

向川久耀司致敬的書籍版面,Stanley以不同的黑來演繹配對Yoji的感覺。

十二位前輩分別為:川久保玲(不按常規的態度);山本耀司(對黑色的執着);永井一正(設計不為自己,是為眾生先行);小津安二郎(從固定的拍攝鏡頭框架散發出來的人文精神和簡樸美學);淺葉克己(對當代漢字美學的堅持);杉本博司(點出藝術和科學的關連和無限想像);藤森照信(樹屋與大自然);Saito Makato(其80年代的Jun Men服裝品牌的破格廣告,反叛、反潮流、反傳統);原研哉(其為無印良品創作之「家」海報);深澤直人(返璞歸真的設計人生觀);葛西薰(70年代日本烏龍茶廣告系列反映的真善美,是設計詩人);中島英樹(文字平面設計風格獨特,是設計師中的音樂指揮家)。

經歷了對十二位的致敬後,Stanley得到的再啟示是,人生是沒有起點終點的,你以為回到起點,其實可能只是終點的結束,又另一個開始,就像一個圓形一樣循環不息,不是一山還有一山高,最緊要講求的是互動。你的開始,是別人的結束。Vice versa。

也許,就是這種「玄」,才令Stanley擁有駕馭不同媒介的能力,甚至跡象一種本能。無論是廣告背景好,個人理想好,藝術家好,總之一切在Stanley身上都融合在一起,讓他能以藝術家及非藝術家,設計師及非設計師,一種不能定性的無限可能性創作,才能催生出這麼多不同感覺的作品來。

然而就算你逐一檢視,就算它們是多麼不同的媒介媒體平台,到最後相信你對Stanley的感覺都必然相對統一,因為在他的創作背後,恆常有儒釋道,與大自然共生共存共枯共榮。

從黃炳培到又一山人

Stanley今年54歲,於香港工商師範學院(現稱香港教育學院)主修Design & Technology。從事平面設計工作五年後,開始加入廣告界工作,先後效力多家國際性廣告公司。30多年來的創作經驗大概可以三個10年來概括。第一個10年是純粹從事廣告工作;第二個10年是開始以又一山人的外號或別名進行非廣告創作;第三個10年是自立門戶開設自己的傳播公司。

而相信創作人生的轉捩點便由確立又一山人這個名字開始。

時維1992至1993年,那時Stanley決定開始創作屬於自己的作品,因為不想令人混淆了他的廣告工作,於是便想到為自己改一個藝名或筆名,靈感便源自他十分喜愛和尊敬的明朝大師級畫家八大山人。

八大山人以破格的視覺演繹和佈局美學,以脫俗的人生歷練出家又還俗,以入世的態度批判社會觀念,這些都叫Stanley感到由衷佩服,覺得生而為創作人,除了應走出自我的創作道路,還應對社會有感覺有要求,才不枉生而為一個人的緣分。於是他以又一山人自居,希望以大師為榜樣,而自己只是跟隨大師之後的另一位創作人。

Stanley坦言,改了這個名字的開頭受到很多人的質疑,覺得他有點自大,叨了這樣一位歷史名人的光,幸好Stanley從此一直沿用,以堅持面對世人,今天大家都已接受了又一山人的稱號,由此見證信念的重要,從名字開始,其實已經讓我們能夠瞭解Stanley的創作取向。

由Stanley Wong到又一山人,由廣告到自由創作,Stanley的創作看似涉獵了很多不同的媒介,由平面設計到錄影到畫作到概念到裝置等等,但我認為其實都是一脈相承的,便是都受其廣告創作的需要影響。廣告創作最重impact,如何在最短時間達至最大的傳播效果?四個字:簡單有力,這是最佳的表現方式,亦是Stanley優而為之並持之以恆的創作態度。

在ggg展覽現場,主要為"obituary/ozone layer/tree/fish/air/tv/poster/1993"早期作品。

在ggg展覽現場,主要為"obituary/ozone layer/tree/fish/air/tv/poster/1993"早期作品。

利益眾生修煉自己  與佛結緣

Stanley如今深入佛道的人生,原來亦緣起於廣告工作。話說廣告行內人從來有一種廣告是偏門的看法,於是大家都熱衷於尋求風水算命先生的忠告,Stanley亦先後見過許多,聽得太多幾乎都是差不多的。跟着大概1992至1993年,他又如常見到一位年紀較輕的風水先生,當時Stanley已開始在廣告界薄有名氣,但風水先生卻說他事業還未開始,將來從事的工作必然和數字及顏色有關。

之後Stanley當然沒有放在心上。結果2001年當他離開效力的Centro自立門戶,他為自己公司改的名字便叫321,原意只是取了導演叫開麥拉的慣用倒數,怎知卻對應了當年的說話。同年Stanley又開始了至今已成經典的紅白藍系列創作,很明顯便和顏色有關的。

這些都是Stanley過後回想才猛然醒覺,讓他開始覺得,人生有些東西是被安排了的,就算不是很細微的地方,但大格局基本上是被安排了,是命中註定的。然後差不多同一段日子,他開始吃齋,學佛。

有一年農曆年初三初四的日子,Stanley的廣告公司舊老闆紀文鳳說,以前替公司看風水後來出了家的一位伍先生來了香港,約到銅鑼灣功德林吃飯。伍先生是很內斂的人,一席幾乎無語,Stanley嘗試找和佛有關的話題,便說自己也想學佛,但苦於太忙沒有時間,伍先生只簡單的回答,那有緣才開始吧。

然後Stanley說,其實他亦有很多理想但太多目標,例如很想透過自己的溝通能力,令社會更和諧。伍先生便說,那和學佛沒有衝突啊,因為這也是佛家最高理想。於是那一晚,Stanley得到啟發,首先很強烈的感受到佛家所言的眾生平等,緣何他要殺生  於是立刻決定了從此吃齋。

Stanley亦從此開始與佛結緣,影響了他之後的創作。他跟着成立了一家傳播公司,由太太改名,便叫84000 Communications,84000便源自佛學裏無窮無盡之意,只是一個形容,就像孫悟空一躍能有十萬八千里的說法。

Stanley先後追隨過聖嚴和一行大師,親身見過第十七世噶瑪巴大寶法王泰耶多傑,還有多位仁波切如宗薩蔣揚欽哲仁波切和詠給明就仁波切等,得到不同啟發和開示。當然自己亦一直勤力用功參悟佛學。而他之前從事廣告那種極端商業的創作背景,亦奠定了他日後經營了自己另一套極端非商業的行為態度。他由從前開揚外向的廣告美學,發展至相反的基本內斂的概念創作,整個過程都得依賴從佛學得到的啟發,便是變得更加淨化沉澱更加清靜自己的一種對純粹的追求。

利益眾生

當年"What's Next 30 X 30"創意展在香港展出之前率先於深圳華.美術館舉辦。展覽結束後Stanley和我說,個多月的展期裏他做得最多做得最開心的事情,便是親自進行導賞,特別是為到來參觀的學生解釋展覽內容時,學生踴躍的反應,近乎激烈的互動,都讓他難忘,更叫他得到不少的啟發。

其中一樣很重要的,便是令他更肯定自己的What's Next?他以四字真言來形容:利益眾生。我問Stanley何謂眾生,他以大中小來區分。眾生最大的當然是指地球人的整體,應是一種無分界限的概念,不是說現今中國民族強大便行,如果地球其他國家有問題,我們也不可能獨善其身,因為世界是一體的,整體能夠向前發展進步才是最重要的。

跟着來到中國和香港的層面,這始終是Stanley最熟悉的國度,讓他能更準確地發聲和對話,自然是他最關心的眾生之地。最後便是最小的自我。從導賞的過程Stanley得到的啟發,是希望能夠透過自己的綿力教育下一代,透過創作令年輕人能意識到,創意除了是一份工作,更應是自己的興趣或喜歡的事情,最好還要擁有理想!如何為創意注入更多價值,是大家要好好反思的課題。

當然,真理是,幫人其實是幫自己,這利益眾生的事情,最後得益的,便是Stanley自己。

身體力行

這便解釋了是什麼支持着Stanley一直創作下去。開頭我問他是否從中得到的滿足感,他答說不是,他覺得是一種責任,他只是緊守自己的工作崗位。就像你很喜歡一件Prada的皮包你會儲錢買一樣,他認為人都應該多一點正能量,多一點正念,多一點正見,這種思想更應該在年輕一代當還是白紙一張時更多的輸入。他很希望這樣的事情出現,所以他用另一種方法儲另外一種錢。

簡單的說,這叫修行吧。在修行的過程中,得益的肯定是自己。而修行講究的是身體力行,透過參與和實踐,切切實實的做,那體驗永遠深刻過光說光想卻不做。Stanley說,創作其實是一種input,而不是一般人認為的output,我想大概就是這個意思。

而創作亦可以令Stanley維持互動對話的持續關係,所以他從來認為自己的創作不是藝術,只是一種習作或功課,起碼他的出發點不是做藝術,而是溝通,是對一個議題的發聲,是對一個靈感的回應,是開拓對話的藉口和空間。

但Stanley承認他是有利用藝術的框架、平台和空間,來執行及展示他的功課。而如果大家同意,藝術是精神上的極度沉澱,那麼Stanley追求創作的純粹和淨化時,也可以說是反映了一種藝術的昇華。

Stanley當然是無所謂了。對他來說,只要永遠有功課要做都是好的,能夠讓他將所知所學回饋社會,是推動他不斷學不斷知不斷創作的誘因。所以Stanley是深諳活在當下的道理,讓他能以一種自在的心去修練,積極社工工作,積極繼續創作,他不知道下一個創作會否更好一點,但他總是很期待將會做什麼。

像"What's Next 30 X 30"創意展是他30年的總結,但同時也是跟着30年的開端,讓他可以從一張白紙再開始。而能夠再從一張白紙開始,從來都是一件十分賞心悅目的事情,大家同意吧。

為「無用」設計的麻布年曆特寫"wuyong calendar/2009"。

為「無用」設計的麻布年曆特寫"wuyong calendar/2009"。

FUTURE  時間如何超越時間

因為今期我們還有另一以Aging為題材的主旨,於是五月在東京採訪Stanley時,我亦特地問了Stanley如何看待Aging。他說,其實這是關於生與死的問題。當面對老化的時候,其實我們更應該思考生死,然後大家自然會看清楚生死的無可避免,再然後可能便更清楚如何在這個老化過程ˆ洁A更好的活瞂。

對此我的體會是當面對Aging,我們要以超越生死的態度和覺悟才能更好的活瞂。然後腦海中便出現了一個問題:時間如何超越時間?時間一直是Stanley創作的重要元素,所以回到香港後,我便發了這條問題給Stanley,過了數天得到他的回應如下:

 

時間 又一山人

 

時間

過去相對未來

關鍵是當下

 

時間

慢相對快

沒勝負

向前走…是快 是探索

往後看…是慢 是靈感所在

 

時間

倒退相對超越

重心是沉澱

時間 不會跑輸時間

時間 不會超越時間

時間 與時間同步

時間

會留住時間

 

時間

應承傳時間

 

原刊於 Magazine P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