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從《黃金時代》看到的蕭紅

2015/4/27 — 1:26

《黃金時代》劇照

《黃金時代》劇照

我有些做電影的朋友,都說《黃金時代》拍得不好。事實上許鞍華在得到本屆金像獎最佳導演時,也承認這部電影不完美。當然,就算許鞍華都已經說到這個份上了,你還是可以說《黃金時代》不僅不完美,而且有很大的缺陷。

技術上的東西我不懂,但「拍得不好」並沒有影響我去感受那個時代和理解蕭紅這個人物。很多人說《黃金時代》裡都是一些瑣事,戲劇感不強,但蕭紅的美好正見於那些瑣事之中。我看到了蕭紅身上那些美好品質 — 倔強、自由、平靜、堅定,同時還擁有才華。

在懷著孩子孤身一人逃難的時候,她依然沒有對自己的苦境自憐自艾,就算身上的錢所剩不多了,連維持生活都有問題,但她還開開心心地還請人吃雪條。她也有激情,不然她不會堅持寫作,但她又不會像蕭軍那樣慷慨激昂 — 那個時代並不缺蕭軍那種滿腔熱情的年輕人,然而這種熱情卻也很容易就被現實擊潰,蕭軍離開延安後重新回到蕭紅身邊,就是一副理想被現實擊碎的樣子。如此落魄的樣子,換成蕭紅,在她生活最艱難的時候,也未曾出現過。

廣告

當你看到這樣一個美好的人,在亂世靜靜地綻放,又靜靜地枯萎,怎能不哭?

廣告

但,很多人卻因為這電影不喜歡蕭紅,說她是自作自受的文青--以前只有偽文青遭人厭,現在真文青也遭人厭。甚至有人批評蕭紅在懷孕時還抽菸--聽說王菲懷孕時還抽菸呢,怎麼可以要求一個民國時的女子懷孕時不要抽菸呢。人家魯迅當年還抽菸抽死了呢,他要是也能懷孕,分分鐘一屍兩命,豈不被你們罵死。我最覺得荒謬的是,蕭紅生於那樣的時代,她沒有怪罪過世界給她帶來了那麼多的苦難,我們卻坐在舒適的電影院裡怪罪她太過於文青。

朋友還批評這部電影正因為沒有拍好,所以沒能為蕭紅增加讀者。我不知道實情是否如此,但我肯定地說,這電影至少為蕭紅增加了一名讀者,就是我。

電影裡我最記得的一句:「黃瓜願意開一朵黃花就開一朵黃花,願意結一个黃瓜就結一個黃瓜。若都不願意,就是一個黃瓜也不結,一朵花也不開,也没有人问它。」這麼短短兩句,每個字簡單得小學生都會寫,幾乎沒有修辭手法可言,卻透著滿滿的可愛和靈氣,就算《黃金時代》「拍得不好」,也不可能不為蕭紅的文字所打動啊。大陸那些賣座的青春電影裡,那些無病呻吟的故作高深的蛋疼無比的旁、對白,哪一個比得上蕭紅的文字?不止差了幾百條街。

老實說,在看《黃金時代》之前,我只聽過蕭紅的名字,沒讀過她的作品,也不知道她的背景(吳君如比我強的是,她知道蕭小姐是什麼)。朋友說,我被這電影感動,可能是因為我也是一個寫作的人,然後向蕭紅投放了寫作人的感情,腦補了電影沒有拍好或沒拍出來的東西。但我對這個人物完全不了解,是如何在看電影的近三個小時裡腦補出她的那些美好來?

原刊於作者博客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