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從17000年前回答:什麼是藝術?

2018/10/2 — 12:00

今時今日,中學生考大學,若面試藝術系或設計系,大部分老師都問考生例牌問題:「為什麼選藝術/設計系?」很多學生的答案,也是更例牌的:「我細細個便喜歡畫畫。」相信絶大部分人,都覺得藝術實踐是某些人與生俱來的「天份」;「喜歡」從事藝術實踐的人,皆不需要解釋為何會喜歡畫畫、演奏樂器等等。但如果將面試老師的問題擴至最闊層面去問:「為什麼人類會喜歡藝術?為什麼人類會從事藝術這項(與謀求生存無關)的活動?」我們又如何答覆呢?的確事實上,在所有動物中,或所有靈長類動物中,暫時已知只有人類會從事藝術創作活動。

在香港,無論在那裡、在任何一所大中小學去學習藝術,老師教授都不會首先跟學生談論這個最基礎的問題:「人類歸根到底為何會從事藝術實踐?」然而,法國的著名思想家哲學家: Georges Bataille, Merleau-Ponty 等,談論藝術哲學時,都會回答這最基礎的問題!兩位哲學家從拉斯科洞窟(Lascaux Cave)的壁畫的研究及反思中,深入地討論到「人類」的本質與藝術實踐的關係。法國拉斯科洞窟的舊石器時代(約17000至18000年前)的壁畫。據Wikipedia 之說明,該等璧畫大的內容大概有6000個圖象,其中約900是動物畫象,也有人的手印、幾何圖形,同時畫象原本是有色彩的。整個窟洞的璧畫中,人像卻只有一個。

根據Brett Buchanan 及Richard White 的分析,Bataille 在其著作Lascaux ou la naissance de l’art (Lascaux, or the Birth of Art)(1955)中, 提出了「甚麼是藝術?」的討論。他的立論,就是當古人類開始懂得做工具,他就離開了作為只對當下環境及自身本能作出反應及行動的動物類別,當古人類開始從事創作(例如繪畫及雕刻)實踐時,他更進一步超越了只為生存而製作功能性的用具的層次, 而正式成為完備的人(fully human)。

廣告

拉斯科洞窟的壁畫所描繪的動物,大部分都是在跑動中,名導演 Werner Herzog 在其紀錄片Cave of Forgotten Dreams (2017), 解釋說Chauvet Cave 內的繪畫中的動物都真確是栩栩如生,動感特強,有些動物畫有8隻腳,就像proto-cinema的方式,形象化地描繪牠們正在奔騰的樣子。古人類的畫家,還會依著洞穴石壁凹凸不平的形態,去描繪在奔跑跳躍打架中的動物,使牠們更為靈活生動。簡明地說,Bataille 指出,古人類繪畫這些壁畫的動機,最有可能是基於要舉行某宗教儀式而畫。於此Bataille 指出,於此舊石器時代的古人類,不單已和動物區分,更加由製造工具的Homo Fabre (Man the maker) 完全進化到Homo Sapiens (Wiseman)的進程。Jean Clottes (Chauvet Cave 研究隊主任)與Bataille 都有相同意見,認為Homo Sapiens不足夠形容已進化的人類。Jean Clottes 認為人應稱作Homo Spiritus:即追尋精神向度的人。Bataille 認為在拉斯科洞的壁畫,正好顯示出人雖可能與百獸共存相同的生態環境,但卻以其感官能力,收攝、感受、感覺周圍環境的動物的無窮強大的生命力,並以人的獨有繪畫藝術能力表達出來⋯⋯這歌頒生命的儀式,一方面顯示到人已不是動物,因他的身體感官,不單主要是為覓食而有所感觸及行動,人對其他動物作整體「觀察」、感應(其生命力)的能力,並能「戲劇性」地活靈活現地表達出來。人對生命力的歌頌,是人轉向對更大能力的崇敬,即邁向神聖(sacred)的崇敬。藝術的出現,正顯示人的存在,涵蓋精神/神聖的向度!

古人類畫家對百獸的觀察,在繪畫過程中,感受到動物是可被界定、分類的(definable objects),但同時,又感到這種將百獸的形態動感生命力量,繪畫出來,深深感到是一種「超越」(transgression)的力量:繪畫能力超越了動物的能力範圍,同時人能以精神地繪畫歌頌生命,也同時超越了動物式的自然死亡。如此,正如Merleau-Ponty 所言,藝術家的「視覺」,是多層次而複雜的,正是讓世界呈現的能力:視覺不單對外在世界高度敏感感觸收攝,更產生了讓「整體世界」呈現的意向(古人類藝術家見到動物並不單純見到食物,只是殺之而後吃,反而見到動物的強大生命力,並繪畫而歌頌之);畫家受此觸動,下筆如有神,以上乘畫工繪出栩栩如生強力動感的奔騰中的動物,使到自一萬八千年前以致今天的觀眾,也感受到這股生命力。

廣告

人類為什麼會喜歡藝術?18000年前的古人類,已很清楚給予我們答案:因為人能從事藝術創作,人才能與動物區分,其視域五官,也涵蓋精神向度,將世界賦與生命,並呈現在觀眾的視域中,觸動觀眾的共感共鳴。

城中,有著名藝術教育家說:藝術門檻很低,今時今日,尤其在香港,似乎任何人都可以「搞」藝術,做啲「eye candy得意野」,就自稱為artist。這些說話,我聽了何其傷心!人類只因擁有實踐藝術的能力,才能完備地稱之為人,並使得其生命涵蓋有更深的精神向度!然而,今時今日在香港,稱之為藝術家的人,大部分都忘卻了藝術的本身能力,和人的本質不可割離之關係!現今的所謂藝術家,與一萬八千年前的古人類,真係點比較好?

發表意見